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宁家的手笔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宁家的手笔


  请冯山主出手?宁家有人嗤之以鼻,“有没有搞错,他只是出尘初阶!斗得过红蛛?”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提建议的那位正色发话,“他斗不过,但是他请得动不胜真人!”

  宁家人听了之后,一片寂静,半天才有人点头,“倒是可以一试!”

  冯君站在止戈山上,正在看着山坳的积雪皱眉头。

  春天已经到了,积雪消融,但是山洼处的积雪依旧,他有点着急——倒是快点融化呀。

  等这些积雪全部消去,他打算再挖一波“凝练中的灵石”。

  然后,两边的季节同步就差不多了,强迫症也会有所好转。

  就在这时,郎震来报,说宁家又有两名出尘上人在山门求见。

  冯君也没有请他们进来,而是出去相见——他打定主意了,止戈山尽量不让出尘期进入。

  不过见过宁家人之后,他还是被对方的请求惊住了,“让我请不胜真人出手?”

  “其他真人也行,”宁家一名叫宁致远的出尘中阶发话了,他笑着表示,“冯山主交游广阔,朋友遍天下,我们宁家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我哪里交游广阔了?”冯君哭笑不得地表示,“别的我就不说了,你说这个红蛛上人,本命蛊不是蚰蜒蛊……就算真人,这也不好出手呀。”

  这还真是宁家请不动金丹的原因之一,红蛛上人的本命蛊是一只红蛛。

  蛊修的本命蛊,跟本人的修为息息相关,不是本命蛊先晋阶,就是蛊修先晋阶,反正两者之间修为的差距,最多差一层。

  像郝滨的本命蛊是青岩蜈蚣,他在楚中天身上留的烙印蛊虫也是青岩蜈蚣,那就是摆明了有朝一日要吸收楚中天的修为为己用。

  吸收他人的修为,提高自身的修为,这基本上是邪修手段。

  而红蛛上人或许是修为够高了,看不上炼气期的那点修为,而他留下的烙印蛊是蚰蜒蛊,并不是本命蛊。

  就算他吸收了宁建霖的修为,也只是增强一下蚰蜒蛊的修为,对他本身修为没有什么帮助,这个情况要打官司的话,他是可以狡辩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明,他这么做就对了,提升蚰蜒蛊的修为,也是增强自家的能力,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这个行为的恶劣性,要低于郝滨那种提升自身修为的行径。

  如果红蛛的本命蛊是蚰蜒蛊的话,宁家也许真的能请动金丹——当然,也仅仅是也许、

  “不管怎么说,以人养蛊是不对的,”宁致远正色发话,“听说不胜真人的弟子为蛊修所害,缠绵病榻七八年,甚至连累了真人的修行……红蛛如此邪行,还望冯山主转告不胜真人。”

  原来宁家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们知道季不胜对蛊修怨气极大,就想请其出手。

  当然,他们的面子肯定不够,那就要拜托冯君说项了。

  冯君听到这话,就有些意动,这种情况,季不胜出手,也许没有什么功勋点可言,但是事出有因,也不会背上“大欺小”的罪名。

  不过好死不死的,宁家又一名出尘上人开口了,“冯山主,红蛛此人实在太过猖獗,固然对我宁家有威胁,但是他的存在,对止戈山也是隐患……毕竟是你出手救了建霖。”

  这话说得没错,但是冯君还真就不喜欢这个口气,他看对方一眼,表情怪异地发问,“哎呀,合着我帮你家治人,还是帮错了?”

  “冯山主,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位正色发话,“我的意思是,蛊修行事不可理喻,您治病救人肯定没错,但是万一他不这么想,就总是个祸患……为什么不除去呢?”

  这话就稍微好听了一点,冯君心里多少也接受了一些——关键确实是隐患啊。

  就在这时,宁致远又出声了,“当然,既然请托了冯山主,我们肯定有一番心意,特地送上小院一所……百丈方圆,希望冯山主出行时用得上。”

  这小院一所,可不是一座院子,而是……实实在在的移动行宫。

  这东西其实是一件法器或者法宝,但是不仅限于此,同时还有防御阵法、灵植阵、清心阵什么的。

  这么说吧,如果冯君在去西倾山的时候,带上这么一座小院,根本就不用挖什么山洞了,直接把小院祭出来,然后住进去就完了。

  那就是外面风雪连天,里面温暖如春——防御阵法是标配,如果还有灵植阵什么的话,里面还会有几丛竹林,一池莲藕什么的……

  说白了,就是修仙者随身携带的帐篷——不过得是特别有钱的修仙者才行。

  冯君曾经在天通见过类似的商品,十万灵石……那是起步价。

  关于这个东西,冯君其实跟天通客卿许上人探讨过,许上人认为,此物的生产成本,大概可以控制在三万灵左右,但是在市场上,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价格买到。

  这东西是实实在在的奢侈品,一般人用不到,也舍不得用——无非野外扛两天,有啥呢?

