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二章一场无意义的讨论和诡谲崖的来历

第二章一场无意义的讨论和诡谲崖的来历

  几个舞蹈学院的学生年龄都差不多,大概二十一二岁左右。他们身边的东西已经收拾完毕,下一个目标就是要找到合适的落脚点了。

  正当大家准备出发的时候,孟琪儿突然提出了一个‘严谨’的话题。

  “为什么大家都不带几本小说来打发打发时间呢?”她可爱的脸庞从秦森背包后面露出来,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桃慕青的,因为秦森此刻的位置与桃慕青之间相隔了两个人。

  而中间的夏红柿和文曼曼都没有看到孟琪儿从她们背后走过。

  文曼曼依旧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根本不准备回答问题。夏红柿则是探出头隔着秦森的身体看了一眼孟琪儿,眼中显出一点惊讶!

  “你说什么呢?我们是来庆祝新工作的,又不是来开书友会!”夏红柿说道。

  “我是说晚上啦!大家活动结束之后总要有点什么东西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吧!可是我既没有从你们的背包中看到纸牌,也没有看到书籍。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后勤小贩?”孟琪儿嘟着嘴问连帆。

  “琪儿,不要再外面这样叫,小帆也是要面子的!”不等连帆开口,桃慕青插上来说。她其实并不喜欢给别人乱起绰号。很反感这些人一直小贩小贩叫个不停。

  孟琪儿瞥了刚才还在同自己说话的高大女孩,任性地撇过头去,她才不会听别人指派呢。

  重新解下刚刚背好的背包,孟琪儿自顾自从里面拿出钱说:“小贩,你去买一副牌,那边我刚才看见有一家小店,就是门口有条狗的那家,除了牌之外,再看看有没有杂志或者书一类的东西,也买一本回来。”

  “呃……”连帆有些不大情愿,不过,他停顿了一会儿,还是伸出手准备接过孟琪儿手中的钱。

  这个时候,钱却突然被秦森一把抢了过去,然后强行塞进孟琪儿的背包拉链口里面。袁森似乎对孟琪儿这种做法很生气。

  “你不要在这里耍任性,连帆不是你的奴隶!再说,等一下活动结束之后,大家就都下山了,那里度假村什么都有,何必要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买贵的?”

  秦森的话有一定道理,孟琪儿看着他呆愣了一秒钟,然后猛地一转身,就像只高傲的天鹅一样回到桃慕青身边,什么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在这个团队里,也只有秦森会直接对孟琪儿的大小姐脾气发火,其他人想都不要想,早就被孟琪儿怼回去了。

  孟琪儿生气从来不会超过三分钟,所以很快,她就又和身边人有说有笑了,倒是秦森和文曼曼两个人暗地里同时叹了一口气。

  文曼曼可以说是团队中最最不喜欢孟琪儿的人,不过她从来不会向秦森那样直接表现在脸上。

  六个年轻人行走的方向前面有一大片断崖,断崖底下的斜切面非常平整,就好像被一刀削平的一样。

  这个断崖名字叫做诡谲崖,这么起名倒不是因为它有什么奇特和诡异之处,而是来源于它上面坐落的一栋别墅。

  这栋别墅的主人也许现在大部分人都不熟悉他了,不过他以前在考古圈子里非常有名,很多考古学家都能叫上他的名字——安泽。

  大家不要以为安泽就是一个考古学家,恰恰不是,他不过是一个退休的地理老师而已,而且并不是来自于名校,之所以会被那么多考古学家记住,是因为安泽天生的预言能力。

  安泽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小学老师,从四十岁开始,他突然有了预言能力,他曾经十几次通过网络预言某地将会出现某些古迹或者墓葬。其中只有一次是错误的,但也仅仅偏离了一百多米而已。

  自此以后,安泽就被考古学家和记者们捧上了天,钱也赚得盘满钵溢,还买下了诡谲崖别墅。

  但是,买下别墅之后,安泽似乎又失去了预言能力,逐渐沉寂下来,直到十五年前的一次火灾,将诡谲别墅的偏屋烧了个干干净净,安泽也因此葬身火海之中。

  这次事件真的非常诡异,当时别墅里总共三个人,女仆在厨房烧水,安泽的女儿在客厅沙发上看书,而安泽在自己的书房里午睡(他的书房当时就在偏屋)。

  火在三个人都没有察觉到时候,莫名其妙从房子里冒了出来。事后警方调查下来,火源来自于厨房,安泽的女儿因此严厉斥责女仆是罪魁祸首,并要求对女仆追究刑事责任。

  就在大家都以为女仆这次肯定要完蛋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反转,根据当事人所说的时间,再加上现场证据,证明烧水壶当时并没有烧过头。而女仆除了使用烧水壶之外,甚至连煤气都没有开,只是在削土豆而已。

  那么火是从哪里来的呢?警察们找遍了整个厨房,都没有找到能引起火灾的源头,但的的确确,外面的火是从厨房蔓延出去的。

  这件奇特诡异的灾难很快在大街小巷散播开来,连报纸上都刊登了。之后,人们就给那片山崖起了个诡谲崖的名字。本来诡谲二字应该是给别墅的,但是安泽的女儿坚决反对,他不想更改父亲给别墅起的名字,所以只好把诡谲按在了山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