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布局(三更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一章 布局(三更求月票)


  冯君自诩讲究人,也就特别待见讲究人,听冯天扬这么说,他也不争。

  他只是笑一笑,“那行吧,我再给你两张甘霖符,你现在观里有三千万吗?”

  “山上哪儿来这么多钱?”冯天扬苦笑一声,“一千万倒还凑得出来。”

  我勒个去的,冯君左右看一看,不可置信地发问,“这个玄德洞天里,有一千万的现金?”

  要说有一千万的家当,他真的信,不说法器、法宝之类的——这些东西随便有一样就超了,只说寺庙里很多资产,就是很昂贵的,尤其是那些特定的、仪式性的、有纪念意义的。

  现金有一千万,他是真不相信——就算是微信转账,二十万也就限额了。

  “现金没那么多,”冯天扬淡淡地笑着,“有些古董、道经、玉器啥的,还有金银……出家人身边,准备点硬通货总是没错的。”

  这才对嘛,冯君觉得这个答案符合他的认知,于是一摊双手,“那你怎么给我三千万?”

  “下山去市里,”冯天扬毫不犹豫地回答,“找个银行就转了,你要是想拿现金,我观里也有大居士,我打个电话,你过去提现就是……反正你有储物袋。”

  他最后一句话里,真的是充满了各种情绪。

  冯君笑了起来,“算了,我只跟你打交道,你那些大居士是你的资源,我兴趣不大。”

  他的眼光现在已经很高了,太白山附近,能有几个大居士?

  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有十个亿的身家没有?

  现在他能看得上眼的,除了那几个一线城市,也就是那些副省级城市了。

  真的不是嫌贫爱富,资源和前景就在那里摆着,风水和气运一目了然。

  冯天扬倒真的是个痛快人,“那我可以去跟你转账……不过先玩两天吧。”

  于是冯君又在太白山玩了一天。

  第三天中午,峰顶那边的情况继续良好,他也不想再等了,召来了花花同时出声告辞。

  花花在峰顶扫荡小虫子,还没有完全结束,不过那些虫子数量明显大幅减少,再有三四天也就齐活了,而它裹胁而来的飞虫,基本也认准了地方,不会出现太大的纰漏。

  再说了,还有乌大王盯着呢,花花这次回去,不打算再背着它走——你要是记不住回去的路,那就别回了。

  冯天扬真的很想挽留他,但是冯君无论如何都要走,然后又放下了两张甘霖符。

  冯天扬没胆子跟这个本家推让,就说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下山转账。

  “不用了,”冯君的态度很干脆,“等你的甘霖符用完了,想要新符的时候,带着钱到洛华找我就是了。”

  这相当于是赊了三张符出去,倒不是送两张符。

  冯天扬怎么愿意答应这个要求?就说你这么搞的话,我玄德洞天以后还怎么跟洛华相处?

  他有追附骥尾的打算,但是这么占便宜,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冯君也不理他,直接向外走去,“你要是觉得占便宜了,就去帮我打听一下昆仑的山门,打听出来的话……我送你玄德洞天一座聚灵阵。”

  此前他是不会这么高调做事的,别说送人聚灵阵了,他都不会承认自己了解这玩意儿。

  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出尘期了,哪怕还要继续保持低调,可他总该让某些小圈子里的人知道,洛华庄园是不宜招惹的。

  正好他看冯天扬顺眼,又是本家,于是就找个借口,送对方一座聚灵阵——当然,丫得能找得到昆仑的山门才行。

  其实冯君真想找昆仑山门的话,上次强行扣住几个人,估计也能问个差不多——他又不是没这能力,无非是看在华夏道门不兴,不想赶尽杀绝。

  一旦问出山门,又不上门寻衅的话,岂不是自砸招牌?

  现在放出风声去,托人打听,这就又不一样,起码给昆仑一个明显的信号:我惦记上你了。

  冯君这么做,固然是给了玄德洞天一个机会,照顾了本家的讲究人,但是同时,又何尝不是给了昆仑选择和应对的时间?

  你若是不含糊,只管来就是了,要是想服软,也尽快抓紧时间吧。

  反正这消息放出去,对冯君的好处不大,甚至还可能为他引来杀身之祸。

  但是昆仑真的生出动手想法的话,洛华庄园的其他人,就安全了许多,在没有干掉他这个山主之前,想必昆仑不会轻易地对别人动手,否则后果就太严重了。

  “昆仑的山门?”冯天扬闻言眉头一扬,想一想之后点点头,“我尽快了解一下……是大张旗鼓地打探消息,还是小心翼翼地打听?”

