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劫起封神 > 第六十八章 梅山六怪

第六十八章 梅山六怪


  且说高觉得了兄长高明指点,一路借木遁径往梅山而来。他本就是青木之体,用起木行遁术却是得心应手,但见一道青光破空而飞,不多时已到梅山地界。

  这梅山却远非他们兄弟所在的棋盘山可以相比,但见得群峰如簇、山势绵延起伏,方圆足有千余里。

  高觉先在一座名为“青羊岩”的山上落下来,来到山中的一处洞府。此洞的主人便是梅山六怪之一的杨显,本身一头山羊修炼成精,与他们兄弟二人算是相熟的朋友。

  “杨道友,有棋盘山故人来访!”

  站在洞府门外呼唤了两声,却没有听到洞内有人回应,更不见有人出迎,高觉微觉奇怪,侧耳倾听之后却断定洞中空无一人,不由心中悻悻,忖道:“这老山羊不在洞中修炼,却跑去了哪里浪荡!”

  略等了片刻之后,仍不见杨显归来,他便索性转身离开,仍借木遁到了梅山中的另一座高峰“金牛岭”,这里是梅山六怪中牛精金大升的洞府所在。他们兄弟与金大升也是相识,交情却比杨显差了一点。

  岂知在洞府门外呼唤之后,同样无人应答。高觉以顺风耳的神通确认了洞中无人之后,心中更是奇怪,当即再将顺风耳的神通运转到极致,又听了听离金牛岭不远的“吞月峰”动静,确定常居于哪里的狗精戴礼亦不在家中。

  高觉虽在平时喜欢以兄长马首是瞻,自己不大动脑,此刻也知道梅山之内必然有事情发生,当下忙将身躯腾上空中,全力运转顺风耳神通采听四面八方动静。

  如今高觉的“顺风耳”神通可以监察方圆五百里内的一切声响,尚且难以听遍全山的动静。不过有此神通相助,终究远远胜过漫无目的地大海捞针,片刻之后便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他循声赶去,终于在梅山一座顶端平整如削的高峰上看到了自己要找的梅山六怪。

  此刻六怪中的牛精金大升、羊精杨显、狗精戴礼、猪精朱子真分居东南西北四方,当中有二怪激战正酣。

  激战的双方中一个是蛇精常昊,生得脸尖如锥、双目细长、身躯高瘦如一根竹竿,手中使一杆软杆藤枪;一个是蜈蚣精吴龙,生得赤面如血,目如豆粒,身形亦是又高又瘦,手中使两口钩镰刀。

  高觉看到常昊与吴龙的一杆枪和两口刀似乎已打出了真火,彼此出手时毫不留情,恨不得刀枪落处便取了对方的性命。他对此倒也不以为怪,蛇与蜈蚣本就份属天敌,因此在六怪当中便以这两位关系最为紧张,彼此间几乎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若非有其他四怪在其中平衡调停,他们两个早已拼个你死我活。

  两怪相斗正紧,蓦地便听到吴龙暴喝一声:“着!”

  随着喝声,从他肋下蓦地现出一对形如利钩的弯刀,向着常昊的胸腹间左右交叉横斩。

  这一下出其不意,常昊着实吃了一惊,百忙之中将细长的身躯左右一扭,似乎没有骨头般硬生生拗成一个极其怪异的形状,避过了那两柄钩刀的正面斩击,却还是被刀尖划破了外面的衣物后又在皮肤上划过。

  但那对闪烁着寒光的钩刀划过常昊的皮肤时,居然铿然有声且迸射出两溜火星。

  双方同时吃了一惊向两边分开。

  高觉看得清楚,吴龙肋下的原来并不是什么钩刀,而是一对末端成弯刀之形的虫类钩爪;而常昊被撕裂的衣服下面,现出的竟是覆盖在体表的一层漆黑鳞片,这也是他方才未曾受伤的原因。

  因为人类为天地主角,看似孱弱的身体暗合天地至理,所以大凡妖族修行,不管是淬炼肉身还是修炼神魂,都要会将自己的肉身或神魂向人类的方向转化。只是在肉身未淬炼到圆满或妖灵未晋升至妖神之前,这种转化都难以彻底完成,不管是肉身还是妖灵都会保留些许本体的特征。而这些特征固然可能暴露他们的本来面目而被敌人抓住弱点,但也可能成为他们护身伤敌的最强横手段,吴龙的钩爪和常昊的鳞甲都是如此。

  “两位道友,暂且罢战如何?”

  高觉看到两怪还有再动手的趋势,急忙高呼一声从空中落下。

  场内场外的六怪都是一怔,随后才一起上前来见礼,杨显哈哈笑道:“原来是棋盘山的高觉道友,少见少见!今日为何有暇来我等这梅山做客?”

  高觉与六怪一一见礼,然后笑道:“小弟自然是有事才来贵地,却不想竟看到这一幕景象。只不知常、吴二位道友因何大伤和气竟至兵刃相见?”

  其实个中原因他已经猜到一些,无非是为了争夺梅山之主的位子,但这话由对方说出来倒也无妨,由自己说便有当面揭短的嫌疑了。

  果然杨显如实答道:“道友有所不知,我等都有意做那梅山之主,彼此之间又互不相让,于是约定了今日在此比武以较高下,并定尊卑之分!”

  高觉摇头道:“六位道友同在梅山修行千年,彼此可说同气连枝,何必为了一个梅山之主的虚名而大伤和气?”

  杨显道:“道友此言差矣,这梅山之主却不仅仅是一个虚名。往日我等虽同在梅山,彼此间却因种种原因难以齐心协力。若能确立一人为梅山之主,便可以将六人之力整合为一,使旁人不敢小觑我梅山!”

  高觉也知道此事并非自己几句话可以劝阻,方才出言不过是略尽朋友之责,对方既然主意已定,便也不再劝说。

  一旁的金大升开口道:“方才道友说来梅山有事,却不知是什么事情?”

  高觉道:“实不相瞒,日前我们兄弟发现了一宗宝物,只是要去到手中颇有些碍难……”

  当下他将事情述说一遍,最后做出些为难的神色道:“原本我们兄弟是想请六位道友援手,大家合力取了那宝物平分好处,但六位道友如今有大事要忙,此事只好作罢了。”

  六怪听说了药王鞭的妙用,十二只大大小小的眼睛尽都亮了起来,彼此做了一番眼神的交流后,那杨显捋着颔下的山羊胡子道:“嗯……选梅山之主的事情也不急在一时。倒是道友既然登门求援,做朋友的怎有坐视之理?以某之见,大家先去帮了高道友这个忙,再来争这梅山之主如何?”

  肥头大耳、面黑如炭的朱子真早已有些迫不及待,大声道:“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同去同去!”

  当下高觉引路,六怪相随,大家各施遁法破空而去。

  六怪与高觉走后,原地却凭空现出一个白衣人,嘿嘿一笑道:“俺本想将这梅山之主的位子抢来耍一耍,岂知又遇到更好玩的事情。梅山六怪加上棋盘山的桃精柳鬼竟要联手谋算一人,俺怎都要去趁一趁这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