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医侠道途 > 第一百一十二章:幻想的人多了点

第一百一十二章:幻想的人多了点


  女采花贼......。

  采花贼大家都知道,之前用很大的篇幅描述了燕大昭,但其实燕大昭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采花贼,当然,除了去张府这次......。

  燕大昭这又是聊天又是留钱,最后男女双方都是你情我愿之事,倒也算是半分风流吧!但是真正的采花贼其实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连环强女(干)犯,而且如果女方反抗过激,还有可能造成连环杀人强女(干)犯!

  是一种很恶劣而且遭人唾弃的“职业”吧!

  当然,既然称得上是“职业”,自然这行有男有女,你要说生孩子必须是女性不可,但是其他的好像男女都可的样子,所采花贼这行,也有女性工作者,武侠评书大家单田芳大师曾有一部评书作品叫做《白眉大侠》。里面就有这么一位叫做陆小倩的......采花贼职业的从事者......当然,这是个心狠手辣的主,最后的结局“理所当然”的没有好下场。

  其实书和现实还是有一个明确的区别,现实中好人或许没有好报,但是恶人也未必有恶报,就拿千古的忠臣岳飞来说,就因为当时打出的旗号是“接回二圣,还我河山”说的是靖康之耻,徽钦二帝被掳到五国城坐井观天去了。(虽然说是坐井观天,但并非是放到井中。)但是宋高宗赵构一琢磨,自己父亲和哥哥真让岳飞迎回来,自然是自己父亲先做皇帝,然后父亲死了,自己哥哥再做,且不说哥哥死后是传位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他这个弟弟,就是自己挺到哥哥死后,自己也是个老翁了,能做几年皇帝?

  于是宋高宗赵构和千古最大的背锅侠秦桧先生合谋,一日连发一十二道金牌招岳飞回京,回京之后是严刑拷打,岳飞宁死不屈,最后秦桧仅仅用“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在风波亭绞死,岳飞死时仅仅三十九岁,临死前留下绝笔八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什么叫“莫须有”,就是根本不需要有。

  而岳飞千古的忠臣良将惨死之后,害死岳飞的背锅侠秦桧却是寿终正寝,最后是病死的。

  这就是现实!

  但是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在小说的故事中,却有一种叫做人性的东西,这种东西有的美好到让你感觉到虚幻,有的时候恶毒的让你感觉如同恶鬼!当时岳飞死后,岳飞曾提拔过一个好友,叫做姚岳,当初岳飞与他相聊胜欢,甚至还给他推荐工作。

  而岳飞前脚刚被害死,后脚这姚岳就向宋高宗启奏:“请求将全国地名中所有含“岳”字的都改掉。”而宋高宗居然还采纳了......。

  而另一个隗顺的人(这人姓“隗”,但是叫kui还

  是wei我始终没有确定答案),与岳飞不认不识,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狱卒,在岳飞被害之后,与岳飞相识之人都怕牵连其中之时,隗顺感觉自己应该为这样的大忠臣做些什么,不应该让其死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于是隗顺连夜将岳飞的尸体背出,并偷偷埋在九曲丛祠旁。他相信如此精忠报国之人应有沉冤昭雪之日!

  可惜的是他没有等到这一天.......。临死前他偷偷将这隐藏了半辈子的秘密告诉了儿子,然后在岳飞的死后20年,宋孝宗继位,提倡北伐,为岳飞昭雪,悬赏白银五百贯寻找岳飞的尸体!而隗顺的儿子也将此事告知官府,千古忠臣终将得以厚葬。

  不由得让人搓叹啊!人和人有异!

  说了这么多闲话,言归正传,别天伤一听燕大昭这个“从小的愿望”,不由得惊叹:“这可真是一个罕见并且难以实现的愿望啊!之前还说娶皇后难呢!可是哪朝哪代皇后也最少也有几个,这女采花贼!历朝历代也没听说过有啊?”

  燕大昭还以为别天伤真与自己聊天呢,当真事似得回答别天伤道:“是啊!我之前不知道烧香许愿的事!现在我一听,这不赶忙买了这么大一“颗”佛香嘛!到时候我去那钟山寺一许愿,要是成了!我!我!......”燕大昭说了好几遍“我”此刻满脑子幻想着自己许愿成了之后的美事,嘴巴笑的,没耳根子挡着,都能裂到后脑勺去!

