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劫起封神 > 第九十七章 四大天王

第九十七章 四大天王


  “小侯爷明见,事实确是如此。”莫闻带着一脸苦笑答道,“据回来报信的人说,对方报出的是北伯侯崇威的名号。”

  “北伯侯崇威,”杨劫皱眉道,“以他的身份,应该做不出这等大失身份的事来罢?”

  莫闻道:“北伯侯当然不会如此,事实上他此刻尚远在北地。这一次是他的大公子崇侯虎带人来参加演武,与方氏兄弟和邬文化发生冲突的便是崇侯虎的随从。”

  杨劫又问道:“崇侯虎本人是否在场?”

  莫闻有些无奈地道:“若是崇侯虎在场,这冲突多半也不会发生。身为贵族子弟,他便有些纨绔习性,也总该知道起码的轻重。”

  杨劫稍一沉吟道:“莫总管可先往宫中去寻找殿下报知此事,我先赶去现场。那崇侯虎多半也已闻讯赶去了,总要有个人能够与之对话。”

  莫闻喜道:“多谢小侯爷!”

  当下莫闻急匆匆地出门前往王宫,杨劫则用出所辟“地冲窍”内蕴含的“缩地成寸”神通,看似在街上信步而行,其实每一步跨出都是直接由街头到了街尾,偏偏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一个察觉异样。

  如此转过几个街角后,他以来到莫闻所说的那位兵器匠师所在的那条街上。离得老远,便看到一群比两边房屋还要高出半截的庞然大物纠缠在一起相互厮打。

  莫闻只说了对方的身份,却没有说起对方的形貌,杨劫一见之下只觉大为有趣。

  如今的方弼和方相兄弟又长高了一点,哥哥方弼足有三丈六尺,弟弟方相也有三丈四尺。倒是邬文化反而比当初矮了不少,只有两丈左右的高度。在修习了杨劫传授的“九牛曳山诀”,成就淬体圆满之后,他对一身筋骨肌肉已能控制自如,为了平日生活起居方便,于是将身形尽量缩小了一些。

  而对方的四人竟也都是身材异常愧为的巨人,虽然赶不上方氏兄弟乃至现出真身后的邬文化那般,却也有两丈四尺开外的高度,脸分青、赤、黄、黑四色,俱是膀阔三停腰大十围的雄壮之士。

  此刻方氏兄弟每人对上一人,邬文化一人独挡两人,七条魁伟如山的大汉吼声如雷在街心处打成一团,也亏得这条街道足够宽敞,倒也堪堪容得下这群怪物折腾。

  在街上围观看热闹的人倒也不少,只是都远远地躲开,没有一个敢凑到近处,却是都清楚若是被这七个当中任何一个的拳脚擦到一点,也定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原来是他们。”

  杨劫注意到那四人中一个背负古拙阔刃大剑,一个背负长柄嵌珠宝伞,一个背负四弦曲颈琵琶,一个腰挂斑斓豹皮兜囊,当时便猜到他们的身份。说起来这四位算是到目前为止他遇到的在前生世界知名度最高的人物,便是自己的老师也颇有不及。提到所谓“四大天王”,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也绝非夸张之词。

  此刻场中的形势却是自己这一边占到上风。方弼和方相两个仗着身高力大的优势,轮着四个酒坛大小的拳头将各自的对手打得抬不起头来;邬文化虽然以一对二,收缩后的身量比对方还矮了数尺,但力量之强横便是对方两人相加也及不上,同样是一直在压着对手打。

  “大公子!”

  杨劫与邬文化都开辟了“地冲窍”,他刚刚运用“缩地成寸”的神通来到这条街上,邬文化便生出感应转头望来,犹带稚气的脸上登时现出又惊又喜的神色。

  “好机会!”

  正被邬文化压制得苦不堪言的两个大汉看到对手分心,当时乘隙而入,一左一右揉身而上,各自的两只大手都是一扣脉门一拿肩井,然后同时发力便想将他按到在地上。

  “我不陪你们玩了,滚开!”

  邬文化蓦地一声大吼,身体一摇一摆双臂左右一分,却是用出了“九牛曳山诀”七十二式拳法中的一式“懒牛舒背”。

  那两人当时便觉一股比先前交手时狂暴强横了十倍不止的大力从自己锁拿住的手臂上传来,两个庞大的身躯便如两个包袱般被甩了出去,却又撞在正与方弼方相交手的两人身上,在一阵噼里噗通的乱响声中跌作四个滚地葫芦。

  邬文化不再理会那四人,转身便向杨劫跑了过来,到近前时规规矩矩地躬身见礼道:“文化见过大公子。”

  杨劫笑呵呵地道:“两年不见,文化你的武艺却是长进了不少……”

  “大哥,我忍不了了!”

  这时那腰悬兜囊的黑脸大汉陡然暴喝一声,从地上翻身站起后,探手入兜囊内取出一物望空便掷。

  “四弟住手!”

  “魔礼寿住手!”

  另外的三个大汉一起变色惊呼,同时从人群外也传来一声惶急大喝。

  却见那被掷在空中的事物迎风便涨,霎时间竟变成一只形如花皮貂鼠,体型却堪比白象的怪物。

  “妖怪!”

  围观的朝歌百姓被惊得魂不附体,齐声发一声呐喊,狼奔豕突四散而逃。

  那怪在空中发出一声吱吱的嘶叫,庞大的身体灵动无比地一个转折,张口露出两匹锋利如锯齿刀剑的白森森牙齿,向着地上的邬文化扑了下来。

  方弼和方相大惊喝道:“文化小心!”

  杨劫见对方竟然下了杀手,面色当时一寒,沉声道:“文化,将这小东西抓住!”

  “喏!”

  邬文化答应一身,随即将肩背一摇,体内骨节登时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爆响,身形当时暴涨到五丈四尺的高度。

  他转身张开磨盘大小的巨灵之掌,一把捏住了那怪的脖子,将它从空中扯下来提在手中。便如常人抓住了一只小猫小狗一般。

  “吱吱——”

  那怪拼命尖叫挣扎,四只形如钩刀的利爪在邬文化撑爆衣服后露出土黄色皮肤的手臂上乱抓乱挠,却只抓出一溜溜火星而不能伤其分毫。

  “放开我的貂儿!”

  黑脸大汉又惊又怒,当时便要冲上前来和邬文化拼命。

  “四弟站住。”

  背后负剑的大汉一把将他扯住,同时却将背后之剑连鞘摘下握在掌中,另外两人也各自取下背后的宝伞和琵琶,四人站成一排与拎着貂鼠的邬文化对峙。

  “魔家四将,休得造次!”

  先前在人群外的喝声再次传来,随着喝声,一人冲上前来拦在那四人与邬文化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