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自有恶人磨

第七百三十五章 自有恶人磨


  郭总监在仓促离开之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目光扫到张采歆,他居然很猥琐地竖起了一根中指!

  他离开了,但是照相机被摔坏的那位不肯走,他要红姐赔偿他的损失。

  红姐二话不说,摸出一万美元丢在沙滩上,“够了吧?”

  那位有点发蒙,正琢磨这美女只穿了三点式,一万美元是从哪儿来的,却见她弯腰拿起了那台照相机,一抬手,直接扔进了海里。

  相机是精密仪器,一泡海水就算报废了,尤其那里面的存储卡,想修复都不可能。

  不过红姐的任性,也引起了小小的麻烦,居然有暹罗的职员闻声赶来,要带走她处罚。

  要说这暹罗人也挺有意思,两帮华夏人打架,他们明明知道了,却不过问,但是往海水里扔照相机,他们认为是污染环境,绝对要从重处罚。

  当然,这个逻辑无可厚非,小岛周边的海域,每天都要产生大量的生活垃圾,甚至形成了垃圾带,有人专门从事打捞垃圾的工作,以维护这里的环境。

  红姐有点羞恼,但是不管杨玉欣还是好风景,都认为对方是正当要求,就连张采歆这做妹妹的,听到对方的理由之后,都觉得她这么做,有点影响国人的形象。

  不过古佳蕙的英文很溜,上前跟对方交涉了一阵,说我们是被偷拍了,所以很生气——现在把相机打捞起来可以吗?

  暹罗人还是不依不饶,冯君捞起了相机,又拿出了一万泰铢都不顶用,一定要带走红姐。

  冯君也火了,“去尼玛的,我们来这儿是来游玩的,无心之失,又是事出有因,也愿意交罚款,你特么还没完了……信不信我给你曝光?”

  这个事儿怎么说呢?双方各自有理由,红姐这么做,是泄愤的行为,而且相机泡了水,才能真正地保证她们的照片不被泄露出去。

  冯君就认为,相机不泡水的话,想收走对方的存储卡,肯定还要发生纠纷,直接扔进海里,也比较省事,至于说污染?我们捞回相机了,而且愿意适当地补偿。

  不过古佳蕙的操作,更简单粗暴一点,她直接打开了手机上的微博APP,“看看跟我双关的人,这个一千万粉丝,这个八百多万……真的要我们曝光吗?”

  她这个年龄,正是追星的年纪,她关注了什么人,如果想让对方关注一下自己……真的太简单了,找人打个招呼就行。

  冯君看着她的操作,心里有点羡慕……我虽然是修仙的,但是粉丝数量好像不太够。

  别说,暹罗还真有人知道微博,不过这也难怪了,暹罗的外国游客,有一半以上是华夏人,来了之后花钱也大方,各种买买买,连小摊都有;  红姐发作之后,也是觉得自己拉低了国人的平均素质,于是也说一句,“如果暹罗不能保证女性游客不受骚扰的话,我回国之后,给你们打广告!”

  她也不含糊,点开一个网银的APP,“看看上面有多少钱,是几位数……华夏币,换成泰铢得乘以五。”

  话说到了这个程度,如果暹罗人还能坚持主见,冯君会挺佩服他们,也尊重对方的决定。

  但是暹罗人直接缩了,而且收了他的一万泰铢之后,表示还得再加两千小费。

  合着这些人打着环保的旗号,见到软柿子也想狠狠捏一把,在宣传自身的同时,通过刁难对方,还能获得不少的收益,所以才会是一副“油盐不进”的面孔。

  至于红姐她们遭受的委屈,他们完全没有兴趣了解。

  这也可能是不同文化造成的冲突,暹罗人知道对方制造舆论的能力强大,会影响到自家的旅游业,再加上对方又不差钱,所以才跪的。

  毕竟这是一个资本的社会,而旅游业对暹罗人来说,就是饭碗。

  但是他们最后收的那两千小费,让大家都用鄙视的眼光看暹罗人——也就这点出息了。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是红姐相当地生气,她觉得自己冤枉透了。

  身为社会人,她最在意的就是念头通达,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

  她看一眼冯君,“这个仇你得给我报了,嗯,然后……我这人做事一向讲究,你懂的。”

