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零二章 上古传承(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零二章 上古传承(三更求月票)


  徐雷刚的回答,完全是下意识的,反正“晋阶”这话题,外人也未必听得懂。

  但是喻志远挺有兴趣……这也许是个不错的话题,“什么方面的晋阶?”

  “修炼呐,”徐雷刚不觉得这是一个完全不能提的话题,“志远哥你不是见过我修炼吗?”

  这话一说,喻老的大外孙——就是个便装军人来了兴趣,“徐叔你修炼什么的?”

  徐雷刚看他一眼,心说若不是跟了冯老大,估计这辈子也听不到你叫我一声叔,“这个就不方便说了,反正跟着老大修炼……嗯,对身体好。”

  就在这时,杨玉欣走了过来,“喻三哥来了啊,屋里坐吧……饭菜马上上来了。”

  她招呼的就是喻志材,没办法,这是喻家后起的顶梁柱,现在已经是中yang委员了,前途不可限量——说句题外话,山门外的那些安保人员,可不仅仅是属于喻老的。

  杨主任也是体制中人,所以她更知道该优先招呼谁——哪怕她跟喻三哥并不是很熟。

  冯君比较反感那些安保人员的做派,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有些习惯是广泛地扎根在某些群体里,今天的事并不是专门针对他的,只不过他不愿意受这鸟气而已。

  所以他对喻家的人,也没什么成见,既然饭点儿上来了,那就一起吃呗,他在别墅也不是没有招待过别人,更别说他还要给徒弟徐雷刚撑一撑面子。

  吃饭的时候,出现个小插曲,喻家的一个小胖子,特别地能吃,虽然是自助餐形式,不限制人拿饭,但是这家伙居然吃了不下一斤半的米饭。

  搞得其他人都忍不住劝他,说你别吃了,小心消化不了,小家伙说这米好吃啊。

  他是喻家老二的儿子,喻家老二是喻老第一任妻子生的孩子,结果他跟老爸一样,也是娶了两任妻子,这小胖子就是第二个妻子所生,现在才十五岁。

  听他们这么说,冯君心里有点好奇,忍不住拿出手机划拉了一下,才发现这小胖子居然是钗钏金的体质——这也是有修炼天赋的,怪不得能觉出灵米的好来。

  不过钗钏金是很弱的金,金属性并不是指黄金,刀锋金也是金,在修炼上,比钗钏金强多了,钗钏金倒是富贵金,但是修炼真的很一般,不过大致来说,气运会不错。

  ——倒也是,能投胎到喻家,这气运怎么看也不算差。

  反正冯君没有收他做弟子的兴趣,首先他这个属性真的一般,也就是比李诗诗这种杂牌资质强一点,而冯君又不是没有金属性的弟子,云布瑶那可是先天纯金之体。

  再有就是,冯君对喻家……感觉不是很好,他可以说,我对喻家没成见,但是没成见不代表有好印象。

  就在前不久,他死活教不会李诗诗的时候,已经做出决定了,以后收徒一定要慎重。

  其实今天李诗诗能迈入蜕凡,还是得了张采歆的帮助。

  小菜心一直很注意李助理的修炼进度,因为她知道,李诗诗打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小算盘——实在不能五行蜕凡入门的话,她有可能改修《翔龙御凤和合真解》。

  而李诗诗跟梅瑾的关系又很好,她是把梅主任当作老师的。

  张采歆觉得,洛华庄园不应该出现拉帮结派的现象——至于她和自己的姐姐,那并不是拉帮结派,天生的堂姐妹,改变不了的。

  所以她对李诗诗的关注,比一般人要多很多,而且一直鼓励她,说五行蜕凡挺容易练的。

  李诗诗灰心的时候,都忍不住说一句,你资质那么好,当然无所谓啦。

  这叫什么话!张采歆一本正经地告诉她:我现在修炼的,也是五行蜕凡功法呀。

  她肯定不会说,等自己炼气了,会修炼《浮生弱水》。

  李诗诗受了她的鼓励,也一直在咬牙修炼五行蜕凡。

  昨天晚上,张采歆找到她,说我可以帮你修炼五行蜕凡——她就是不想让她修炼其他功法。

  今天冯君忙着招呼喻家人,张采歆跟李诗诗商量:要不……我度一缕灵气给你?

  她是胆子真大,仅仅琢磨了几天,就敢这么建议。

  而李诗诗也是傻大胆——关键是她太明白修炼的可贵了,她不想因为迟迟没有进步,导致被冯君刷下去,如果那样的话,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让张采歆试一下,成了就成了,不成的话……岂不是更有理由改修功法了?

