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的系统被抢了 > 第七十五章 尾大不掉的平西王

第七十五章 尾大不掉的平西王


  看着昌安子爵消失在视线之中,郭扬也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那碗在自己桌子上的醒酒汤,郭扬并没有去动它,反而是坐在书桌旁写了一张字条,放在了托盘的夹缝中。

  随后他将汤汁一饮而尽,便叫人收拾了下去。

  几经转手,当托盘来到厨房的时候,托盘中的纸条却是早已经消失不见。

  再过几刻钟之后,那张纸条便已经来到了苏岫的手中。

  “昌安子爵带着那个幕僚出去了,怎么办?”苏岫收起纸条,问赵康,让他拿主意。

  当然,这种询问其实大部分还是商量的语气。

  赵康也拿不定主意,说道:“要不这样吧,你去跟着昌安子爵,看看那个幕僚带着他去做什么,但是注意不要轻举妄动,有什么情况,及时回报。”

  “好!”苏岫点了点头,当下也不迟疑,直接离开了这里。

  赵康想了想,也跟在苏岫的身后,离开了这里。

  ……

  苏岫他们猜得不错,这次确实是那个幕僚带着昌安子爵离开了子爵府。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当初幕僚说的那个好消息?

  这次出来,昌安子爵就是来见那个能够带给他好消息的人的。

  两个人不多时便已经来到了昌安县的县城外,翻过一座小山包,两个人就来到了一间茅屋前。

  “请进!”

  昌安子爵刚示意幕僚上去敲门,就听见门中传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

  昌安子爵不由得啧啧称奇,看向幕僚。

  幕僚解释道:“一般文道武道有成之人都会有些神异的本领,像这样的,只不过是基本。”

  “看来是个厉害的人啊。”

  “我就说嘛,那个人有着从海水中提取食盐的办法,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我们还是小心着点好。”幕僚试探着说道。

  苏岫在远方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心下不由得一愣,像这样的人不好接近啊……

  她看着昌安子爵跟幕僚走进去,心下不由得着急,想到自己也算得上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苏岫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她加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就连心跳的声音都被她降到了最低。

  来到茅屋的门前,苏岫便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敢问先生,之前所谈好的生意……”昌安子爵拱了拱手,问道。

  “那倒是不着急。”那道清朗的声音传了出来,“子爵大人不如喝杯茶,慢慢聊如何?”

  “也好。”昌安子爵笑了笑,坐了下来。

  此时,那道声音又开口说道:“子爵大人,不知你对这天下大势怎么看啊?”

  “这天下玉宇澄清,百姓安居乐业,正是皇上圣明有方之故,哪有什么大势?方今天下之势,虽然有些边患,却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天下承平日久,百姓朝廷人心思定,这就是天下大势!”昌安子爵也反过闷来了,大声说道。

  “说的好!”屋内传来了几声掌声,想必是那个人拍的,“子爵这番话确实是足够场面,不过想必就算是子爵自己也不敢相信吧?”

  “哼!”昌安子爵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天下暗流涌动,当今皇帝昏聩不堪,不思封赏功臣,反而还要削弱功臣势力,江湖势力也不甘示弱,当今天下的确是承平日久,不过这平静带来的却是人心思变啊!”

  “妖言惑众!”昌安子爵骂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他就算是再蠢也不再相信这个人有什么海水取盐的办法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幕僚,骂道:“你和他是一伙的?”

  “哈哈哈!”那人又鼓了鼓掌,说道,“世人都说昌安子爵很蠢,却没想到昌安子爵却是比一般人都要聪明的多啊!韬光养晦到这种地步,褚棱,这明哲保身的本领,你倒是比朝堂上那些大臣们,精通的多了啊!”

  昌安子爵,也就是褚棱,一脸怒容的看着那个人。

  “褚棱,今天我也明人不说暗话,你私卖盐铁,屡通敌国的所有证据我这里都有,如果你不听我的话,这份证据明天早上就会出现在皇上的案头上。你自己看着办吧,这可是诛九族的罪名。”那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子爵大人,你就听他的吧,他说的都是真的!”幕僚却也过来劝说。

  褚棱愣了一会儿。

  心里快速权衡着这件事的利弊。

  只是到最后,他还是没有权衡出哪件事情对他来说更加有利一点。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人身后的势力绝不简单,并且所图甚大。

  甚至有可能是在图谋叛逆!

  可是他本身的这件事情也与谋逆无异了……

  两害相权……

  褚棱也没办法了!

  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但是还是准备谨慎为上,这个贼船,不好上。

  “你的身后,到底是什么人?”他需要确认这个人到底能不能帮助他。

  “平西王!”那个人大声说道,声音里透露着些许狂热。

  “竟然是平西王!”褚棱吃了一惊,平西王有反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并且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到现在依旧在隐忍的原因是,平西王势力很强,强到甚至皇权也不得不隐忍的地步。

  平西王一脉是由大元开国皇帝亲自册封的世袭王爵,甚至开国皇帝曾经亲自开口要与平西王平分天下,但是却被平西王拒绝了,因此平西王也成为了百姓公认的贤王。

  平西王一脉就这样一代一代流传下来,只有到了这一代的平西王才不顾祖训,有了坐拥天下的野心,招兵买马,与皇权分庭抗礼,甚至还有些压制皇权!

  几十年过去了,平西王一脉就这样成了尾大不掉的存在。

  也不怪褚棱惊讶,因为江南省这一块地方因为与汴京相邻,一直都在皇权的管制下,算是一块坚不可摧的地方,不管怎么想,褚棱也想不到平西王竟然想要先挑这块地方下手!

  那人看到了褚棱的表情,冷笑一声,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这块地方,那皇帝真的管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