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考虑不周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考虑不周


  明星的经纪人最懂得狐假虎威,这本身也就是属于炒作——我家宝贝大牌,所以我就牛。

  但是同时,他们最搞得清楚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

  所以经纪人没有明星的脾气——就算有脾气,也是假装的。

  见到徐晓福还在计较,她也有点着急了,赶忙拉一把。

  徐晓福终于反应过来了,不再说话,其实他倚仗的那些,对眼前这帮人来说,真的是无足轻重,但是他心里一口气不平,“青姐,我有八千万粉丝啊。”

  “呵呵,”楼上传来一声轻笑,却是那中年女子又发话了,“我封杀你都不需要理由,你居然跟洛华的人得瑟……想试一试吗?”

  徐晓福又呛了,心说特么的我惹不起洛华,还惹不起你?“姐姐怎么称呼?”

  中年女人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一眼,悠悠地叹口气,“你没资格跟我说话,所以,更没资格跟冯老板说话,冲你叫我一声姐,我给你一个建议……别跟李主任得瑟。”

  她说完话之后,转身回房间看电视去了。

  徐晓福这次是真的反应过来了,于是低下头,再不说话,换房间的事都不提了。

  直到将经纪人和保镖都送出去之后,他才对李诗诗深深地鞠一个躬,歉然地发话,“李主任,还请多多关照。”

  “不用前倨后恭,”李诗诗很随意地一摆手,“你守规矩,我们帮着治疗,不守规矩就请出去,其实就这么简单。”

  然后她真的不在意他的反应,反而是看向李南生,“小姑娘不错,要不……当我助理吧?”

  李南生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只觉得一生的诡异遭遇,莫过于这两天了,侥幸成为一个小组长,她还能对自己说——我的基本功比较扎实,但是成为李主任的助理,那可不是副主任了?

  她对助理的理解有所偏差,但是她很明白,一旦自己点头,肯定要比别人走得更高。

  别的不说,五个组长里,她肯定是老大了,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做老大——护士里还有不少郑阳人呢,哪里轮得到她?

  当然,她也不可能拒绝这种天上掉下来的机缘,只能小声回答,“我什么都不懂的。”

  “不懂可以学嘛,”李诗诗看着她是真的顺眼,甚至想起了自己当初在咖啡厅做服务员的日子——都不是郑阳当地人,年轻女孩想在这陌生的省城苟活下去,要面对的问题太多了。

  严格来说,李诗诗还算郑阳人,但那仅仅是地域上划分的,她所在的村子,基本相当于下面的地级市,她在郑阳的城区里也算外地人。

  如果没有遇到冯老大的话,她的服务员生涯恐怕还要继续做下去,具体能发展到什么样子,谁也不好说,没准遇到高富帅愿意娶她,但这大致是一种幻想——保养的可能性还大些。

  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能在郑阳市区买一套房子,就觉得可以满足了。

  但是到了现在,她随随便便就可以把徐晓福踢出护理中心,并且表示费用自己承担。

  她觉得李南生有点太看轻自己了——我当初也是跟你一样,什么都不懂啊。

  她发了这么一句话就走了,但是李南生却稀里糊涂地成了二十六名同学的领头人。

  李南生的崛起,有点太过突然了,她自己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我连学生会都没入啊。

  但是郝多多表示,我已经看出来了,小生生你缺少一股霸气,刚才我如果是你,估计能说出跟李主任差不多的话。

  李南生倒是不怀疑这一点,小多多在卫校的时候,就是那种人来疯的性子,只要有人罩着,她胆子可大得很,不过她还是表示,“我是真没想过,李主任居然这么霸气。”

  “这都不算啥呢,”郝多多低声发话,“你没看到,那些不把徐晓福放在眼里的大佬,都没敢说李主任什么?”

  李南生只是怯懦了一点,又不是弱智,所以她皱起眉头来,“这个我倒是想到了,不过我头疼的是,如果这些人有事情的话……我又该怎么办,总不能跟对付徐晓福一样吧?”