  所以天通卖十万非常正常,甚至有些低估——奢侈品和生活必需品,利润差得太多了。

  别不服气,看看地球界就知道,同样一个皮包,江南皮革厂——就是黄鹤带着小姨子跑了的那个厂子,一个皮包多少钱?而普拉达的皮包,一个又是多少钱?

  说实话,冯君在天通看到的那个小院,比宁家拿出来的,还要逊色很多。

  简而言之,这个百丈方圆就是一百平方丈,合着一千平米了,里面还有一栋小楼,搁给天通卖,起码得十五万灵石。

  要是搁给秋辰坊市沧海书屋的苏老头卖,起码要二十五万灵石——那家伙连断青罗都敢卖十万,心黑得一逼。

  不过真要论成本,也许四五万灵石就打住了。

  当然,账不能这么算,可是不管怎么说,宁家拿出这么个东西来,诚意是相当足了。

  事实上,因为宁建霖目前在止戈山休养,宁家上次治疗的账还没有结算,其实相当于是冯君用一万两千灵买了这么个小院。

  反正不管怎么算,他都是赚大了,而且他舍不得拒绝对方的好意。

  一般来说,冯君秉承的观点是便宜莫贪,可是这个小院,对他的诱惑太大了——搁到地球界,这就是装逼利器呀。

  虽然他在地球界保持低调,可是能在徒弟和女人面前装逼,那种感觉也不错。

  诚然,修仙者不该养成奢侈的习惯,但是好东西在眼前,却拒绝享受,也是有点矫枉过正了——他又不是苦修士。

  犹豫了半天,他还是一咬牙,“这样吧,我再给你们五万灵,加上以前的治疗费,这小院就算是我的了,然后我去劝说不胜真人出手,不过能不能成功,我不敢保证。”

  宁家人一听这话,心里也忍不住暗道一声——敞亮!

  明明可以免费收下,心里也很想要,却还要花灵石购买,这样的修者,谁会不喜欢?

  至于说冯君出的价格偏低,那实在太正常了,这种场合,怎么可能用市场价计算呢?

  宁家的出尘中阶表示,“山主你太客气了,这种小院值不了多少灵石,我宁家就会制造,如果再跟您收五万灵石,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观泉谷就是散修联盟,里面有不少家族的炼器水平极高,前一阵罗书尘自夸天心台的炼器水平高,说的也是“比观泉谷高多了”。

  且不说罗上人说的话有没有水分,只说观泉谷能做为一个标杆,被拿来对比,其炼器水平可见一斑。

  宁家并不能单独制作这种行宫小院,但是在某些不可替代的环节上,宁家有独特的技术。

  也就是说,这种行宫小院,是几家合作完成的,因为是奢侈品,大家制作得也不多,以免扰乱市场价格,而几家内部结算的时候,有时候是用灵石,有时候就是用小院来折抵费用。

  用内部福利价估算的话,这么一座小院,价格估摸也就是堪堪五万灵甚至不到,冯君居然要用六万两千灵来买,还要帮忙找不胜真人关说,宁家人觉得这么做不合适。

  当然,宁家可以不解释,冯君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知道这消息,但是修仙者的寿命都极长,人家早晚会知道的。

  如果是个不着调的修仙者,宁家瞒也就瞒了,但是冯君不但治好了宁建霖,做事还极为敞亮,宁家自然不能在这个上面占他便宜——家族想延续千秋万代,行事一定要有章法才行,单单靠坑蒙拐骗很难长久。

  冯君听他说得明白,那就自己也说得明白一点,“我没有信心一定请得动不胜真人,如果我现在答应了天心台的聘请,倒是有几分把握,但是目前来说,我还没有进天心台的打算,所以也算是没尽全力……能让我这么低价格买下,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他说的是实话,也很掏心窝子,但是宁家的两名出尘上人关注的重点不在此——合着这位还真不把天心台的引贤牌当回事呀,听一听都是什么话……“目前没有进天心台的打算”?

  冯山主果然不是一般的牛气呀。

  (更新到,召唤三月保底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