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追查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追查


  冯君和红姐两人嘴上在交流,出手却是不慢,将那三个神魂被攻击的人打晕之后,两人轻手轻脚奔着甲板去了。

  冯君为了防止被人搜走东西,储物袋什么的,都扔到手机位面了,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储物戒——还是于梅仁的那个,灰不溜秋地也不起眼,倒是没被人捋了走。

  他的手机被对方留在了别墅里,不过现在他哪个储物袋里也不差手机和充电宝,有些手机还有从不知名渠道弄到的通讯卡。

  他拿出手机,才要分析一下周边的情况,猛地就发现,马达声逐渐降低了。

  “船要停了,”红姐把嘴巴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发话,“你怎么知道这时候动手最合适?”

  “只是巧合而已,”冯君也低声回答,心说这么搞也不错,正好能省下搜魂符。

  双体船才刚刚停下,远处就有一艘船冒了出来,看那样子像一条渔轮。

  渔轮冒着黑烟,突突突地开了过来,这时候,游轮终于发现,关押着人的船舱里,摄像头失效了,有人开始呼叫那三个看守者。

  冯君的神识击出,将船上剩余的八人也击昏了,然后身子一闪,失去了踪影。

  渔轮在靠近到半海里左右的时候,开始呼叫游轮,却发现这边没有应答。

  他们正疑惑是怎么回事呢,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自天而降,直接晕了过去。

  冯君显出身形来,进船舱里看一看,发现里面一共有十二人,其中有两名白种人。

  两艘船一共二十三人,他将人全部验看一遍,发现有渔民八人,估计嫌疑不大,其他十七人里,有两名泥轰人以及……六名迈国人。

  冯君略略分析一下就明白了,应该是泥迈两国一起出手的,值得一提的是,他又见到了那个中亚人相貌的家伙,就是跟其他四个大学生一起,想进他的庄园的家伙。

  而且这家伙……竟然是迈国人。

  冯君在两艘船上搜索一番,没有发现什么明显有价值的东西,倒是在游艇上发现了三长两短五支枪。

  这艘双体游艇,隶属于南新罗的一家公司。冯君想了一想,直接将游艇送进了海底,这艘船上再有什么信号追踪,也不关他的事了。

  至于说渔轮,冯君先暂时收进了储物袋里,剩下的二十三个人,他全部装进了灵兽袋。

  然后他放出光阴梭,带着红姐贴着海面飞了回来,直驱郑阳。

  这次绑架他的人,分了好几拨,很多人只是负责一段,不过冯君记住了大部分的人气息,其中有几个家伙,他还暗暗地标上了神识印记。

  就在这天晚上,他开始对号入座地查找这些人,其中那个拿了红姐纳物符的家伙,是冯君的首要目标。

  这些人终究是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样的存在,其中两个雨衣人,居然就坐在路边吃烧烤。

  冯君通过附近的人分析得知,这二位居然是体院散打队的,怪不得胆大包天手脚伶俐。

  他改换了容貌走上前,一拳一个就将两人击昏,放下五百块钱算是买单,然后拖着两人就走,“私人恩怨,大伙儿让一让。”

  只看他的身手,也没人敢多管闲事,有人拿出手机拍照,他狠狠一眼瞪过去,“找事儿?”那位顿时就放下了手机。

  还没等把人抓完,天就亮了,冯君只能先把这些人用灵兽袋装着,带进了洛华。

  现在冯君的弟子里,也就是李诗诗这半吊子没见过杀人了。

  冯山主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讲了一下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接下来呢,红姐负责,你们一起合作,把这些人的底细全部掏出来……必要时可以杀人。”

  “没问题,”嘎子先表态了,“居然敢对老大你下手……这帮鳖孙别指望好过了。”

  高强也表示,“破坏性地问口供,我有经验。”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什么叫破坏性地问口供?

  就在这时,陈胜王轻咳一声,“老大,我会一点迷魂术,受术者意志涣散的时候很容易奏效。”

  “既然都是行家,那我就放心了,”冯君笑着发话,然后站起身来,“还有十几个没有抓到,我再去抓!”

  王海峰马上自告奋勇,“老大,要帮忙吗?”

