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刀剑镇风雪 > 第七十三章 客人真多

第七十三章 客人真多


  风雨只有二十出头年纪,境界在同年龄修行者中高的离谱,一向骄傲,多次拒绝南诏境内大小宗门的招揽。去年他替南诏一家小镖局走了趟镖,返回时路过箜篌城,看到墨翠的画像之后惊为天人,于是在城中住下,参加了城外湖边的擂台比试,本以为会轻松胜出,不料被一位黑衣公子一招打落擂台。他没有怀疑自己的修行方法和实力,愈挫愈勇,短时间内再有提升,听说镇海楼招新的消息后便赶来过来。

  大树底下好乘凉,镇海楼这棵参天巨树不是那些小宗门能比的,他对自己能够通过镇海楼的入门测试很有信心。

  第一个走出迷林,风雨很得意,全部写在了脸上,丝毫没有加以掩饰。

  确定自己第一个走出迷林那刻,他在心里嘲笑自己之前的想法多么幼稚,便是那女子美若天仙,便是可以拥有不老峰全部资源,那又如何?和镇海楼相比,整个苗地加在一起又算得了什么?他坚信只要自己进入镇海楼,便会被师长重视,从而一飞冲天名动大陆,好男儿本该如此。

  可当他转头那一刻起,看到走出迷林的那位苗人女子后,不再觉得那个想法有多幼稚,正是画像中的那位女子,美若天仙,比画像里美出无数倍。

  有些美人能换江山,眼前的女子便是。

  若是能厮守一生,便是困居苗地一辈子又如何?

  墨翠看了风雨一眼,极为冷漠,就像刚才林中的风雪,然后走向刚出迷林的梁心。

  这一刻,风雨决定努力修行,让自己在镇海楼中变得耀眼。

  天空里的太阳耀眼夺目,照在墨翠精致的脸上。

  纵是凉棚里的大人物见过很多姿容出众的女子,也着实被惊到了,眼前女子用美若天仙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就连那位对自己姿色一向有信心的红衣女子也那么觉得,生出自愧不如的感觉,感慨说道“好美的女子。”

  白发老者看着仍在煮茶的白衣公子说道“便是那位苗地第一美女?”

  白衣公子抬头看了那边一眼,然后说道“想必是的,正是夫人请回来的客人。”

  白发老者说道“在林中故弄玄虚的那位,肯定是韩九公子。”

  栖云城韩家九公子和南海小霸王贺奇峰深入雪域联手斩杀第九妖将,被第三妖王追了三百里后成功脱逃的故事早已传遍人族九州,演变出了很多不同的版本,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却是一样——两位大有来头的年轻人天赋极高、很能打,胆子还特别大。

  这个故事苗地的很多人都听过,他们近距离接触过韩学思,并没有发觉他身上有太多不同寻常的地方,反而对那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持怀疑态度。

  凉棚里的大人物证实过故事的可靠性,全都觉得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期待一会能看到那位韩家公子的身影。

  一直要抢人的中年人说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之前听说堂堂大陆第一世家的公子为了个女子心甘情愿入赘苗地小宗门,权当笑话听了,今日一见才觉得自己可笑,若是在下年轻二十岁,说不定也会去那座擂台上打一场。”

  边上一人说道“传言韩家有心经略九州,再美的女子在他们眼里算得了什么?”

  那名中年人眯着眼睛说道“是非之人,夫人怎么会把他们请回来?”

