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章事件的开端

第一章事件的开端

  我对于时间一向没有什么概念,大概是因为时间总是让我难过。虽然很多时候都是我自己的错,但是于我来说,真真不喜欢被时空约束的感觉。

  离开心爱的书桌,在某一个不大不小,价格并不会超过我承受范围的店铺里面点上几个小菜,一瓶啤酒,便是极大的满足了。

  母亲总说,我是男的,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样子,婆婆妈妈、拖拖拉拉哪里像个男子汉的样子!就像是动画片里熊大教育熊二一样。

  而我其实对此不屑一顾,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为了让母亲高兴,说着违心的话语。

  十几年来,我都是这么过的,母亲也明白我什么样,所以她说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与我喝酒的次数正好相反,这种状态又让自由和寂寞颠倒过来了。

  越是自由我反而越寂寞,越怀念小时候的时光;在被约束的少年时,我却最最向往自由,那没有人聒噪和啰嗦的‘幸福’生活现在看来,也无非是海中的泡沫,一碰就破。

  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状态在某一天终于改变了,在那个地方,在那栋房子里面,时间突然成为制约我生命和未来的锁链,它好似漩涡一样差一点把我卷入地狱深处。幸好,母亲所说过的勇气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与我毫不相干。

  在诡异和虚幻的漩涡中,要不是那个演员一把将我拉上‘岸’,我几乎都没有机会表现出自己的勇敢。

  现在,我还是经常会呆呆地看着双手,这双一辈子都握着笔杆和酒瓶的手,在那个特殊的时间和地点,拯救了即将堕入地狱的九个男女。我想这辈子,我都会以为是梦幻,母亲也同样如此认为。

  那次事件结束之后,母亲带着我亲自登门感谢恽先生,不光是因为他救了我,也是因为他改变了我下半辈子的人生。

  母亲见到英俊的恽先生,却是这样说的:“谢谢你,不过这小子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呢!总说他救了九个人!请你有空一定开导开导他,明明是恽先生救的么。”

  恽先生只是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你我都在梦中,请好好生活,时间很重要哦!”然后他就邀请母亲进屋了,而且极力向母亲澄清那九个人确实是我救的。

  从此以后,我回忆中啰嗦聒噪的母亲又回来了,她甚至会拿着小时候用的破衣架,气喘吁吁地迈开两条粗壮的老寒腿追着打我,就因为我迟到了两三分钟。要知道事件发生之前,我可是常常迟到一个多小时的人。

  如今,我有了一份收入颇高的工作,那就是担任恽先生的执笔人,将他破获的那些案件逐一记录下来。

  恽先生不是专业侦探,但有一个刑警先生常常陪在他身边,后来又增加了一个法医先生。三个人在一起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和弦幸福之感。

  刑警先生和法医先生很忙,我没有什么机会见到他们两个,因此每一次案件破获之后,都是恽先生独自一人到我这里来讲给我听的,而我总期待着听到他的故事,就像沉浸在一个又一个美梦中一样。

  可能大部分人都会觉得他所经历的故事并不是美梦,而是噩梦。我却截然相反。我想,恽先生应该也是一样的,否则他怎会对我说:“你我都在梦中,”这样的话呢?

  ——

  月29日大雪

  戴宗山旅游胜地半山山道上

  中午11点55分

  “喂!小赤佬!你能不能快一点,前面就是休息区了,你磨磨蹭蹭的还不如我这个老头!!”

  大声的斥责在山间过道上显得特别刺耳,六十多岁的柳桥蒲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训斥自己的孙子,他的孙子名叫柳航,是一个个头不高,但很精神的年轻人,看上去顶多二十六七岁。

  “爷爷,我们只是来旅游的,又不是健身,何必爬那么高!在山脚下看看湖景,喝杯热茶或者咖啡难道不好吗?您不是最喜欢看演出吗?今天湖边正好有歌舞演出,干嘛非要跑来这种偏僻的休息区呢?”柳航抱怨着,他不是走不动,只是不想再往上走了。

  再说这种大雪天,接近山腰以上就不允许游客去了,会有告示牌和警告标志的。柳桥蒲要去的那个休息区就在山腰不到一点点的地方,空荡荡的一个游客都看不见。

  说起来,柳航不愿意上山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就在山脚下镜湖边的某一家大型酒店当服务员,柳航打听过,这个女孩非常孝顺父母,所以他这次带爷爷来一半是因为想在女孩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孝心。

  没想到爷爷居然把事情搞砸了,还把他带到了如此偏僻的休息区,柳航简直欲哭无泪,他在心里为自己的求爱计划默哀三分钟,然后只能乖乖迎合爷爷的意思向山道上走去。

  柳桥蒲在家一向说一不二,是个火爆脾气的老头,大部分家人背地里都用老石头来称呼他,就连柳航九岁的小侄女有时候都会叫柳桥蒲石头爷爷。柳航当然不敢违逆爷爷的意思了。

  在心里叹着气,柳航几步赶到爷爷身边,上面的雪更厚了,他怕爷爷顶不住,于是从包里掏出一条厚围巾想要帮爷爷裹上。

  “你干什么?!小赤佬,我又没那么金贵。”

  “是是是,爷爷,我只是看风这么大,相帮您挡一下,您要是感冒了,老爸还不得拆我骨头?!”

  “就该好好收拾你,这回工作又丢了吧?请我来旅游是不是想让老爷子帮你一把啊!!”柳桥蒲毫不领情,直截了当戳中柳航的软肋。

  柳航感觉自己简直就是没事找罪受,但现在也不能半途而废了,只好陪着一张笑脸说:“爷爷,我们先上去再说吧,我都饿坏了。”

  肚子好像知道柳航的心思一样,配合着咕噜了几声,这回总算是让老爷子有一点恻隐之心了,他瞥了一眼柳航笑嘻嘻的样子,故意大声说:“那就快点!!”