  冯君怔了一怔,他前两天还抱怨自己是“徒弟奴”呢,现在徒弟倒是想出手了,但是最终,他还是摇摇头,“算了,不太好使。”

  这事儿折腾了两天,到最后他也没有把所有参与的人全部抓住、

  这一条线儿涉及的人太多了,出手抓人的就他一个,还得考虑影响,不能表现出太多的异常来——主要是那条游艇出事以后,有些人做出了很快的反应。

  不过对冯君来说,被他记住气息的人,基本上都抓得差不多,也就可以满意了。

  哪怕是这样,也抓了四十多个人,而且除了那八个渔民,其他人不是被弄死了,就是被弄得白痴了,在此期间,洛华的人都亲眼目睹了生命的毁灭。

  像李诗诗、张采歆这种小女孩儿,冯君肯定不会强迫她们去杀人——那是为难人,但是亲眼目睹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李诗诗就有点不敢看,但是冯君说了,“这只是让你熟悉一下,等你接触到真正的修行界,你不杀人就等着被别人杀吧,你如果就安心在蜕凡一层混吃等死,我也不强迫你。”

  小李助理终究还是渴望晋阶的,虽然她是典型的宅女,但是她不像大李助理一样,对修炼不抱有兴趣。

  额外说一句,因为杨玉欣介入了朝阳的包山项目,大李助理的权力大幅缩水,目前只抓几个环节,并且负责跟牟淼的对接。

  她甚至向冯君表示了,在朝阳山地项目之后,她会去魔都做点小买卖。

  这个初中的班长,一向是喜欢繁华的场景,而她在跟着冯君的这几年,也赚到了点钱。

  冯君对此表示无所谓,所谓情怀可不就是这样?他很清楚,李班长之所以要在项目结束之后才走人,是因为在项目中,她还有一些利益存在。

  但是那又怎么样?钱给谁挣也是挣,只要她不是很过分,他不介意她赚点小买卖的本金。

  那八个渔民甚至没有被审讯,经过对其他人的讯问得知,他们也只是在打渔时约定了一些私活,所以冯君很干脆地把他们和渔船直接放到了印度洋,趁着他们昏迷的时候离开了。

  至于渔民们怎么解释他们的航线,这不是他要操心的事情。

  经过三天的调查,事情的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

  下雨的那天,一群年轻人玩直播的时候,有人将一罐某某毒素放到别墅外的草丛里。

  这毒素是缓释型的,大家离开之后,才慢慢地发挥出来。

  别说冯君在躺椅上躺了那么久,就连房间里的红姐,也因为开着窗户中毒了——当然,她中毒比冯君轻很多,如果她处在冯君的位置,吸入毒素过量的话,没准就救不回来了。

  这种毒素是有时效性的,过了时间,中毒者可以慢慢恢复,而对方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毒素,也是想活捉冯君。

  冯君对毒素的抗性,出乎他们的意料,但终究还是被毒倒了。

  可惜的是,这些人都不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包括那个放置神经毒素的。

  那家伙其实是一个辍学的孩子,经常跑到公园里玩手机——在家里玩要被骂,结果在公园里认识了一个大哥,大哥还请他抽烟、喝饮料。

  下雨的这天,大哥说那罐子里是个大号爆竹,打算吓那个住别墅的家伙一跳,让他帮忙放到草丛里,他就兴致勃勃地去了。

  就是这么简单,那个大哥到底是谁,他也不清楚。

  到最后,王海峰甚至通过社会关系,找到了那几个玩直播的年轻人,问他们那天为什么要去公园。

  年轻人不怕事,说我们想去就去了,关你们什么事,结果他们马上接到了来自父母的压力。

  然后大家才知道,年轻人们原本是在公园的咖啡厅里避雨,正说着直播呢,旁边就有人指点他们,说不远处有个别墅很有话题。

  事实上,这件事在郑阳本身就有一定的知名度,才过去没几天,蹭个热点也不错。

  大家又去咖啡厅调看录像,却发现提建议的是整天在公园里锻炼的几个老人。

  这件事就这么僵住了,冯君才说要去泥轰走一趟,分析一下那俩泥轰人是怎么回事,喻老派人来找他了。

  冯君这两天操作的事情,根本瞒不过他的耳目,老爷子甚至猜到了,这家伙手上估计又多了几条人命——有些人失踪了就再没回来。

  不过对于老爷子来说,这根本屁都不算——如果你能弄回来莱克星顿号,保证海量的优质原油供给,弄到数以百吨的顶级石墨烯,杀几个人算多大事?

  正经是这些人敢参与绑架冯君,那本身就是该死!

  事实上,喻老的人也在调查此事,不过大部分的人证都掌握在冯君手里,所以他问冯君,“调查不下去了?我可以帮忙,专业的……但是你得提供几个人证。”

  冯君迟疑一下,还是很干脆地回答,“没有人证,都杀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