  红衣女子咳嗽两声,提醒道“宫楼主慎言,大公子还在这呢。”

  白衣公子笑道“无妨。”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出了树林,有人走着出来,有人爬着出来,不管怎样,他们都成功了,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树林东西两面边缘走出两拨年轻人,穿着一样的衣服,胸前绣着重楼标记,是镇海楼的外门弟子,开始给走出树林的年轻人分发丹药。

  迷林之中藏有阵法,御风境修行者通过难度不大,化气境和归元境想要通过殊为不易,真元和神识必定消耗不少,负责主持此次招新的白衣公子担心境界不稳的年轻人留下暗伤,早已命人备下丹药,在他们走出迷林的第一时间交到他们手中。

  勉力走出迷林的年轻人出来后松了口气,再也支撑不住,瘫坐在地上,更有的是爬出来的,气喘吁吁,就像在战场上和妖族鏖战了三天三夜一样疲惫,拿到丹药之后立马塞入口中,然后盘膝打坐,体力和神识极快得到恢复。

  韩学思走出树林时看到了一位熟人,南诏四皇子杨行焕。

  杨行焕已入御风境,脸色如常,没有一点倦容,看着韩学思拱手说道“九公子,好久不见。”

  韩学思神识强大,体内真元没有一点消耗,完全是靠体力闯过林中阵法,脸色看起来有点疲惫,还礼说道“杨兄贵为南诏四皇子,想进镇海楼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何必走这一遭?”

  杨行焕笑着说道“和韩兄一样,也是莫楼主接过来的。”

  韩学思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思绪飞到月亮湖中心,想到了那只听说过没见过的巨鼋,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值得姑姑如此大费周章?

  看到自家夫君走出树林,墨翠冰冷的脸上露出笑容,和梁心一起快速走向他。

  风雨的目光一直落在墨翠脸上,看到她的脸上绽出笑容时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甜,然后循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两位长身玉立的年轻公子,就像吃了黄连一样苦。其中一人他认识,正是在箜篌城外湖边擂台上出现的南诏四皇子杨行焕,另一人不认识,想必就是墨家小姐的夫君韩九公子。

  他转过头,不再看向那边,冷着脸眯起双眼,握紧了手中的长剑,眼中有杀意一闪而过。

  墨翠走到韩学思身前,柔声说道“小九,你没事吧?”

  韩学思正想得入神,被墨翠的声音拉回现实,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笑着说道“没事。”

  墨翠拍开他的手,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杨行焕初见墨翠,和风雨刚才一个心情,觉得本人比画像里好看无数倍,当得起倾国倾城四个字。毕竟是一国皇子,没有像风雨一样失态,行礼微笑道“见过墨小姐。”

  然后他转头看着韩学思,笑着说道“难怪当初韩九公子费了那么大工夫。”

  韩学思笑了笑,没有说话。

  墨翠冷着脸还礼,然后拉着韩学思走到一边,问道“是你朋友吗?”

  韩学思摇头道“南诏四皇子杨行焕,不是很熟。”

  梁心目光扫过树林,然后说道“一百怎么还没出来?”

  韩学思说道“探路去了。”

  梁心压低声音说道“镇海楼里有你姑姑她老人家坐镇,你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韩学思如今没了境界,凡事求稳,认真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凉棚里的大人物不再喝凉茶,全都走到外面的空地上,将目光投向南方。

  白衣公子岁数不大,是镇海楼主和韩素婉的独子,在镇海楼的地盘上自然算的上大人物。

  白发老者的目光远远的落在杨行焕的脸上,微微点了下头,然后说道“又一位御风境,难道也是夫人请来的客人?”

  大公子笑着说道“那是南诏四皇子,也是夫人请来的客人。”

  一位中年长老想了一会,摸着胡子说道“苗地来了客人,南诏来了皇子,夫人有何计划,大公子可否透露一下?”

  穿白衣的大公子笑着说道“容后再说。”

  红衣女子目光落在韩学思脸上,秀眉微蹙道“韩九公子身上气息寻常,不似刻意内敛,难道已经破镜了?”

  白发老者摇头说道“依老夫看,应该是堕境才是。”

  边上的中年人点头说道“应该如此。”

  另一位中年人说道“不用猜了,客人终归要离去,天赋再好和咱们也没关系。”

  白发老者说道“宫楼主此言差矣,江山代有人才出,这是好事,说不准哪天就要和妖族全面开战,咱们这些老家伙自然是指不上的,自然要靠这些天赋出众的年轻人。”

  “客人真多啊。”那名中年人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