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章老刑警的故事

第四章老刑警的故事

  老板娘特意把两张餐桌并在了一起,形成是一张四四方方的大桌子,这样大家就可以聚在一起用餐了。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山路上几乎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毛毯,严寒让六个学生和恽夜遥的脸和都冻得通红,幸好屋子里有空调,老板娘更是贴心地关紧了餐馆的玻璃门。

  不一会儿,由于室内外温差的关系,玻璃门外面就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孟琪儿好奇地跑到门前,呵着气用手指在玻璃里侧画画,而且还兴致高昂,好像个小孩子一样。

  此时热菜已经端上了桌,大家招呼孟琪儿赶紧过来吃饭,可是她任性地要再玩一会儿,所以也就没有人浪费时间了。这种冬天吃上一大砂锅热气腾腾的大杂烩,简直比什么都幸福。

  孟琪儿之所以不愿意马上回到餐桌前,是因为她想在玻璃上画完一朵完整的花。这姑娘除了她的任性脾气之外,一直都很喜欢画画。

  现在,玻璃表面,芍药的大花朵已经完成了,孟琪儿正在仔细地给它添上枝叶。

  就在添枝加叶的当口,可爱的女生无意之中抬了一下头,这一抬不要紧,她看到刚才画的大花朵变成了一张布满皱纹的脸,而且面相还非常凶。

  “啊呀!!吓死我了!!”孟琪儿猛地惊叫一声,大家纷纷回过头来看她,就连老板娘都匆忙从柜台里面探出身来。

  “你怎么了?”老板娘问道,很明显她并没有发现是什么导致孟琪儿失声尖叫的。

  “花…哦不!门外,门外有一张脸,很恐怖的一张脸!!”小‘公主’匆匆跑回同伴之中,躲在秦森背后对老板娘说。

  这个时候,大家才看清楚玻璃门外面站着一个有点肥胖的身影,瞬间传来的敲门声立刻让大家都捂住了耳朵。

  这个人肯定是个火爆脾气,听敲门声就可以判断出来。老板娘赶紧拉开了大门,瞬间一股寒气流窜进来,老板娘冻得赶快捂紧脖子上的围巾。

  然后她的身体就被一个老头给推开了,老头大踏步走进餐馆,还在对着后面大吼大叫:“小赤佬,你快着点,要是冻出鼻涕泡来,我这里可没有准备药给你!!”

  “来了,来了,爷爷。”很快一个二十六七岁,比里面那些学生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就走进了屋子。

  他明显比老人要礼貌很多,进来就先和老板娘打了声招呼,然后,跑到六个男女和恽夜遥那一桌聊了几句,没想到还非常投缘,于是索性坐下了。

  老头不愿意和年轻人坐在一起,自己一个气哼哼地坐到了不远处的一张小餐桌上,然后对重新关好门的餐馆老板娘说:“一小壶白酒,来个猪肝炒大蒜,外加一碟花生米,还有一锅煮菜,就和他们的差不多。”说完,伸出手指了指学生们桌上。

  事实上,这种山腰小餐馆也做不出什么大菜,只能是砂锅和简单的炒菜,这种天气里更是原料稀少,幸好老头吃东西还不挑剔,没有点什么店里没有的菜,所以老板娘收好菜谱就赶紧去准备了。

  这时坐在学生们餐桌上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吃起来了,老头一看,立刻就骂开了:“小赤佬,自己的不吃,跑去吃别人的,难不难为情?!”

  “不要紧的,老伯,反正我们也吃不完,要不您也一起过来热闹一下吧。”桃慕青很客气地邀请老人。

  “我就算了吧,老人家还是喜欢一个人喝个小酒,打打牙祭,和年轻人热闹不起来,还有,小赤佬,吃完了记得要付钱!!”

  “爷爷,我知道了啦!!”柳航赶紧回答,这才止住了他爷爷的唠叨声。

  老人其实还是通情达理的,只是喜欢骂他孙子而已。

  恽夜遥问新来的年轻人:“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航,那是我爷爷柳桥蒲,别看我爷爷现在这样,年轻的时候可以位刑警哦,而且是非常有耐心的那种。”柳航说起爷爷的工作来非常自豪。

  他的话一下子引起了恽夜遥的共鸣:“真的吗?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刑警,名字叫做谢云蒙,不知道你爷爷认不认识。”

  “你是说小谢吧!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他进入警局的时候,我还没有退休呢!”没有等柳航答话,柳桥蒲就兴致勃勃地插了进来,看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不会聊天的人。

