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二十六章‘我’的过去和现在

第二十六章‘我’的过去和现在

  过去的‘我’

  父亲总是说,我是个沉静到几乎有些诡异的孩子,没有什么笑容,没有什么话语,每天每天都一个人呆在书房里面,可是那些书却依然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父亲根本看不出来我到底看了哪一本。

  有的时候,父亲会走进书房里问我:“小安,你在看什么呢?”

  “……”回答她的却总是我的沉默,可是对此,父亲并不在意。

  只有当那件事来临的时候,他才会反反复复问我的建议,就算是我厌烦了、不开心了、甚至是哭了,他都不会放弃。因为那件事关系着父亲的命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父亲怎么问,我都没有办法再告诉他正确的答案,这让我非常困扰。

  我拼命阅读专业书籍,拼命让自己闭上眼睛做梦,可是依然没有办法看到那些父亲想要知道的风景。为此,我想父亲是沮丧和悲伤的。

  至于他的沮丧和悲伤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他自己,这一点我就搞不清楚了。

  在人生的前40多年,也就是我还小的时候,父亲过得非常不容易,因为他的贫穷和酸腐,母亲很早就离我们而去,至今在我心中,都一直在思念着母亲。

  哦,对了,我的父亲名字叫安泽,是一个很有名的考古学家。事实上这样说是不正确的,因为父亲是靠别的途径拥有了现在的身份,但是,在父亲面前,我们都必须称他为考古学家。

  至于那个真正拥有天赋的人在哪里呢?我不能说,也不能去想,想多了父亲就会没有安全感,他会一直一直盯着我,直到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着为止,这让我非常非常困扰。

  十年前,我们从市区温暖的小屋里,搬到了这片冰天雪地的山崖之上,只是为了躲开那些好事的,经常追踪着我们秘密的人。父亲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秘密,要不然的话,他好不容易拥有的这一切就都没有了。

  他总是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我也认同这一点,虽然钱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可是我觉得父亲这句话并不是在说谎。

  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呢?或者有一天我像母亲一样离家出走了呢?!那个时候父亲要怎么办?

  我时常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想到这些,我就会开始思念我过去的同学,思念我过去的生活,思念小时候被母亲抱在怀里去吃冰糖葫芦的日子。

  现在,这一切我永远都没有办法拥有了,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怜,当初就不应该把那个梦境去告诉父亲。

  后悔和懊恼,让我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可是父亲却并没有发觉,还是不停地强迫我去想象和做梦。直到我这副皮囊里,再也榨不出一点油水为止。

  是的,你们想的没有错,我是在怨恨,甚至可以说是在仇恨,但这种感觉我应该向谁去发泄呢?唉……没有用的,所以我只能将它埋在心底,躲在自己最喜欢的书房里面默默承受。

  在明镜屋生活了差不多一年之后,父亲的那件事就没有办法再维持下去了,就算他让我整天整天到的做梦,也办不到,我再也说不出正确的话,所以他放弃了。

  ‘然后呢?爸爸,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呢?’我迫不及待地问。

  可是迎面而来的不是父亲温柔的话语,而是他那张悲伤到几乎要崩溃的脸庞!

  ‘爸爸……’我呼喊他,想要得到心中的答案。

  ‘爸爸……’

  父亲站起身来,用背部对着我说了一句:‘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以后哪儿都不要去,就呆在这里!’

  多么残忍和残酷的一件事啊!除了用这两个词语来形容,我的大脑中想不出其他任何词语,空白越来越多地占据着我的脑海,甚至连过去的记忆也开始有些模糊了。

  从那一天开始,父亲就不再和我交流,而是每天过着仿佛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家里的女仆和他走得很近,我每次偷偷看向他们的时候,父亲都会严厉训斥我,让我回自己的房间去。

  我觉得爱在渐渐流失,那最后一点点的温暖如果也没有了,我该怎么活下去呢!

  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就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被关在家里如同笼中之鸟……只有从那些书籍中,我才能感受到一丝丝的慰藉。

  书籍有很多是母亲留下的,她也是个老师,而且是个比父亲耐心得多的好老师,有时候我在想,下辈子我一定不再投胎做母亲的女儿,而是要做她的学生,因为学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都比我要多得多。

  痛苦表达得太多,也是会疲惫和厌倦的,所以现在我想…我应该去睡一觉了,希望等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随着这凛冽的山风而改变……

  ——

  现在的‘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早已经习惯和喜欢上了诡谲屋,对!是诡谲屋,而不是明镜屋。过去的那个名字我一点都不喜欢,包括那个不依不饶,缠着我打了好多年官司的小女仆。

  我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一个真心爱着自己的人,他的名字叫Eternal,这是我给他起的,代表永恒,意思是永远存在于我心中的男人。是不是很唯美和浪漫?

  可是哪个姑娘不希望自己拥有如此山无棱,天地合的美丽爱情呢?像我这样的人更加不例外。

  有了Eternal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就算是寒冬的大雪将山崖全部都覆盖住,只要我们躲在诡谲屋里面,只要我们躲在那十平米的温暖小窝里面,一切对我们来说就都无所谓了。

  只要他在我的身边,诡谲屋就是我最向往的家园——

  每天清晨,在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还没有醒来的时候,为了能够尽快见到他,我都会偷偷的趴在窗口,对着时间老人说:请你慢点走,再慢一点走,请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行吗?

  每天晚上,在这个家里所有的人都已经去安睡的时候,为了能够尽快和他一起躲进温暖的小屋,我都会在皑皑白雪中,对着时间老人说:请你快点走,再快一点走,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行吗?

  时间老人会记住我的请求,并帮我实现愿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愿望永不停息。我甚至越来越觉得,多年以前,那片晚霞映照下的鲜红色,是来的那么正确而又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