  别天伤看了看正在“自己的世界幻想中”的燕大昭,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了床继续收拾自己的药丸去了。

  其实别天伤和燕大昭这头聊天的功夫,张秀儿已经来到了太乐安霖的住处,手里面拿着之前太乐安霖赠的虎皮,不过已经是做成了披风。因为虎皮这种东西很厚,又特别的保暖,并不适合张府所住的南方热带地区。但当时太乐安霖强硬的塞给了自己,人就走了,自己也没法多说。后来听说太乐安霖的路程是往北方去,也就是说越走越冷,索性就将这虎皮做成了披风,这要是在寒冷的北方,披着披风在风中飞舞,多美!

  自家就是绸缎庄,也不缺裁缝,这几天就让铺里的手艺人加工加点,做出了这么一件虎皮的披风,不过也亏得这老虎够大,要不然一张虎皮根本不够做一张披风的。

  在送披风的同时,其实张秀儿还有一个想法,就是看看这冯香元,因为之前也说了,冯香元本身就是个读书人,虽然会武功,但是在行走江湖时,也是一身公子哥打扮,就连手中的武器都不是什么刀枪棍棒,而是一把钢扇!再加上自己家中富有,自然不缺打扮之物,加上长相

  清秀,相貌俊美,莫说是给自己妹妹找夫君了,就是自己都有点想再嫁一次了!

  因此这张秀儿也就借着送披风的由头,来到了太乐安霖和冯香元的屋中。

  这功夫这两位正在一边喝酒一边聊呢,冯香元也将之前和周洪天两人的恩怨具体说了一下,有些地方都在酒楼说过了,可太乐安霖因为关心,倒也听的不厌。

  张秀儿进屋之时,太乐安霖一看手中的虎皮披风,起身问道:“这不是之前的虎皮嘛,我之前不是送给你了吗!如今拿过来又是何意?”

  张秀儿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之前听说太乐大哥要去北方,北方天寒,不比这南方暖和,妹妹虽然得了这虎皮,但却不知作何用处,前些日子听说太乐大哥要去北方,我便心思必然需要遮风之物,于是让家里店铺的裁缝加班做出了这么一个披风,也算是妹妹送别时候的赠物吧!”

  说完不等太乐安霖拒绝,就将这虎皮披风硬塞到了太乐安霖的手中,而且还未等太乐安霖说话,张秀儿又问道:“之前听太乐大哥介绍,说这位公子叫姓冯,不知这位俊俏郎君家住何处?能生的如此相貌?”

  不能一上来就问“公子姓氏名谁,家住何处,是否婚配?”这些话来,虽然是给妹妹找夫君,但是自己终究是个女子,虽然常年抛头露面,但也是知道“含蓄”二字的,所以在问话的时候,我故意说你相貌俊美,你若是真有想法,自然会回答于我,若是没有意愿,也会严肃的说明。

  其实张秀儿这些都多余,冯香元进府之后,早就盯上这张家姐妹了,这张家姐妹在这小城之中被称之为“大小连城”的女子,燕大昭在路边随手拽一个乞丐都知道本城谁最美丽,所以美丽自不用多说。

  姐姐张秀儿因为常年打理自家买卖,抛头露面,与三教九流之人多有接触,自带着英气,好似男儿一般!而妹妹张翠儿从小在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性格单纯,喜好文静养花抱猫,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冯香元也不例外,但要说这两姐妹中选择其中一个,冯香元喜欢这姐姐张秀儿,因为这张秀儿岁数大年龄也与自己差不多,而且从说话和做事方面,感觉面面俱到,颇有心计智慧!这样的女子颇有为人处世之道,若是能娶到家中,自然是贤内助一般的好女子!而这妹妹就差了许多,如同室内花朵,需要呵护栽培,稍有风吹雨打便能枯萎致死,是那种需要哄着陪着的女子,并不是冯香元所喜爱的类型。

  所以这功夫冯香元一听,这张秀儿对自己说这般话,心中想到:“莫非?这张家大小姐对我有意?这可是好事!”于是赶忙说出自己姓

  氏名谁,家住何方。

  而张秀儿本意是为妹妹招夫,所以自然需要多了解对方,也就坐到床边,两人详聊了起来,并且越聊越投机,因为冯香元本身也是富有的大户,与张府门当户对!

  而且冯府有一个守寡老母,自家张府也有一个高堂老爹,张秀儿都开始幻想起来,等自己妹妹与冯香元成婚之后,自己还想办法撮合这两位再结连理呢!

  不过貌似张府今天幻想的人有点多.......。

  ——————————————————————

  啊啊啊啊!卡文卡到爆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