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劫起封神 > 第三十七章 赤魁

第三十七章 赤魁


  在南蛮山林深处的一座深潭之内,一个足有马车般大小的狰狞头颅无声无息地从水面下升起,在头颅之下是粗可数人合抱、遍布巴掌大小黑色鳞片的庞大身躯。

  这条黑鳞巨蟒却是以这座水潭为中心,方圆三十里山林的霸主。它灵性已成,平日里除了在午夜时出水,凭着血脉中传承的极模糊的一点记忆采集太阴月华之力修行之外,便总是潜伏在深潭的底部。此次它之所以在白昼时分出水,却是凭着多年修行养成的一点灵觉,感应到有其他生物侵入了自己的地盘。

  南蛮山林之中的强大生灵们都拥有极强的领地意识,一旦领地被侵犯,彼此之间往往便是不死不休的一场狠斗。黑鳞巨蟒的一双本就冰冷无情的竖瞳中更射出近乎实质的寒芒,虽然近年来修为渐深之后它已经罕有啖食血肉,但遇到了胆大包天侵犯自己领地的家伙,它也绝不在意回味一番生灵血肉的滋味。

  “呜——”

  便在黑鳞巨蟒要离开这座深潭去寻找入侵者时,山林中忽地传来一阵雄浑低沉的号角之声。这号角声虽不甚响亮,却是余韵悠长,在山林中久久回荡不绝,其中又隐隐透出一股无尽古老与苍凉的意味。

  听到号角声的一瞬,黑鳞巨蟒庞大的身躯蓦地一僵,冰冷无情的双眸之中竟现出极为人性化的苦恼与愤恨。尊重彼此的领地,原本是南蛮山林中所有强大生灵都默契遵守的规则,然而偏偏也极少数的生灵在实力强大到极点后,可以完全无视这些规则,此刻响起的号角声便代表着其中的一位。

  虽然极不甘心,黑鳞巨蟒终究还是无声无息地缩回潭水之内,除了水面的一圈圈涟漪,便似它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在距离这深潭不过十数里的山林中,牛普将一支长约尺半、颇有些温润如玉质感的黑色牛角号在腰间挂好,回身向着杨劫笑道:“劫少爷,不妨事了。只要咱们大王赐下的这号角一响,任谁也只能乖乖赐福凭咱们从他地盘自由通行。”

  杨劫拱手道:“老人家辛苦,其实我们便绕些原路也不妨事,也未必一定要动用赤魁大王赐下的这件宝物。”

  牛普摆手道:“老奴累得劫少爷在荒城多等候了几日,心中早大为不安。如今能令劫少爷少走几日冤枉路,也算稍稍弥补前过。”

  将阿紫驮在肩头的青兕听得咧了咧嘴,却是由此看出自家兄弟能在这偌大的南蛮山林横行霸道,心中亦是与有荣焉。他已经决心要给多年不见的好兄弟一个惊喜,因此一直向牛普等人隐瞒了身份。

  因为动用了赤魁赐下的号角,牛普和杨劫这一行人完全不用绕路,沿着一条近乎笔直的路线在山林中行进,速度自然快了不止一倍。如此不过数日之间,便已经抵达位于蛮荒山林深处的“火牛谷”。

  “火牛谷”虽然以“谷”为名,其实却是群山环绕的一带狭长草原,宽约百里,长度更有七百余里,其中水草丰美,对赤莽牛一族来说最是宜居。此地原来并非赤莽牛聚居之地,却是赤魁修行有成之后,凭着强悍的实力硬生生霸占了下来,又将散居在南蛮山林各处的赤莽牛族群尽迁居来此。

  众人来到火牛族人聚居的谷口时,牛普对杨劫道:“烦劳劫少爷在此稍候片刻,待老奴先到谷中向大王通禀一声。”

  “不用这般麻烦,”杨劫尚未开口,他身边的青兕已经大步上前,哈哈一笑道,“还是由俺将那小子唤出来罢!”

  随即不管一脸茫然的牛普,吐气开声发出一声有如晴天霹雳的暴喝:“赤魁小子,速速给俺滚了出来!”

  随着这一声喝,火牛谷中蓦地升起一和黑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轰然坠落在众人身前十余丈处,在地面上砸出一个足有两丈半径的大坑。

  一个掀鼻阔口、身量之魁伟剽悍丝毫不逊色与青兕的大汉从坑内一跃而出站在青兕面前,两只大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一张颇现威猛之态的大脸上满是欢喜地大笑道:“一别多年,大哥终于舍得来看小弟吗?”

  青兕反手也抓住对方的手臂,笑呵呵地道:“好兄弟,此次俺偷跑出来,首先想到的便是来看你,也算够义气了罢?”

  杨劫在后面听得狂翻白眼,心道这青兕果然不愧是属牛的,一张脸皮实在坚韧无比,放着自己这亲眼见证了他一路吃喝玩乐优哉游哉来到这里的大活人在此,他居然能毫不脸红的说出这句话来。

  一对牛兄牛弟相见已毕,杨劫也上前向赤魁见礼。

  赤魁心情大好,对杨劫的态度也格外和蔼,笑着问道:“杨烈那娃娃正当盛年,怎地自己偷懒在家,却将你这小娃娃打发了过来?”

  杨劫面上略现黯然之色,将父亲在战场上伤残一臂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赤魁闻言慨叹再三,连说了几遍“可惜了一条好汉子!”

  杨劫不想自家的事情影响了今日青兕和赤魁兄弟相见的欢愉氛围,便岔开话题笑道:“家父也颇为记挂赤魁大王,此次虽然不能亲自前来,却命小子带来不少礼物敬奉大王。”

  说到此处,他向着身后招了招手,那五百杨家护卫登时赶着已经驮满各种物资的战马上前——先前为了在山林中行走方便,他已经将那百余辆大车中的东西都转移到马背上。

  这些礼物中倒也没有什么珍稀之物,多是朝歌出产的丝绸、瓷器、兵器、美酒等物。

  赤魁却颇喜欢这些礼物,听杨劫用手指点着一样样报出种类数量,已是笑得合不拢嘴,急忙吩咐牛普唤来更多的火牛族人,将这些礼物小心的收好。随后便招呼众人到了火牛谷内依山势开凿的一座内部颇为恢弘广阔的洞府,命人摆设酒宴为客人接风。

  酒宴上赤魁问起青兕如何与杨劫走在一处,青兕当然不能实说自己一路赖上杨劫混吃混喝的经历,含含糊糊地遮掩过去。

  杨劫听得肚中暗自发笑,却也没有出言揭穿。待到酒过三巡之后,他先举起硕大的酒碗敬了赤魁一碗酒,然后含笑道:“赤魁大王,此次小子……”

  赤魁却忽地将大手一摆道:“杨小子,如今你与我大哥兄弟相称,却怎地与我如此生分?你所说之事我都知道,这是我与你杨家先祖的约定,自然没有半点问题。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唤我一声‘赤魁大哥’来听听罢!”

  杨劫一怔,随即在此举起酒碗笑道:“既然如此,那小弟便再敬赤魁大哥一碗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