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魔尊在上:妖娆狐妃,求亲亲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言言,我想

第一百七十八章 言言,我想


  “言言,不要离开我!”

  君临紧紧的把温言抱在了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发上,语气带着一丝的委屈。

  温言反手抱住了他,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亲了亲他的下巴。

  “阿临,你相信一个傻了十多年的人立马就不傻了吗?”

  君临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后面发现,她比什么都重要后,并不在理会这些东西,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最后那人是她就行。

  她抬头,一双眼睛注视着君临:“其实,我不是温言,或者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温言,真正的温言早就死了。”

  君临亲了亲她的嘴唇,点了点头:“不管你是哪个世界的温言,你都是我的温言。”

  温言听了她的话心一颤,咧嘴笑了起来。

  君临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温言,只感觉口干舌燥,立马就吻了下来,直到两人气喘吁吁、呼吸困难时,君临才放过了她。

  温言窝在他的怀里,小脸通红,马车轱辘的声音和两人的心跳声交织在了一起。

  “我来的时候,温言就已经死了,而我的魂魄也就占据了她的身体,而我也因为灵力尽失,才去皇宫偷琉璃圣果,后面就遇到了你。”

  温言平静的向君临诉说着自己的事,她说的简洁明了,但是其中的辛酸苦辣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君临听得很平静,除了心疼,在没有其他,千奇百怪的事,他都见过,这点事还不至于让他大惊失色。

  虽然她没有说,她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里的,但是君临也能猜测得到,她必定是经历了什么生死大难,他的心开始抽痛起来,手抚摸上她的秀发:“言言,以后我保护你!”

  “好!”温言咧嘴一笑。

  “那个人跟我以前的一个侍从很像很像,不仅仅是外貌,还有声音!”

  温言回想起刚刚那个神灵宗的宗主,真的是像极了阿墨,不过她并不能因为这两个像就确定那人是阿墨,毕竟当时自己被天道劈的时候,他没有性命之优。

  君临一听到那人,心里就很气,男人看男人的眼神不会错,他的确从里面看到了他对温言的感情,就算是掩藏的在深。他也能感受得到:“不管是谁,都不能抢走我的言言。”

  温言好笑之余又有一点内疚,因为刚刚自己的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他现在才这么敏感。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听着两颗强有力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温言很安心,不知不觉就在君临的怀抱里直接睡了过去。

  进了府后,君临直接抱着温言消失在了府里,往万宝楼而去。

  另一边,使者馆。

  夏叔颤抖着双腿站在一旁,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是谁给你的胆子?”宗主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夏叔。

  夏叔直接跪了下去,立马趴在地上:“回宗主的话,是我不对,我以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您,有失您的脸面……”

  夏叔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他的一道灵力打飞出去。

  砰!

  跌落在一旁的角落里,激起无数的灰尘。

  仔细看去,只见夏叔的身上已经全是烧好的痕迹。

  “就算是本尊,也没有她重要!”

  宗主说完这句话后,并直接离开了。留下夏叔一人在角落里后怕着,同时更加好奇温言的身份起来。

  他拖着满身的伤痕,回了住处,在窗口放出了一只蜜蜂后,并躺在了床上。

  蜜蜂飞走没有多大的一会,一道身影从窗口飞了进来。

  “你怎么样了?”

  是贤妃的声音。

  她看着一身烧伤的夏叔,心不停地跳动着,手慢慢的抚摸上他的伤口,可是还没有碰到,就直接被打飞出去。

  “你是想我死吗?”

  夏叔瞪大双眼,盯着贤妃。

  “不是,我是想给你治一治!”贤妃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捂住胸脯,双眼带泪的看向他。

  看着她双眼带泪的样子,夏叔的脸色也好了一点点。语气也轻了不少:“宗主打的,能说好就好?”

  贤妃委屈的坐到了他的床边,没有多说一句话。

  夏叔也知道是自己不对,不过他从来没有给一个女人解释的习惯,等了一会,他看着贤妃问:“你实话告诉我,温言到底是什么身份?”

  贤妃眉头微微一皱,温言能有什么身份:“温言不就是温帝师和言嫣儿那贱人的女儿吗?”

  “真的这么简单?”夏叔有一点不敢相信,如果真的只是一个下等大陆的女子,又怎么会让宗主亲自前来,又怎么会让宗主为她频频破例……

  “当然,当年生她的时候,我和姐姐还一起去温府待了一晚呢!”

  贤妃回想了一会,也丝毫没有发现温言身份的异常。

  夏叔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看来这温言的确是不能惹了,最起码,现在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因为夏叔身体有伤,而看着贤妃他又按耐不住自己,于是直接就让贤妃回去了。

  贤妃回去的时候,没有走得很快,而是去了一趟帝师府,看着正在修整的帝师府,眼里闪过一丝期待的光芒,可是又很快就遮掩下去,随后直接回了皇宫。

  温言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太阳的光芒,透过屋顶把整间屋子照得很亮。

  而身边的男子依然熟睡着,温言的手轻轻的抚摸上他帅气的容颜,不得不说,他这张脸,很帅,很完美,是温言活了上千年,第一次见这么完美的脸,可是也是那么的像……

  “亲亲!”

  君临立马握住了快要撤回去的手,睁开眼睛,把脸往温言身边一凑。

  温言微微一笑,凑过去,亲了亲他嘴唇,快要离开时,君临大手按住了她的脑袋,然后深情的吻了起来。

  一吻必,君临躺在温言的身上,额头冒着汗液。

  “言言,我想要!”

  温言脸色一红,暼了一眼君临,害羞得快要钻进了他的怀里。

  原本就很迷人,她那娇羞的模样,更是让君临口干舌燥,控制不住自己。

  “言言!”

  痛苦、委屈的声音,让温言的心都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