  他继续说:“你们可不要听那小子瞎咧咧,他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对待受害者家属或者报警求助的人当然要耐心了,在警局内部,我可以说是出了名的暴脾气,新来的刑警只要跟上我,业务素质再差我都可以给他调教上去。”

  “大概在退休前的七八年左右,咱S市总局来了一个很高大的小伙子……”

  “老伯,你也在S市总局工作吗?”恽夜遥突然之间兴奋地打断了柳桥蒲的话,这让他有些不满。

  柳桥蒲皱起眉头说:“小伙子,不可以打断老人说话,你既然和小谢是朋友,难道没有从他嘴里听说过我吗?!!”他的语气之中非常高傲。

  恽夜遥立刻打招呼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听说S市警局有点兴奋,小蒙在总局供职的时候总是跟我提起他有一个火爆脾气的老师,原来就是您啊!小蒙从来没有说过名字,所以我才没有认出来的。”

  恽夜遥的话让柳桥蒲觉得很受用,于是继续说:“当时局长让我带着小谢,这家伙可真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学生了,能力强,反应快,胆子大,拳头硬,犯罪份子很少能从他手里逃脱。我记得有一次啊,一个犯罪份子挟持人质躲在顶楼的阳台上,他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后来破门之后,犯罪份子想要狗急跳墙,结果你们猜小谢是怎么做的?”

  柳桥蒲露出得意的神色,看得出他确实非常欣赏谢云蒙。

  恽夜遥这个时候已经放下了筷子,凑近柳桥蒲认真听着,他似乎比讲述者更加投入,脸上也浮现出紧张的神色。

  “老伯你快说,小蒙后来怎么样了?”恽夜遥催着,身后六个男女也集中注意力在听。

  柳桥蒲越发得意了,他挺起胸脯说:“犯罪份子眼看就控制住了,没想到他突然挣脱把人质从阳台上往外扔出去,大家当时都非常紧张,老头我甚至要跟着人质一起扑出去了。没想到小谢比我的动作更快,而且他整个身体都跳出了阳台外缘,要知道那可以是十楼啊!掉下去就完蛋了。”

  “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因为当时人质也已经落到了阳台外面,拉不住了。没想到小谢在空中翻了个身,用脚勾住阳台边缘,死死抱住人质,一个倒挂钩,人就栽向了楼下人家的阳台里面,幸好啊!当时楼下的住户没有把防盗窗关上,小谢和人质这才保住了性命。”

  “不过小谢还是受了伤的,在保护人质的过程中他扎扎实实当了肉垫,被人质死死压住,当我们冲到楼下救出他的时候,这家伙背上被铁丝划拉了一个大口子,血把人家阳台上的地垫都染透了。不过也得亏是小谢,换了别人,估计脊梁骨都断了。”

  柳桥蒲越说越起劲,其他人也听得热血沸腾,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此刻恽夜遥的脸色却是惨白的,而且连嘴唇都哆嗦起来。

  突然之间,恽夜遥的手机想起了音乐声。

  “大家聊着,我出去打个电话。”恽夜遥说完就站起身来,因为刘海散到额头上的关系,他的表情众人看不太清楚。

  老板娘也听见了,她赶紧探出头来对恽夜遥说:“外面现在风大雪大,你要不到里屋去接电话吧,不要紧的。”

  “不…我一会儿就好,谢谢老板娘。”

  恽夜遥很倔强地拉开门走了出去,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所以大家也没再多说,继续听柳桥蒲讲谢云蒙的英雄事迹。

  门外,白色的雪花越来越密集,山道上不时传来一些异样的声音,恽夜遥带上身后的大门,靠在门框上拨出了电话。

  刚才其实只是他自己按的音乐键而已,他避开大家就是要打电话给谢云蒙好好问一下,做那么危险的事情都不告诉自己,恽夜遥是真的很生气。

  但他不能在屋子里那些人面前露出这种情绪,要不然误会可就大了。

  山道上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而恽夜遥这边呵着白气连续拨出几个电话都没有接通,他一下子懵了,难道是山上没有信号?还是发生了什么?

  恽夜遥的视线转向不远处的山道,他仔细看着,逐渐一些成片的白色东西开始在移动了,恽夜遥的瞳孔也跟着越放越大,最后他突然大喊一声,朝着某一个点就拼命冲了过去,甚至手中的手机掉在地上都没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