  冯君的脑中,瞬间飘过四个大字——“姐妹又又飞”,他点点头,一脸郑重地发话,“那必须的,你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就在这时,杨玉欣走了过来,“虽然我一直认为,出国之后,咱们应该展示出华夏人的良好素质,可是这个姓郭的家伙,让我腻歪透了……我保证,他会带着糟糕的心情回国。”

  事实上,郭总监现在的心情,就相当地糟糕。

  他在黄金沙滩忽然腹痛如绞,匆匆忙忙地往回跑,但是在穿过马路,进入希尔顿度假村的时候,实在再也憋不住了,于是往草丛里一钻,只来得及说一句话,“帮我挡一下。”

  噼里啪啦地解决完了生理问题,他拿起不远处的水龙头,冲了一下身上的海水和海沙,然后回了房间。

  但是才回到房间,他又腹痛如绞了,只能再次冲向洗手间……

  然后他认为,自己或许是吃坏了什么,短短半个小时,他就去了三次卫生间。

  别人都说,曼谷的路边摊很危险,一不留神就会吃得住进医院,但是普吉岛,应该很干净的吧,怎么会这样呢?

  第三次从厕所出来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穿制服的男人。

  两个男人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事实上,他们也不该有什么表情,因为他俩此来,是想告诉房间的住客:我们通过监控了解到,您在半个小时之前,做了一些不文明的事……

  拉野屎不是问题,普吉岛上,人迹罕至的地方很多,就地解决很正常,但是在度假村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地上拉野屎,这就是问题了。

  这个问题的性质也不是很严重,在暹罗人看来,起码比把电子产品扔进海里的性质,要轻很多——电子产品对海洋的污染,真的是太厉害了。

  但问题是……罚款重呀,保安噼里啪啦一算,我们也不带你走,交两万泰铢吧。

  风景如画的度假村被你破坏了,清污也需要人手,这个价钱不贵。

  其实已经很贵了,暹罗的物价指数决定,他们不该收这么多钱,但是在这个时候,谁会跟郭总监讲什么应该不应该?

  两万泰铢合四千华夏币了,郭总监觉得自己拉了一泡高价屎。

  不过怎么说呢?辉煌地产不差钱,还是那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然而事实证明,郭总监遇到的问题,还真不是拿钱能够解决的,他在刚交完罚款之后,就再次冲进了卫生间。

  然后他开始四处找医院,好汉也架不住三泡稀……

  郭总监倒是没有考虑,此事跟那八个年轻男女有关,一般人想不到这么诡异的因果。

  暹罗的医疗水平,其实是相当发达的,他很方便地就找到了医院,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医院检查不出来,他到底患了什么病。

  在医院里折腾了一晚上,他愣是没止住跑肚……

  更悲催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中午,文家的太子爷打过来了电话,气势汹汹地质问他,为何要挑衅古家人。

  古家人?郭总监根本都不用想哪个古,能让太子爷如此气急败坏的,只能是那个古。

  那还真的就是……撞正大板了,文家倒是不怕古家,但是辉煌地产在多个城市有项目,其中在古家一系的势力范围里,不止一个项目。

  房地产公司是要求财的,古家人若是使绊子,真的相当轻松,基本上都不用动用多少zheng治资源——让你受点委屈,破一破财就够了。

  太子爷打电话过来,就是某个城市辉煌地产的项目出了问题,当地zheng府告知他们,小区门口的垃圾中转站要扩大。

  项目负责人勃然大怒,说我们买地的时候,你们可是承诺过,要把垃圾站关掉的。

  这个项目是位于一个公园旁,位置稍微偏僻了一点,但是风景很好,辉煌地产对这个小区的定位,也是风景宜人的高档小区。

  小区背靠一个不小的湖,门前有一个垃圾中转站,辉煌地产买地之前,曾经专门打过招呼,说这个垃圾中转站必须搬走。

  其实在大型城市里,垃圾中转站的选址,真的很不容易,曾经存在的垃圾站也就罢了,新增一个,不知道周边会有多少人反对。

  当地zheng府当时很干脆地答应了,但是也表示,另外选址还需要一点时间。

  双方都比较信赖对方,所以就是个口头协议,这种事说大很大,说小还真的很小,辉煌地产并不认为,自家的面子,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

  结果当地人一翻脸,项目的总负责人完全懵逼了——握草,你们这是要搞事?

  我们没想搞事呀,当地的干部一脸的无辜:本来是说好了,要在某处设个中转站的,但是那里的居民反对的呼声很高,我们也很难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