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四百六十章 袁老被保护(三更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章 袁老被保护(三更求月票)


  徐雷刚一行四人,在裕枫乡玩得比较开心,六点钟开始往回返。

  结果一到山门,就发现两个门岗被人按在地上,上了手铐,还有人正在打开大门。

  很显然,两辆越野车和一辆大巴想要强行闯山。

  徐雷刚自问,自己晋阶高阶武者之后,身手比以前强出不少,哪怕是年轻巅峰状态的自己,也远远不如,对上普通的小伙子,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都不成问题。

  但是对方远远不止两三人,光是按住两个门岗的就有四个人,站着的还有三人,还有人在门房里控制自动伸缩门。

  最关键的是:那个大巴上,还有很多很多人,起码四十人……

  徐雷刚想也不想,猛地一脚油门,然后一甩把,直接将牧马人横在了山门口——想进门?先把我的车弄走再说吧。

  停下车之后,他放下手刹,直接拿出对讲机呼叫,通知庄园里,有人想强闯山门。

  两个精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重重地用手拍击着车窗,“让开!”

  因为天气热,车里开着空调,车窗是关着的,徐雷刚将车窗放下一条缝,沉声发话,“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省安quan厅的,”一个人拿出一张证件晃一下,沉声发话,“来这里办事,你是乖乖地让开,还是被我们抬开?”

  “省安quan厅?扯淡!”徐雷刚冷笑一声,他是干征兵工作的,跟这个部门还算熟悉,“你拿的那是什么狗屁证件……充大瓣蒜,装到我头上了?”

  这位也愣了一下神,然后冷哼一声,“看来你门儿清啊,正好……”

  “这辆车当初也在军fen区,”有人高声叫着,“打开车门,否则我们不排除使用暴力。”

  “我擦,原来是朝歌的混蛋,”徐雷刚一听就明白了,他也高声大叫,“朱任侠是我老爸,车里还有袁子豪的媳妇和孙子,你们尽管使用暴力……艹,还真不信这个邪了!”

  朱任侠的名气,在郑阳还行,也仅仅是还行,毕竟死了那么多年了,倒是袁子豪这个名字,还算响亮,毕竟也是中yang委员级别的存在。

  几个朝歌人商量一下,还有人拿出手机直接搜索名字,大致看一眼,然后冷笑一声,“把车推开……”

  一个已经死了,一个已经退了,扯淡得很,朱任侠在郑阳牛叉,那也是过去式了,不过朝歌人也不好做得太过分,尤其是车里还有女人和小孩。

  所以,把车推开也就是了,否则他们会考虑直接暴力破开车窗,或者把车掀翻。

  听到这话,徐雷刚又把车打着了火,发动机顿时一阵轰鸣。

  几个朝歌人勃然大怒,“你是要暴力抗法吗?”

  徐雷刚只是拖一下时间而已,他的手刹都没放,怎么可能撞人?不过他不会解释。

  “撞他,”终于有人出声了——好像就你有车似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拿车去撞,一撞车就存在个费用问题……

  就在这闹哄哄的时候,一辆宝马车从山路上开了过来。

  车刚停稳,一个中年人就跳了下来,然后打开车门,扶出一个老人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袁子豪,他在竹林里待了一下午,回到别墅正要吃晚饭,王海峰就接到了徐雷刚的呼叫。

  “敢来郑阳撒野?”王教练勃然大怒,他可算得上本地的地头蛇了,于是一边打电话,一边就冲门外走去,“嘎子呢?哦,在这儿……跟我走。”

  对于朝歌人,他心里也是颇多怨念的,上一次为了带走牟淼,所以没来得及跟对方计较,这次居然敢来郑阳堵门——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危?

  袁子豪把这些话全听到了耳中,在洛华庄园这几天,也听说了他们跟朝歌的恩怨,做为曾经的一部之长,他对眼下的国情,有相当深刻的了解。

  这种情况,怎么说呢?不吹不黑,在地方势力强大的地域,实在不稀罕——这就是经济挂帅的年代。

  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于是也站起身来,“等一下,我跟你们一块去。”

  袁化鹏早在他没说话的时候,就站起来了,听到这话还说一句,“爸,你歇着吧,我去。”

  “不用,”袁子豪冷哼一声,“现在这社会,越来越不成体统了,强取豪夺还有理了?”

  洛华庄园说大也不大,三公里多的山路,也就是几脚油门的事情。

  他们来到山门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开始砸落,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很有些“哪位道友在渡劫”的既视感。

  袁子豪在儿子的搀扶下走下车,大声发话,“我是袁子豪,你们谁是主事儿的?”

