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劫起封神 > 第五十九章 黄花山中战犹酣

第五十九章 黄花山中战犹酣


  杨劫这一次外出采药却不是盲人瞎马般四处乱撞碰运气。

  老子在为杨劫讲道之时,也曾讲到了丹道药理,其中便有提到天下各种灵药的生长环境与分布之地。其实以他天地间丹道第一人的手段,无中生有点气成丹亦不过举手之劳,之所以还要杨劫大费周章地去采药炼丹,除了要成全他的一片孝心,也是有意让他借着采药之机遍游天下增长阅历。

  杨劫此行是第一站却是朝歌西北数百里外的黄花山。据他所知,此山中孕育了一种灵根,其名为“墨玉芝”,功能造血续骨,正是炼制“补天断续丹”必需的十二种灵药之一。

  五色神牛驾遁光飞行,片刻便已到了黄花山下。

  在选定黄花山作为第一个目标时,杨劫便想到了在前世的神话传说中,太师闻仲率军西征经过此山,曾收服了四个占山为王的好汉,却不知如今这山上是否已经有此四人存在。

  他令坐骑收了遁光,在山脚下现出身来。抬头向此山望去,却见高山上入云霄,坡陡崖险,群峰层峦叠翠,壑深涧幽。

  杨劫知道那“墨玉芝”天性喜阴背阳,往往生长着阳光难以照射到的深壑之内,便催动五色神牛上山,只向着溪谷山涧之处寻找。

  才行了没有多久,杨劫忽地听到一阵喊杀声由山上传来。他怔了一怔,随即便驱动五色神牛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行去。

  五色神牛虽然身躯庞大,但四蹄起落间轻盈无比,翻山越岭、穿林越涧皆如履平地,等登上一道山梁后,眼前现出一片足有十数里方圆的半山平地。此刻正有两方人马将这一片平地作了战场,呼和厮杀激战正酣。

  杨劫在山梁上居高临下望去,见双方人马都不是官军装束,一方穿青,约有三千左右,一方穿皂,约有两千左右。

  这五千余人搅成一团,彼此面目狰狞狠命搏杀,刀来处头颅滚落,枪往处洞穿腹胸,地上死尸枕藉流血漂橹,将山间这一片清幽之所化作血肉屠场。

  在混战众人的核心处又空出一个方圆百余步的圈子,又四匹神骏战马来回盘旋追逐,马上有四人各施兵器缠斗正急。

  这四人是以三打一的局面。

  当中的一匹骅骝驹的是一个面如淡金、神色冷峻的中年男子,披挂金甲,外罩黄袍,手中将一柄牛筋缠杆的如意金枪使得上下翻飞如金蛇狂舞,不仅将周身忽地风雨不透,更将四周泼洒无数由锋利枪尖所化的金色光雨,虽是以一敌三仍自从容不迫。

  驱马围着这男子走马灯般奔行游斗的是三个年龄都不超过二十岁的青年。一个面如蓝靛,金甲红袍,骑乌骓马,使一柄开山斧;一个面似青泥,镔铁盔甲,骑青鬃马,是一杆浑铁枪;一个面如傅粉,银盔银甲,骑白龙马,使一对银装锏。

  这三个青年的武艺和临阵经验显然都不及那中年男子,却都是狠扑狠斗气势如虹,有时眼看防不住中年男子金枪阴诡迅捷狠厉无匹的攻击,索性便不闪不避的挥动兵器向对方身上要害招呼,凭着如此不惧生死的打法和三人联手之力,倒也能与那中年男子斗成一个平手之局。

  “三个青年应该便是邓、张、陶三位了,还有一位……”杨劫思忖至此,心中若有所感地抬头张望,果然在一碧如洗的万里晴空之上捕捉到一个盘旋飞舞的极小黑点,当即低声自语道,“这一招杀手埋伏得倒也不错,若是出其不意发动,却也有些成功的可能。只是你们的对手也似有些古怪,所以这一战的胜负还难说的紧。”

  便在此时,那中年男子似也没有耐心与三个一心拼命的对手纠缠,厉声喝道:“你们这三个小子如此不知死活,休怪本大王心狠了!”

  话音未落,他蓦地将肩背一摇,登时有一道足有水桶粗细的黄气从脑后飞出,在空中扭曲盘旋,隐隐地似一条巨蟒之形,首先向着那蓝面使斧的青年一兜一卷,将他连人带马都裹在其中提离了地面。

  远处的观战的杨劫看到此人所使手段,双眉登时紧紧蹙起,脸上亦现出狐疑之色。

  “大哥!”其余的两个青年尽都大惊失色,那白面青年急将双锏交于单手,另一只手从腰间豹皮囊内掣出一杆高不过数寸的小小旗幡,迎风一抖化作丈余长短,一面在口中念念有词,一面将旗幡向着那中年男子奋力一挥。

  随着这旗幡挥舞,平地里蓦地狂风大作,又卷着无数沙尘,只刮得人割面生痛双目难开。

  与此同时,在高空盘旋的黑点急速下降,瞬间已化作一个背上生一对蝙蝠般巨大肉翅的赤面青年。此人身长两丈,面如红枣,尖嘴獠牙,头顶虎头盔,双手分持紫金锤和破甲钻两般奇门兵器,如一只扑击猎物的巨鹰般扑入漫天风沙之内,目标正是那中年男子。

  风沙之内传来几下兵刃交击的爆响和几声闷哼,随即便见那被黄气卷上空中的蓝面青年和战马摔飞出来。

  那背生双翅的青年随之飞出,在空中赶上蓝面青年将他抓住缓缓落地。那匹可怜的战马却重重地摔在地上。原本它已被那道黄气中蕴含的恐怖大力勒得骨断筋折,这一摔又倒霉地折断了颈骨,当时便气绝身亡。

  片刻后狂风平息,众人目能视物后各自停手分成两边对峙。

  穿青衣的一方站在那中年男子身后,此刻他右手倒提金枪,左臂扭曲成一个怪异的角度软软下垂,显然在方才遭受的空中奇袭下吃了亏。

  穿皂衣的一方则簇拥着四个青年,这时那蓝面青年双目紧闭昏迷不醒,伤势却比对方重了许多。

  “且住!”那背生双翅的青年拦下双目喷火仍要上前厮杀的两人,看到那中年男子背后再次飞出那道黄气,终于咬牙切齿地道,“大哥伤势不轻,今日且先饶了这厮!”

  那两个青年虽然心有未甘,却终究要以兄弟之义为重,只得招呼了手下一面小心戒备着一面向山下撤退。

  那中年男子眼看着对方撤走,却并没有乘势追击,也带着手下向山中退去。

  看了这一场大战的杨劫略略沉思了片刻,然后催动五色神牛,望着下山的一方跟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