可乐小说网 > 劫起封神 > 第十九章 参战

第十九章 参战


  次日一早,杨劫照例赶往宫中履行伴读职责。到了殷受所居的寿阳宫时,却意外地在殷受身边看到了黄飞虎。

  他心中略感惊讶,要知道黄飞虎虽然经常出入宫廷,却多是随其父黄衮在各营御林军中历练,少有踏足殷受的这座寿阳宫。当初杨劫第一次进宫时看到黄飞虎来寿阳宫陪殷受练武,算是极少见的情况。

  对此杨劫倒也能够理解,毕竟黄飞虎的情形与自己大不相同。如今杨烈已算是荣养在家的富贵闲人,杨劫与殷受交好,本就是帝乙乐见其成并出力促成的结果。而黄衮现今仍执掌护卫宫禁的御林军,若是表现出与哪一位皇子走得太近,帝乙那边便先要不大安心了。

  殷受看出杨劫的意外,离得老远便招手笑道:“杨劫,快来和飞虎见个礼,从今日起他便是我们的同窗了!”

  杨劫先是一怔,随即忽地想到黄衮离京往五关赴任在即,登时便将其中关窍想通了大半:黄衮既然离开了中枢要地,便无须如以前般谨小慎微,为黄家未来的前途考虑,终于开始在殷受这十拿九稳的下一代君主身上下注。本来黄衮便有了决断,也不至于如此着急,之所以如此,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出现在殷受的身边,而且关系日渐亲厚,令他心中开始生出些压力。

  等他走上前和黄飞虎见礼之后,黄飞虎在还礼时也主动解释道:“杨兄,日前家父向陛下求了恩典,准许小弟与三殿下、杨兄一起在闻太师门下受教,今后还请杨兄多多照应。”

  杨劫报以温和无害的微笑,随口开个玩笑道:“照应是说不上的,倒是有了飞虎兄的加入,今后若是再不小心触动了太师的雷霆之怒,便多了一个帮小弟和殿下分担那戒尺惩罚的人,实在可喜可贺!”

  他这话虽是玩笑,却也有几分是发自内心。这段时间在闻仲门下受教,饶是殷受和杨劫都算得上聪颖勤奋,却也招架不住那位老太师将胸中浩如烟海的学识一股脑地压了过来,间或也有表现不佳而遭闻仲施以惩戒之时。闻仲的戒尺果然如殷受先前所说的一般大有古怪,落在掌心时既不见红肿更不见破皮出血,偏生每一下都痛入骨髓。

  听了杨劫这番话,殷受登时深有同感地连连点头附和,望向黄飞虎的目光中便多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意。

  黄飞虎被他看得心中发毛,正想问一问详细的情形时,却见到闻太师从门外缓步走进。

  三人急忙一起起身上前相迎见礼。

  闻仲等三人行礼已毕,先向黄飞虎笑道:“飞虎你既入老夫门下,却需要勤心向学,不可有丝毫懈怠。”

  黄飞虎忙恭谨答道:“小子谨遵太师教诲。”

  闻仲首先是照例检查日前布置给殷受和杨劫的几个问题。两人都吃过教训,虽然昨天是休假之日,却丝毫没有在“作业”上偷懒,因为事先做足了功课,都将各自的几个问题做出圆满的解答,令闻仲不断点头赞许。

  黄飞虎看到闻仲教学如此严格,心中已是又多了几分紧张。

  接下来闻仲开始了今日的课业。他仍是延续了素日的讲课风格,仗着胸中多学广博无比,源源不绝地将诸多属于不同领域的知识说了出来,丝毫不管三个学生能否记住或听懂。

  殷受和杨劫已经渐渐习惯了这老太师的授课方式,四只耳朵高高竖起,不敢遗漏只言片语。对闻仲所讲内容,能够理解最好,不能理解的也暂且默记于心。

  黄飞虎初次听闻仲讲课,而且他的天赋主要在武道与军事上面,论眼界和见识的广博实逊色殷受、杨劫数筹。毕竟殷受不仅天资聪明,而且一直接受的是皇室继承人的全面教育;至于杨劫,则是有前世那个信息爆炸时代的三十年人生打底。因此在已尽了最大的努力,黄飞虎还是有些跟不上节奏,不多时已是额头见汗。

  闻仲看在眼里,心中暗叹黄飞虎虽也是少年英杰,却终究无法与殷受和杨劫这两个妖孽相比。

  他一身武功道法深不可测,但平生最引以为傲的还是胸中包罗万象的学问,后来能够辅助帝乙建立偌大功业,凭借的还是胸中学识,武功道法反在其次了。

  这些年闻仲的恩师曾多次传信,令他弃了俗世牵绊回山专心修炼以证大道。但他与帝乙君臣相得数十载,实难扔下手中一切说走便走,于是决定待找到合适的传人传下毕生所学后再安心离开。

  早年闻仲受帝乙嘱托教导殷受时,便发现此子的不凡之处,只是当时殷受年岁尚幼心性未定,还需要多些时间来观察。

  此次班师回朝后,闻仲不仅看到殷受已成长到令自己满意的程度,更发现了一个各方面都毫不逊色的杨劫,心中笃定若能将这两个少年教导出来,日后接替了帝乙与自己,必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此也算是一段佳话。

  既存了如此期望,闻仲对两个学生的教导自然也格外的严厉。幸喜这两个学生皆未辜负闻仲的眼光,每天都在以令他惊叹的速度吸收他传授的各种学问而促使自身飞速成长。

  有这两个传人,闻仲已经心满意足,也不敢再奢望还会出现第三个,何况黄飞虎本身已算是出类拔萃的人才,若是悉心教导,在武道与用兵两个方面也未见得会输给殷受和杨劫。

  有了这样的认识,闻仲对于黄飞虎的教导也自不同,其他的学问让他听听便算,武道方面黄家也自有传承,只须行军用兵之道上对其严加要求便是。

  三个少年都不是笨人,很快便发现闻仲的“因材施教”。殷受和杨劫都羡慕黄飞虎的好运,可以只专心学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黄飞虎在悄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却又有些失落。

  好容易捱到今天的课业结束,闻仲照例留下几个问题让三个弟子自去思考后便告辞离开。

  等闻仲离开后,黄飞虎笑道:“昨天飞彪和飞豹两个小子回来后,说起殿下与杨兄相约做一场马上功夫的比试,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殷受一怔,点头道:“确有此事,怎地飞虎你也有些兴趣吗?”

  黄飞虎正容道:“不是有兴趣,而是非常有兴趣。殿下,此战能否算上飞虎一个?”

  殷受和杨劫对视一眼,心中都猜到了黄飞虎的目的。往日黄家为了避嫌而刻意保持与殷受的距离,便算是殷受大度,心中也难免有些隔阂。而对于少年人来说,要消除彼此间的隔阂,再没有比痛痛快快打一场更好的方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