  真的是聪明人啊,冯君笑着看他一眼,“顺其自然就好……”

  有了冯君承诺的聚灵阵,冯天扬真的是要多开心有多开心了,他甚至都不敢追着对方,强行支付那三千万了——万一惹恼人家,可就不妙了。

  不过他还是恭敬地把冯君送下了山,甚至送出了县城边界。

  然而,冯君才开车上路了四十来公里,就又接到了冯天扬的电话。

  冯执掌在电话里问,冯山主你有没有延寿的丸药,有人高价要买。

  原来是玄德洞天的一个大居士,早早收到过冯天扬的招呼,要他帮着准备一下,筹集一些现金,没准要用到。

  三千万的现金?这大居士心里有点嘀咕,他倒不是信不过对方——他知道玄德洞天有钱,他是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冯执掌拿出这么一笔钱来?

  他试探着打听一下,结果冯天扬口风很紧,他也不想太过勉强,心说等着拿钱的那位来了,我再了解一下。

  结果今天冯天扬告诉他,不需要现金了,那位已经离开了。

  大居士就有点不开心:冯大师,你说要找钱,我马上就给你找,凑足了三千万,现在你又轻飘飘地一句“不要了”,这不是逗我玩吗?

  冯天扬也有点不好意思,就主动解释一下,说不是我逗你玩,是那位高人实在太牛了,眼里就没这点小钱,死活不要,我要是强行给,没准人家就要翻脸了。

  大居士更好奇了,这人太牛了吧,到底是谁呀?

  冯天扬依旧是没有透露冯君的消息,只说这位是真正的高人,称之为华夏修道第一人也不为过,是正儿八经的修行中人。

  大居士对修道者还是比较仰慕的,尤其是冯天扬如此推崇,正好他也有事,于是就问这人能不能帮着延寿。我丈母娘最近快不行了。

  冯天扬知道他丈母娘是怎么回事,说我可以帮你问一问,但是请他出手,你得有能打动他的东西才行,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拿不出他需要的东西。

  两人实在太熟悉了,冯执掌自身就是玄德洞天的主事人,知道修道人最看重什么。

  大居士笑着发问:出钱不行吗?他不要你的三千万,却未必就不要我的。

  冯天扬笑着怼了他一句,说你知道人家住的是什么房子吗?玉石房子!

  光那房子的材料,价值就上千亿,只不过真要拆了材料卖的话,国内的玉石市场肯定就发生大幅跳水。

  大居士被吓了一跳,他虽然有钱,也没到了千亿这个级别,不过听到这高人如此有本事,他反而更希望联系上此人了,就说那你帮我问一问嘛。

  冯天扬并没有推脱,因为他有一种感觉——从冯君对问道茶销售模式的关注上来看,他有可能有点缺钱。

  要不说千万不要把别人当傻子,这世界上聪明人真的太多了。

  当然,冯君缺的不会是三五千万这种小钱,没听说吗?十个亿的话,人家肯卖储物袋!

  所以冯天扬打过去了电话,问冯君有没有兴趣接手这么一单买卖。

  冯君沉吟一下发问,“这人打算拿什么结算?”

  冯天扬顿了一下才发话,“这人家里,也没啥好东西……我对他很熟,估计最后是现金结算。”

  冯君听得笑了起来,“这人很有钱?”

  “算是有点钱吧,”冯天扬笑着回答,“家里有矿,现金比较充裕,三五个亿随随便便能拿出来,遇到大事的话,凑出十来二十个亿也没问题。”

  “这倒值得考虑一下,”冯君确实是有点缺钱——钱全变成黄金了。

  他沉吟一下发话,“他丈母娘怎么了,要延什么寿?”

  这一点,冯天扬知道得还相当清楚,这大居士原本也就是个小富翁,靠了妻家发的家,而他的丈母娘对他相当好,是当半个儿子看待。

  他丈母娘年轻的时候,受过太多劳累,现在是积劳成疾,不到七十岁,人已经老得不成样子,大毛病倒是没有,浑身小毛病不断,四处求医都不顶用。

  冯天扬打小入了太白山,也算半个中医,为大居士的丈母娘看过病,跟其他中医的判断基本相同:元气已尽,到岁数了。

  大居士现在有钱,各种补药没命地买。

  但是补药这东西,也不是能乱吃的,丈母娘小心谨慎地吃,一点一点地加量,结果最后还是吃到虚不受补了,不得不停药,还差点弄出大事来。

  要不说人年轻的时候折腾得太狠,老了想挽回,基本上是没机会了。

  (月初三更,大声召唤保底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