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二十一章不可思议的密室失踪事件下:疑惑一

第二十一章不可思议的密室失踪事件下:疑惑一

  柳航装模作样清了清嗓子刚想说,后脑勺就挨了爷爷狠狠地一巴掌,“小赤佬,好好说话,装什么装!”

  “爷爷,你怎么什么都要管啊!年轻的时候你可不这样!”柳航带着极度抱怨的口气说,双手瞬间捂上后脑勺,他爷爷经常抓罪犯的手劲可不会小,几个女生都替他露出痛苦的表情了。

  “哼!!”老爷子只是从鼻孔里出了一个音,就再也不理孙子了。

  柳航也是很无奈,只能顺着爷爷的心意,不再说下去。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刚才的话题说:“说起来还真是奇怪,我也和连帆一样很早就醒了,晚上一直做噩梦,根本没有睡着。于是我想着索性到外面去看看,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提前醒来,也可以搭个伴聊天什么的。”

  “当时大概五点钟还不到,楼道口的门关的,里面根本没有一丝的亮光。我先往上走…哦,对了,之前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就是我明明记得把手表带进了房间,可是早上起来就完全找不到手表的踪迹,王姐,你看到过我的手表吗?”

  “没有,不过我有拜托昨天晚上负责清洁楼道卫生的怖怖帮你们把手表收进抽屉里,因为这里的主人家非常讨厌房子里有钟表或者手表这一类会发出滴答声的东西,被发现的话就不好了。哎!你没有找一下抽屉吗?!”王姐停下擦洗的动作回过头来说。

  这一下柳航的表情更疑惑了,他问:“抽屉?房间里没有抽屉啊?!”

  “那就难怪了,”管家插嘴进来说:“褐色塔楼那边的大床没有配床头柜,,所以抽屉是排列在大床底部的,你肯定是没有发现!”

  “哦,那我等一下回去找找。”柳航恍然大悟,他此刻手中的牛奶杯里还剩下大半杯牛奶,可见柳航也是不怎么喜欢喝牛奶的人。

  恽夜遥催促柳航说:“你赶快说下去,,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他对此非常有兴趣。

  这个时候,柳爷爷突然接口说:“哎!管家先生,听小王说你懂得一点医术,要不要去看一下褐色塔楼那边三个受伤的客人,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这边反正快吃完了,有什么事我们会跟厨娘说的。”

  “没关系,柳先生,”管家的年纪比柳桥蒲大概小十来岁左右,,所以他不能随着大家一起叫柳桥蒲爷爷,管家说:“你放心吧,那边的三个客人,我一大早就去看过了,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静养几天,我给他们敷了伤药然后喂了一点镇静止痛的药,现在大概睡得正香呢。”

  “哦,这样就安心了,那么他们的伤都是雪崩造成的吗?”

  柳桥蒲这样一问,,管家立刻翘起大拇指说:“不愧是刑警出身,眼光就是厉害,如果我不是生活在这个地方,对雪崩造成的伤害多少有些了解,我也不可能判断出什么来。实话实说,这些人的伤口根本不是雪崩造成的,他们身上有很明显的锐器伤。尤其是那个年轻女孩,肚子上的刀口很深,按照我的经验,大概内脏也有损伤。”

  “这么严重啊,看来不是他们互相袭击,就是在山道上被什么人突袭了!这件事情比想象中要复杂,我想请你们在山道疏通之后,立刻把这三个人的情况通知警方。”柳桥蒲严肃地说。

  “好,等晚上我先把情况跟主人家汇报一下,我想他也一定会同意报警的。”

  “那就好。”

  两个人对话结束之后,柳桥蒲又问管家要了一杯茶,然后翻开了从娱乐室里带过来的报纸。

  柳航这才继续接上自己的话题说下去:“我上楼还没有走出多远,身后就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你们要知道当时楼道里一片漆黑。那声音有点像婴儿的哭声,又像是什么东西在抓挠墙壁,不害怕根本不可能。”

  “我回头看楼道下方的时候,声音一点都没有;等我上楼没走几步,声音会突然之间发出来。连续几次之后,我就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决定壮壮胆子下楼去看个究竟。你们知道我到楼下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孟琪儿十分好奇。

  可是这个问题立刻被恽夜遥抢去回答了:“是黑猫,而且是只小猫,晚上小猫叫的声音很容易被误认成婴儿哭声的。而且,他不说还有爪子抓挠墙壁的声音吗?”

  恽夜遥说的话,让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点恐怖气氛一下子无影无踪!女生们也是很无奈,柳航甚至有一点点气恼,不过这只是心里活动而已。

  颜慕恒直到这时才插了一句嘴说:“恽先生你最好不要这么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人家还没准备好!”

