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次元卡牌对决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虚无的幸福

第三百九十九章 虚无的幸福


  幸福,这个词汇本身其实就很虚无。

  这是一个很有浮动空间,每个人定位都不太相同的东西。

  有人会因为得到一点小恩小惠就感到很幸福,有人则需要得到更多的东西,而有人甚至于不需要得到任何东西都会感到幸福,同时也有人,无论得到多少也不会有满足。

  刃心应该是后者,也可能是前者。

  但他给出的这个定义明显是有些问题的,却是除了这个,刃心想不到应该如何形容他和玲绮之间的这种感觉。

  不应该说高兴或者不高兴,但有她在身边,就会感觉到很“幸福”。

  一个对比的例子就是,如果没有吕玲绮可能刃心就会感受不到什么幸福,但这和他有没有吕玲绮没有太大关系,因为他本就是一个不太幸运的人,反过来,因为吕玲绮存在,他感受到了幸福,是这样一种说法的概念,即使这句话更多的是为了让吕玲绮感到高兴就行了。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其实也就是这个样子。

  刃心的思绪还停留在上一个问题,但他本人已经来到下一个问题面前,这时眼前出现的景象令他距离上一个问题越来越远。

  “前面就是那颗大树了!好高!好大啊!”

  从远处看是一种角度,而近在咫尺,又是一种体会。

  若说居高临下。

  刃心和耀光等人无疑处在下面,高大的知识古树则在众人的头顶。

  绿荫一时仿佛遮住了天地,刃心和耀光,吕玲绮,上杉谦信等人前进的步伐停下来。

  “不同于光属性和炎属性的次元力量蕴藏在大树之中,看来我们没有走错方向。”

  不是光属性,也不是炎属性,那大概就是所谓“知识”的力量。

  这种东西有没有用不好说,却是只要能够令刃心和耀光离开这里,那它现如今就是好东西。

  耀光闻言发出惊叫:“这么说只要我们到达那里就可以离开这个木星天!”

  “也可以这么说……”

  刃心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只听耀光再度兴奋的同时,向着前方发出了冲锋的号角:“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现在,立刻,马上继续前进!”

  木星天基本上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之后,耀光不会想要停留在这里,同样刃心对位于土星天的一些东西有所忌惮,但停留在这里对刃心同样毫无意义。

  耀光说着再度和上杉谦信继续向着前方进发,刃心则没有那么轻松,他面上的笑意实则很快消退,随后等耀光和谦信离开后,刃心面临的问题再度出现。

  有句话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刃心现在就是这么个状态,耀光的无意之举可以帮刃心度过暂时的难关,但真正能够救刃心的人还只能是刃心自己,当然这是刃心要这么想,而实际上,刃心如今面临的明明是一件好事。

  有人问他,她要怎么做能够令他得到幸福。

  这个时候就算趁机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也有可能达成所愿。

  而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得到一个能够被称之为“得到”的东西。

  有意思的则是,问题现在正在这里。对于刃心而言,在吕玲绮这里,什么才算是得到?

  “哈哈……玲绮……”

  刃心再一次看到吕玲绮,他则其实还是什么也没有想到,最终直到吕玲绮的面上也表现出一丝无奈。

  她没有逼迫刃心一定做到什么,这就和她的初衷相反,只是……

  “刃心不想回答的话不用勉强的,我不在意。”

  吕玲绮一边说,一边向着前面走去:“我们还是快点跟上耀光她们吧。”

  炽热的火红远去,这是刃心感触最明显的事情。

  吕玲绮这边一抬脚步,刃心几乎立刻跟上,他显得言不由衷,却还是急忙道:“不勉强,我当然想要回答的。”

  前方的视野基本上越来越开阔,一方面是森林中心的参天古树本身占据了很大面积,其周围是一片平地,另一方面也是那种知识的氛围愈发浓郁。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刃心和吕玲绮,两人探讨的却似乎不是知识方面的问题,而是用知识很难以解释的一个层面。

  刺眼的阳光照耀着前路,繁茂的树干枝叶填充着两旁的道路,中间五颜六色的花花草草不计其数,却是这个时候,刃心和吕玲绮没有任何一人在意这种东西。

  “刃心实际上并不幸福吧。”

  吕玲绮眼中的各色光芒这时显得有些锋锐,每当她出现在刃心眼中的时候,刃心是有一些责任让自己变得与平时不一样,但那是伪装而非是真心实意,那种幸福也不会是她想要的东西。

  吕玲绮这个时候手中没有十字戟,但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下意识抓住的东西,只有手中的兵器,因为除此以外,她什么都抓不住。

  这是刃心给她的感觉,想到这里吕玲绮停下来。

  吕玲绮并不介意刃心的口是心非,她想要的是一个答案。

  刃心直到现在也没想好他应该回答什么,却是吕玲绮又给他丢过来一个重磅炸弹。

  “刃心,对我并不感兴趣。”

  刃心不知道吕玲绮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她这么说了,突然之间。

  刃心闻言吓一跳:“当……当然不是,玲绮为什么会这么想……”

  但吕玲绮的眼神却告诉刃心,她是在这么想。

  而本能则告诉刃心,这是一件严重的事情,刃心会在这时想起来,吕玲绮是一个女人。

  且如果只有这个时候他要是才能想起来,那也是不用惊讶会在这方面出事情了。

  刃心的惊慌失措吕玲绮看在眼中,却也是这个更加令她眼中的色彩更加黯淡许多。

  “我在想的时候,如果今天站在刃心面前的樱小姐,或者是那位穹小姐,刃心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

  吕玲绮现在无疑有资格这么质问刃心,因为这个时候不问,以后就未必有机会问了,亦或者,这应该是算是一个提醒。

  “玲绮……”

  当吕玲绮提起这两个人的时候,说明她对刃心已经没有保留的余地,吕玲绮当下直接道:“如果是她们说可以做出一些令刃心感到幸福的事情,刃心也会无动于衷?”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其实刃心的反应没问题,但有问题的是他的解释。

  一个正常的男人,当一个女人对他这么说的时候,某种意思其实就已经表达的很直接,而他即使不接受,也多少应该想入非非,这里的反应有一个前提,是他感兴趣的女人。

  反过来,就是这么一种质疑,这种质疑若是平时没什么,但要是放到现在,就会令人显得不高兴了。

  刃心这个时候大脑飞速的运转,却是已经无济于事,这不是敌我矛盾,不是他擅长处理的领域,却是吕玲绮终归是将对他具有特殊意义的另外两个女人拿出来,这么一对比,刃心也会觉得吕玲绮说的很有道理。

  为什么会是这样。

  而如果真的是穹和樱的话,结果真的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