  两人一拍即合,然后就尝试度灵气,结果这么一试,还真就成了——毕竟都是五行蜕凡。

  冯君听了之后,都颇为咋舌:你俩真是……一个比一个胆子大啊。

  他就没想一想,当初修炼太极吐纳功法,他也是愣头愣脑地就开始了——无知者无畏嘛。

  张采歆的度气,其实并没有让李诗诗稳稳地迈入蜕凡一层。

  李助理在进入蜕凡一层之后,境界又跌落了……没错,她现在还是凡人,不过既然已经窥到了那一步,重新把境界推上去,就是早晚的事了。

  甚至张采歆再度一缕灵气过去,她就能再次进入蜕凡一层。

  而冯君手里“附近的人”显示,现在的李诗诗,已经是“半步蜕凡”的状态了。

  总之……不容易啊,说多了都是泪,资质不好又没有主角光环,就只能这么勉强了。

  对庄园来说,这是一件喜庆的事情,但是对冯君而言,却坚定了他不收杂牌资质的决心——小胖子的资质,搁在手机位面,那也得有关系带挈,才可能有机会修炼。

  饭后,沈青衣第一个离开了别墅,自顾自地回了竹林。

  她的饭量不大,而且吃饭非常慢,冯君特地注意了她一下,发现她咀嚼灵米的时候,是严格地按照在口腔里左旋三圈,右旋三圈,咀嚼三圈的吃法。

  这是上古练气士的一种习惯,不过那时候的灵气充沛,练气士吃的不是灵米,而是餐风饮露——玄风和元露。

  玄风和元露,都蕴含着大量的灵气,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也只有这种咀嚼法,才可以尽可能地吸收灵气,不至于浪费。

  而在这灵气凋敝的年代,遇到有灵气的食物,这种吃法,能保证最大程度地吸收灵气。

  所以别看沈青衣吃的灵米不算多,但是她对灵米的吸收程度,要比小胖子强得太多。

  要不说,底蕴深厚的门派,终究是不同的,茅山小天师唐文姬吃灵米,都没有这么讲究。

  沈青衣这么吃,固然是代表,昆仑也有些承载不起灵气的消耗了,但是同时,也只有昆仑这种传承延绵不绝的门派,才会在这种事情上着意。

  底蕴和积累,那真不是随便说的,很多东西是刻意模仿不来的。

  关注沈青衣的,可不止是冯君,喻老的大外孙就很在意她。

  眼见她离开了,他忍不住出声问徐雷刚——这是洛华庄园里,唯一对他们抱有善意的人。

  不过由此可见,喻家对郑阳的深耕,也真的不是开玩笑,不管什么地方,都找得到熟人。

  他轻声发问,“徐叔,这女人……是跟你一样修炼的吗?”

  “这个……说了你也不懂,”徐雷刚迟疑一下,还是正色回答,“她跟我们修炼的不一样,不是庄园的人,她也……不受法律约束,我给大家一个建议,最好不要招惹她。”

  “不受法律约束,”喻志材的眼中,掠过了一丝叫做“了然”的神情,不受法律约束——那可不就是拥有“杀人执照”吗?

  杀人执照……通常被视作YY,但是喻志材心里很清楚:杀人执照真的有,只要不是滥杀无辜,档案上都不会留下什么污点。

  杀人偿命这种事,那指的是普通事件,跟特殊事件无关。

  别的不说,一个特种兵战士,在边境线上杀了一名敌国特工,需要偿命吗?

  喻老的大外孙还是有点不解,“这样的人,你们怎么收下来的?经验能分享给军方吗?”

  “哪儿来的收下来?”徐雷刚觉得他对庄园有点误解,于是又解释一下,“她是……怎么说呢?她的本事很大,但是比冯老大差多了。”

  大外孙继续试探着发问,“听说茅山和龙凤山出现了道法,不知道是不是这种?”

  咦?徐雷刚讶异地看他一眼,“原来你也琢磨这个?嗯……跟你说的这个有点类似。”

  “我自己瞎琢磨的,”大外孙笑着发话,“好了,我要去招呼老爷子了。”

  喻老中午吃了药之后,整个人没什么变化——反正没有变得更糟糕,就是好消息。

  当天晚上六点,冯君又来了一趟,不过这次喂服的药量,就减少了一些,大约是四分之一颗培元丹,然后又按摩了一番。

  到了夜里八点,沈青衣准时来换班。

  此刻的山门外,还有两辆车停在那里,车上也是安保人员,看到她走过来,有人低声嘀咕一句,“我去,这是走过来的?”

  他们这些人里,有几个是上午被击中肩头的,所以他们对沈青衣诡异的实力,有着非常明确的认知——他们几乎是同时被击中,但却不知道是被什么玩意儿击中的。

  所以见到沈青衣,还是有点忍不住想伸量对方一下。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