  “……”恽夜遥想要反驳他,但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

  柳航继续说:“这只黑猫真的非常诡异,一定是昨晚上关门的时候溜进来的。”

  可是他的话就遭到了管家的反驳:“不可能,我们在关门的时候一定会仔细检查楼道,尤其是褐色塔楼那边,表面上看那边的塔楼和这边主屋是分开的,但实际上那里却更加靠近主人的房间。而且这栋房子除了娱乐室以外,其他地方隔音都不怎么好。主人家非常讨厌晚上有奇怪的声音,那里一定会仔细检查。”

  “那怎么会?”柳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时恽夜遥问:“褐色塔楼那边还有其他出入口吗?”

  管家回答说:“没有了,就顶上一扇大门。为了防止奇怪的东西进入,房间和楼道里连窗户都没有设置。”

  管家的话无疑是肯定了晚上黑猫进入楼道是一桩不可能事件,不过大家对他的说法还是有一些半信半疑,因为谁知道仆人有没有偷懒呢?

  说道这里,大家一定非常奇怪,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提最后那两个陌生客人?他们应该跟着大部队一起来吃早饭的呀!

  这就要跟颜慕恒的老婆小魅有关了。她不是还没有出来吃早饭,而是三两口扒完早饭就到娱乐室那边打乒乓球去了,这个漂亮女子吃饭的样子还真是同她本人的气质有天壤之别。

  做个最简单的比方,就是同辛苦在工地上工作的民工一样。人家是为了赶工挤兑吃饭时间;她是习惯,据颜慕恒介绍,平时吃饭时间就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也算是非常走心的一个人了。

  和颜慕恒老婆一起打乒乓球的就是那两位还没有介绍过的绅士,住在褐色塔楼倒数第二间房间的人,名字叫做陆浩宇,大概是他的父母很希望他胸怀如宇宙一样浩瀚吧,才起了这样一个名字。这个人很有上流人士风范,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走路抽烟的样子就像个英国绅士一样,话不多,但绝对是吸引女孩子视线的那种人。

  第一个和颜慕恒老婆搭上话的就是陆浩宇。两个人决定去打乒乓球的时候,另一个陌生客人就随即跟上了,大概是他和陆浩宇以前就认识吧!颜慕恒对老婆和那两个男人的互动,完全没有反应,反而是一直盯着对面的恽夜遥,偶尔还斜瞄一眼不远处的文曼曼,那种眼神只能用渗人来形容。

  住在褐色塔楼最后一间房间里的人,也就是那个跟着一起去打乒乓球的客人,名字叫做乔克力,唉!又是一个奇奇怪怪的名字,我也是很无奈!这位‘巧克力’先生皮肤黑黑的,厚嘴唇,下巴像钩子一样长而突出,一双眼睛眼白多于眼黑,头发稀稀拉拉秃顶的趋势很明显。身材也略显佝偻,人瘦得简直像一根竹竿,两条腿倒是很长,不过那也弥补不了‘巧克力’先生的丑陋。

  陆浩宇先生和乔克力先生都穿着西装长裤和很随意的白色条纹衬衫,他们两个穿上同样的衣服,就像买家秀和卖家秀,区别不是一点点。

  不过我们的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于小魅突然跑到餐厅里来说的话。话中的意思是跟她打乒乓球的绅士先生和‘巧克力’先生其中一个说,他凌晨的时候敲过楼上第六间房间的门,结果里面听到了很清晰的走动声,,却很久都没有人出来开门。

  这件事小魅觉得非常奇怪,于是就出来和大家讨论了。

  小魅的话让恽夜遥也突然想起来了,他早上还没有见到柳航先生之前,确实听到过有人敲隔壁房间的门,房间里也确实传来的走动和摸索的声音,但是没有听到开门声。

  恽夜遥的话一说完,大家的视线就齐刷刷看向了连帆,因为小魅和恽夜遥口中说的那个房间明显就是连帆的房间么。

  众人的举动吓得连帆赶紧摆手说:“我没有听到任何人敲门,我说过我很早天不亮就起床了。再说要是真有人敲门的话,我能不开门吗?”

  疑惑的乌云开始在餐厅中所有人头顶上凝聚,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呢?连帆离开之后,连续三个人敲过他的房门,其中有两个人都听到了房间里有人走动的声音。而且,作为隔壁邻居的恽夜遥至少可以证明其中一个人确实在连帆离开之后去敲过他的房门。也可是证明当时房间里确实有人。

  诡异的事件,一旦延伸开来,就很难再让它停止了。那么我们办事牢靠又负责任的连帆同学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里面的人还在吗?还是已经失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