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劫起封神 > 第一百零九章 闪击

第一百零九章 闪击


  杨劫、黄飞虎、崇侯虎、张奎四人在奉御引导下一起来到高台之上,向居中而坐的帝乙躬身施礼。

  帝乙看着面前这四个青年才俊,面上尽是欢欣之色,抚胸前花白长须笑道:“你四人能够与诸多俊杰之中拔萃而出,已属难能可贵。稍后你等便要相互决胜争夺那先锋金印。但要记住一点,不管最后是那一个人获胜,其余三人同样是朕看重的栋梁之材,却不可因一时胜负而妄自菲薄。”

  四人齐声应道:“我等紧记陛下教诲。”

  随后帝乙吩咐奉御捧着一个锦囊上前,对四人道:“你们四人需要先分作两组比试,胜者再做最后角逐,这锦囊之中有两黑两白四颗珍珠,你们依次上前拿一颗出来,拿到同色珍珠的便是对手。”

  四人领命后按甲木、丙火、庚金、癸水四区的顺序依次上前,分别探手入那锦囊之内摸了一颗珍珠出来,却都将珍珠紧紧握在掌心,连自己也不去看。

  帝乙笑道:“你们一起摊开手掌,看看结果如何罢!”

  四人彼此互望,随即同时向前伸出手臂,将紧握的拳头摊开,现出各自掌心的一颗浑圆珍珠。

  杨劫和崇侯虎手中的都是黑色,而黄飞虎和张奎手中的都是白色。

  结果已经分明,四人再次向帝乙施礼后,下了高台去做准备。

  片刻后,孔宣在高台上宣布,首先对决的双方是黄飞虎与张奎。

  这一边黄飞虎催动那头白虎当先入场,身后是黄飞彪、黄飞豹、邓忠、辛环、张节、陶荣六人;另一边张奎则与妻子高兰英并马而行来到场中。

  黄飞虎看到双方人数相差太多,心中便有些犹豫,当时正要张口说些什么。

  一旁的辛环却早看出他神色变化,抢先凑到近前低声道:“少帅却不可忘了临来时大帅的叮嘱,此次演武事关黄家未来,因此绝不可有丝毫大意,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黄飞虎一怔,随即低声轻叹,手中的提卢枪抬起遥指对面的张奎,身后的六将各横兵器准备厮杀,其中辛环更将一双巨大肉翅展开准备升空。

  对面的高兰英见此情形,忽地娇叱了一声:“夫君,敌众我寡,只宜速战!”

  话音未落,她已经反手将背在身后的红葫芦摘下来,另一只手将塞子拔下,将葫芦口对准了黄飞虎等人。

  “大家小心!”

  黄飞虎先前已经看到杨劫与张桂芳斗法,险些用葫芦将其收走的情形,见高兰英也亮了葫芦,心中便有些含糊。张奎和高兰英在前面的连场大战中只凭武艺挫败了所有下场挑战之人,却没有展露其他手段,因此黄飞虎也无从得知他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便在他们几人都将双目死死盯着那葫芦全神戒备之时,那葫芦口中却迸射出一蓬璀璨无比的刺目金光。

  猝不及防之下,黄飞虎等七人连同他们的六匹坐骑尽都吃了大亏,被葫芦中射出的金光晃得睁眼如盲,眼中看不到任何事物。

  “夫君动手!”高兰英知道自己葫芦中这七七四十九根“太阳金针”的效用只在一时三刻之内,急忙出言提醒身边的张奎。

  其实张奎与她师出同门又做了几年夫妻,彼此间的默契自不待言,便在高兰英放出太阳金针口中呼喝的同时,他已经用手一拍坐下“独角乌烟兽”头上的独角,这匹异种神骥蓦地张口发出一声高亢长嘶,雄壮的身形化作一道没有重量的黑烟,以超出肉眼捕捉能力的骇人高速在黄飞虎等七人身边一掠而过。

  等到黄飞虎等人双目恢复视力时,张奎已经在他们身后拨转了马头,手中提着那口寒光闪烁的秋水冷焰刀抱拳道:“黄少帅,承让了!”

  黄飞虎先是一愣,随即感觉胸前有异,低头看时,脸色立时变得无比难看。

  原来他胸前的铠甲连同里面的衣物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尺余长的口子,断口整齐分明是利刃切割造成,偏偏里面的肌肤上又不见一丝半点的伤痕。

  黄飞虎再向两边看去,却见两个兄弟和四个属下与自己一样,或是胸腹或是腰背处,都是衣甲裂开而肌肤无损。

  看到如此情形,饶是黄飞虎天生豪勇,当时也激灵灵打个冷战。

  他完全可以想象出方才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一切:那张奎乘着他们七人双目不能见物的瞬间,催动那头奔行迅捷如飞云掣电的坐骑从他们身边掠过,同时却又连出七刀划破七人衣甲而不伤皮肉。其时机把握之精准、驰马出刀之快捷、力道控制之细致,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而且转个念头再想想对方刀上力道加重一分的后果,他便知道自己这七个人实已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由不得他不在心中后怕。

  黄飞虎不知道的是,此刻高台上的孔宣虽仍是面无表情,心中已是大为尴尬,方才张奎的坐骑奔行和手中出刀的速度都实在太快,快到他心中刚刚闪过出手阻止的念头时,战斗竟已然结束。换言之,如果张奎心存杀机,场中已经出现七具尸体,这无疑是对他先前所夸海口的最大讽刺。

  “纵有五色神光,也终不可小觑了天下英雄……”

  愣怔片刻,又在心中发出这一声喟叹之后,孔宣淡淡地宣布了结果:“此战张奎胜出,黄飞虎淘汰!”

  “大哥……”

  黄飞豹带着一脸委屈唤了一声,只觉方才这一仗实在是打得糊里糊涂,输得冤枉至极。

  黄飞虎却摆摆手让他退下,挂好提卢枪向着对面的张奎拱手笑道:“贤伉俪手段高强,飞虎输得心服口服。又承蒙张将军手下留情,飞虎多谢了!”

  说罢他便带着兄弟和部属先张奎一步退出了场外,只是在离场之前看了一眼场外的杨劫,暗中嗟叹道:“只可惜我苦练武艺数载,最后竟没有与你再争长短的机会!”

  此刻的杨劫正在因方才的一战而大为惊叹。张奎展现出来的手段,却令他想到了前世听过的一句拳谚:“无坚不破,唯快不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