  然后大踏步向山上走去。两个人身上的羽绒服和背包此刻已经挂满了雪珠。

  ——

  其实柳桥蒲和柳航要去的那个休息区并不是一个游客都没有,至少此刻有四个少女和两个男生正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他们都是紫荆花舞蹈学院的演出精英,这一次来这里是为了庆祝新工作落实的。

  其中个子最高,短发长腿宽肩的女孩名字叫做桃慕青,她有着一米七八的好身材,个子甚至超过了身边两个男生。

  桃慕青穿着一件墨绿色长款羽绒服,下身是一条黑色修腿裤,圆脸蛋大眼睛,两个酒窝很是讨人喜欢。性格也是几个人中最好的,有耐心,组织能力也不错。是这次活动选出来的临时队长。

  她身边正在从包裹里掏照相机的男生名字叫做秦森,目测大概一米七六左右,体格很棒,一看就是经常健身练出来的。

  秦森留着板寸头,并不像一般男性舞蹈演员的头发那样花样百出,整个人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皮肤也很白,细长眼睛,高鼻梁,嘴唇和下巴稍稍有些棱角,但不影响整体气质。

  他穿着一件短款青色羽绒服,下身是宽松的休闲裤,一双白色雪地靴特别扎眼。在团队中,秦森总是很乐意帮助别人干活。也很有人缘。女生们大部分都对他印象不错。

  第三个人是桃慕青左手边勾着她胳膊在说话的小女生,名字叫做孟琪儿,个子差了桃慕青整整一个头,粉红色羽绒外套还带着裙摆,白色印花的修腿裤,一双顶多26码的小脚上穿着粉红色雪地靴。

  孟琪儿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词语‘可爱’,长头发,圆眼睛,瓜子脸,小肉鼻头再加上时常涂着变色唇膏的嘟嘟嘴,反正除了卡哇伊还是卡哇伊。性格上任性多于甜美,内在也没有多少涵养,所以基本上对男生来说就是第一眼爱人(一开始会很喜欢,接触久了大部分都会厌烦她的那种)。

  第四个女生坐在稍远一点的一个旅行箱上面,话很少,眼睛盯着其他人的行动。她穿着一件粉紫色长款羽绒服,裤子也是黑色的。这个女生的名字叫文曼曼,身材丰满,凹凸有致。如果不看脸的话,估计回头率会很高。

  文曼曼有着一张不是很讨喜的扁平脸,鼻子嘴巴看上去都塌塌的,不过她的眼睛还不错,又大睫毛又长,给其它地方的不足拉回了不少分。她其实并不是非常内向的那种女生,只是有些孤傲,好像冬天里的腊梅花一样,总是给人不太愿意亲近的感觉。

  这一次文曼曼是作为小分队的副队长,和秦森一起承担了大家的舞蹈编排工作。

  第五个女生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她是个那种怎么看都觉得舒服的女生,并不是女神那种类型,而是一种天然的气质,想学都学不来。

  她的名字叫做红柿,是的,大家不必惊讶,确实叫红柿,全名是夏红柿,不知道她母亲生她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爱吃柿子,反正起了这么一个有趣的名字。

  夏红柿同其她女生一样身材苗条,练舞蹈的都这样。她也穿着一件紫色羽绒服,身材的凹凸程度稍稍比文曼曼逊色一点,但也不错了。她的腰线很高,还喜欢穿高腰裤,所以腿部线条显得特别修长。

  夏红柿和文曼曼都留着波波头,稍稍向内弯曲的发尾和空气刘海很漂亮。夏红柿有着一张上镜率很高的小脸,不大但却总是像月牙儿一样弯弯充满笑意的眼睛,睫毛也是弯曲的。鼻头稍微有一点点小塌,嘴唇略厚,涂着橙色唇膏,很显皮肤白的那种。她正在同另一个男生一起整理大家的行李。

  和夏红柿在一起的男生目测才一米七五不到,细细瘦瘦,稍有一点肌肉的身材,倒是比秦森更像一个舞蹈演员。他在团队中一向是后勤工作者,因为记忆力好,又负责任的关系,大家都喜欢把东西交给他保管。

  这个男生名字叫做连帆,穿着黑色羽绒服褐色裤子,长的辨识度不高,很普通,头发比秦森稍微长一点点。大家都叫他小帆,叫的时间长了就变成了小贩,于是这个对于舞蹈演员不太雅观的别称就成为了他时时能够听到的‘小名’,到最后,连帆自己也习以为常了,不再感到生气。

  他们中的五个这一次成功应聘成为国内舞台剧知名演员,须罗凡尘舞台剧团的第一任团长和首席舞者罗意凡的伴舞团队成员,可以说是离自己的梦想又跨进了一大步,所以都非常兴奋。

  这五个幸运儿分别是桃慕青、秦森、夏红柿、连帆和文曼曼,不过独独没有选上的孟琪儿并不显得妒忌和气恼,因为孟琪儿有一个很风光的家庭,父母条件都很优越,所以她并不在乎丢掉一次两次机会,还非常高兴地同大家一起出来旅行。

  马上成功入选的五个人就要参加自己人生中第一场舞台剧表演,而且安排他们演出的还是罗意凡现任女友,知名企业家千金陆绘美小姐,简直把这几个大学生乐坏了。

  为了可以尽情表达喜悦,几个人决定避开人群,来这里好好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