  她虽然年轻,却也知道人是分阶层的,比如说她和她的弟弟,在家里就不是一个阶层的。

  郝多多闻言,眉头也是一皱,不过很快就笑着发话,“没事,到时候咱俩商量着来,我肯定会帮你出点子的。”

  她是有点羡慕李南生当了“主任助理”,自己还只是一个小组员,如果能借助两人良好的关系,她倒是可以算得上“副助理”了。

  “那好,”李南生点点头,然后又迟疑地表示,“到时候,最好还是几个组长先开会吧。”

  “开会也是你召集,”郝多多强调一下,然后又满足地叹口气,“诶,真没想到,洛华比传言中的还要厉害,真过瘾,这个护士工作,将来一定会很抢手……小生生你要谢谢我哦。”

  不止她俩有这种感慨,大部分的护士都有这种想法,这个地方还真的来对了。

  然而越到后来,她们才感触越深——岂止是来对了?简直是卫校生里最顶级的工作了。

  严格算起来,撇开试用期不谈,她们的工资足以媲美空姐了,而她们接触的病人,绝大多数身家不菲,近距离接触小一个月,那真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当然,没有谁敢在中心里胡来,这不仅仅是员工手册上明令禁止的,在“病号须知”上也有——谁敢骚扰护理中心的护工,立刻中断治疗不说,费用不退,还要视情节轻重追究相应的责任。

  中心第一个护士的离职,是在两个月之后,第九期结束的时候,那名怎么都不红的明星离开中心,感觉自己身边的人照拂自己不得体,就想起了中心里曾经照顾自己的小女孩。

  然后她用五万的月薪,把小女孩挖走了——当然,这是经过李诗诗和杨玉欣同意的。

  第二个护士的离职,是发生在三个月后,一个癌症患者喜欢上了护理自己的护工。

  他不算特别有钱,也就是三四千万,岁数和小女孩差了足足二十岁,但是他觉得女孩儿脾气挺好,也会照顾人,这样的女人娶来当老婆最好了。

  按照规定,护工和护理的病号产生感情,中心是要辞退处理的,不过那位是康复之后求婚的,最后中心是按离职办理的。

  除此之外,后来还有护工陆陆续续地离职,大致来说都是有了更好的出路,而且这出路多半还是来自于护理中心,这消息逐渐传出去,想来中心的护工就更多了。

  以至于护理中心招人,是越来越漂亮,在癌症病患里甚至有传言,说那里护工的平均水准,远高于空姐。

  然而在中心里,还有一个怪现象,多少病号相当不解,那就是漂亮护工的地位,反而不如相貌普通的护工——这些都是前两批的,资格老不说,在李主任面前也是说得上话的。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总之,因为第一天的徐晓福事件,小姑娘们对未来都充满了憧憬。

  徐晓福本人作为反面教材,要说他心里不恼火,是不可能的,只是小命要紧不敢发作。

  然而在第二天,他连恼火都不敢有了,因为他终于明白了李主任的话——呵呵,保密?你连保密是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来的人很杂,其中六十个人是分乘三辆大巴车来的,车前有警车开路,有人直接把守住了中心的大门,甚至还有人想拿着仪器进中心做各种检测。

  李诗诗初开始觉得,让对方检测一下也无所谓,不过检测开始了不到二十分钟,她马上喊停了,“我想起来了,不该让你们检测,现在都退出去!”

  这边带队的,是一名身材壮硕的中年人,气场相当强大,他走上前两步,黑着脸发话,“小李主任,我们这是防泄密检测,很有必要的。”

  “我说了,这里不需要防泄密,”李诗诗根本不怵对方的气场,她非常干脆地回答,“刚才答应你检测,是我想得不周到……好了,无关人都退出去,以后都不会答应检测了。”

  一名精壮的小伙子上前一步,虎视眈眈地盯着她,“李主任,检测到一半,你突然宣布中止,是出了什么事儿呢,还是故意捉弄人?”

  “你想多了,”李诗诗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已经说了,答应你们检测,是我考虑不周。”

  精壮汉子盯着她,一字一句地发问,“是哪里考虑不周?”

  “好好说话!”李诗诗眉头一皱,也放出一股气势,她冷着脸发话,“如果你不会说话,可以换个人来跟我说!”

  对面的行为,其实就是一种试探,见到这条路吓唬不住小女孩儿,壮硕中年人又笑眯眯地发话,“小齐你下去,李主任……请问你是哪里考虑不周?”

  李诗诗倒也不怕丢人,她明白地表示,“一开始呢,我是想让你们放心……我这人不爱生事,但是再想一想,你今天能来检测,过两天就又能来检测,这不合适。”

  她终于意识到了,此前不欲生事,其实是给自己套枷锁,有些东西真的不能随便开头。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