  他真的很老了,但是嗓门偏偏异常洪亮。

  朝歌人顿时就是一愣,我勒个去的,袁子豪就在洛华庄园?

  经过网上的搜索,大家已经非常确定袁子豪是什么人,而且……相貌对比无误。

  有此老在,就不能胡来了,外地的领导不算什么,但是外地的领导站在面前,那还是不一样。

  于是有人走上前来,大声发话,“袁老,洛华庄园涉嫌走私,数额惊人,手段非常残暴,影响极其恶劣,我们也是受朝歌市g府的指示,来请他配合调查的。”

  “好了,不用说了,”袁子豪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有朝歌的手续和文件没有?”

  “我们有市局的传唤证,”这位硬着头皮回答,“他有配合的义务。”

  “本市的呢?”袁子豪沉声发问,“你们跨地区zhi法,系统内应该有配合吧?”

  这个……真没有,朝歌人来此,打的也是“短平快”的主意,直接把人带走了事,跟郑阳一打招呼,能带走人才叫怪事。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是晚餐的时候才出动,务求一次性抓捕成功,冯君驾驶着Q7车离开,他们并没有在意——那个车牌的主人姓王。

  庄园的门岗不配合,他们直接就把人铐上了,为的也是能尽快冲进去。

  好死不死的,这个节骨眼上,徐雷刚回来了,这就耽误了时间。

  带头的一看,袁子豪明显也要偏帮,这可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心里一横,索性直接大喊一声,“来几个人,保护好袁老……把车给我推开!”

  事情已经做下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了。

  没错,利益当前,就算是对着袁子豪,也没必要太客气——要怪也只能怪你已经退了!

  其他几个朝歌人,反而是吓得愣了一愣,真要“保护”这位吗?

  袁子豪勃然大怒,“你们这是土匪!”

  “快动手,还等什么?”这位大喊一声,“不要让冯君跑了,他涉嫌杀人……你们不知道吗?”

  他们这次跨市传唤,之所以能使用这么多的人力,还真有点借口。

  最主要的凭据,就是那场车祸——没有人能证明,冯君跟那一起车祸有关,但是同时,也没人能证明他跟车祸无关!

  既然是死了人的案子,重视一点无可厚非。

  下一瞬间,就有五六个人围了上去,显然是要“保护”老领导了。

  大巴车里也开始下人,一个接着一个,还都是穿着迷彩服的精壮小伙。

  袁老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小王小陆,给我动手,出了事儿算我的!”

  王海峰和嘎子都带了家伙,王教练一手指虎一手持大扳手,嘎子直接带了一把大号螺丝刀——这玩意儿是能要人命的。

  “电棍,电棍!”有人大叫,显然是呼叫自家人的支持。

  就在这时,有人冷哼一声,“嘿,我就奇怪了,我做了多大的恶,这么多人来抓我?”

  原来是冯君忍不下去了,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他这辆车,朝歌人也看到了,知道也是跟上次事情有关的。

  但是来人想得很明白,如果没必要的话,不要盲目扩大打击面——这车里可能是冯君的朋友,不过在这种雷霆打击下,对方未必会死挺冯君。

  正经是他们一旦对这车动手,铁铁地就又多了一个仇家——真没必要。

  冯君原本也是想着,袁子豪既然出面了,对方怎么也要卖个面子的吧?

  好多官场小说里,不都是这样写的吗?那些不开眼的主儿,仗着权势为所欲为,正好碰上了大领导微服私访,然后不就跪了吗?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袁子豪的名声都不顶用,对方愣了一愣之后,居然敢强行保护。

  这个时候,他就不能再继续看下去了,一推车门就下车。

  “是他?”朝歌人先是一愣,然后就是狂喜,“就是他,抓住他带走!”

  话音没落,一个炸雷在他头顶响起,直接劈得他摔倒在地。

  还有人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大巴车上下来的小伙子,有六七个人凶狠地扑了过来。

  炸雷接二连三地响起,这六七个人顿时被劈做了滚地葫芦。

  后面还有几个小伙子还想冲过来,见状顿时就是一怔,“握草……”

  正要“保护”袁老的五六人,也是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冯君抬手一指这帮人,嘴里愤怒地大喊,“老天爷怎么不开眼,劈死这群混蛋?”

  话音刚落,又接连两个雷,直接劈向了这群人。

  当场就有俩被劈倒了,其他人见状,想也不想抱头就跑。

  (三更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