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十章小女仆怖怖下

第三十章小女仆怖怖下

  怖怖今天打算晚一点回别墅,倒不是因为女主人并不在意她是否在身边,更愿意一个人呆着。而是今天晚上别墅里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万一有喜欢熬夜的家伙看到她,秘密不就要被戳穿了吗?

  所以怖怖决定,等到超过晚上10点钟之后,她再回去,事实上。怖怖这样一来,回到别墅的时间并不是晚上10点钟,而是11点钟。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当然目前还并不清楚。

  还有另一个晚回去的原因就是,怖怖决定在女主人屋外的书房里睡上一晚。因为一个人睡在蓝色塔楼的房间里,她会害怕。每一次小恒不在,怖怖都偷偷在书房里睡觉,因为怖怖总是天不亮就起床了,所以这件事从来没有被管家或者其他人发现过。

  书房里的那些书,似乎能给怖怖特别的安全感,就算男朋友小恒不在身边,她也能睡得很安稳。

  带着雪花的凛冽寒风钻进怖怖无法完全裹紧的领口之内,让她的身体一阵一阵打颤。

  ‘我得快一点拿着粮食之后,回到有空调的屋子里,感冒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了。’怖怖想着,一头钻进了仓库里面。

  当墙壁上的电灯开关被打开之后,怖怖吐出一口白气,心就轻松了不少,这里是几家餐厅共用的粮食仓库,每一堆粮食都仔仔细细摆放在自家的区域之内,绝不会越界。

  因为山区寒冷的天气,所以仓库里根本不需要冰箱。而且夏天上山下山比较方便,没有人会在短暂的夏天去囤积粮食的。

  怖怖仔细看着悬挂着的牌子,找到属于老板娘的那一堆粮食,从边上拿过一把木制的小推车,把小袋的大米和肉类还有一些蔬菜放到了推车上,大袋的当然要留给老板娘自己用,别墅里就算人再多,也不可能在两三天之内吃得光那么多东西,有这么一推车大体上就足够了。

  怖怖在物质上从来不是个贪心的女孩,不过她在爱情上却很贪心,甚至小恒难得看一眼别的女孩子都会让她非常非常生气。

  看看差不多之后,怖怖想用双手把小推车的把手抬起来,可是刚一用力,突然感觉到手臂一软,小推车发出咔的一声倾斜在地面上,一袋大米也随即滑落了下来。

  怖怖表现出痛苦的神情,用右手捂着左边胳膊上的某一个地方,坐到粮食堆边上的小矮凳上面,不停的揉着,直到感觉神经好像放松下来了,她这才甩甩胳膊重新站起来。

  再次试着去抬那辆小推车,这一回胳膊上不痛了,只是皮肤绷紧着有些难受,只要不痛,这点点不舒服,对于怖怖来说早已经习以为常。

  ‘快点干完,今天就没什么事情了。’怖怖想着,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

  老板娘在餐馆里等了又等,还是不见小女仆的身影出现在后门的地方,她开始有些担心,怖怖向来不是一个身体很棒的女孩子,经常会感冒咳嗽。到粮食仓库有一段距离,老板娘害怕她经不住风雪出事就麻烦了。

  但是餐厅里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又不好走开,所以老板娘的注意力全部集中的怖怖出入的地方,心里祈祷着她快点回来。

  ‘早知道让刚才那个人帮忙看一下店,自己陪怖怖一起去就好了。’老板娘有些后悔自己光顾着吹牛,忽略了小女仆。

  又过了十几分钟,餐馆老板娘终于忍无可忍了,她迅速套上自己的羽绒外套,将店门锁好之后,准备自己出去寻找一下。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厨房那边的后门被打开了,怖怖带着满身雪花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她那件薄棉袄。

  “哎呀!怖怖你怎么又穿着这么单薄的衣服跑出去?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老板娘一边重新脱下羽绒服,一边带着埋怨的口气说。

  可是小女仆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只是小小声说道:“抱歉,我以为很快就能回来,没想到路程的风太大了,糊了眼睛,差点迷路。”

  “以后做这种事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对了,粮食拿好了吗?!”

  “嗯!拿了三袋20斤的大米,还有小半车白菜和两袋猪肉,一袋羊腿和一袋羊杂,足够了!”怖怖将所拿的东西具体汇报给老板娘听,这样以后老板娘算起钱来也好算。

  “不用跟我说的这么仔细哟!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再拿点,别墅里这几天消耗肯定大的,你看昨天那一帮子人,好多都是男的哟,男的可要比女的能吃多了。”老板娘好心提醒怖怖。

  不过怖怖只是摇了摇头说:“足够了,有两天的量就足够了。”

  她这话非常奇怪,老板娘不禁回过头来看着小女仆,声音也变得很诧异,“你怎么能确定只需要两天的粮食呢?我觉得这雪啊!下个三四天都不会停。不信你明天早上可以听天气预报。”

  “不是因为雪,别墅里还有一些粮食,大概能用两天左右。所以再加上两天的量就足够了。”怖怖最后这句话显得有一点点慌张,似乎是发现自己说漏嘴了,然后在临时补救。

  不过这个解释能说得通,所以老板娘也就不再问下去了,而是说:“怖怖,就快要下午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别墅?今天那里一定非常热闹,”

  “啊!不用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待在你这里。”怖怖说着,坐在了老板娘的柜台边上,她那双灵动的漂亮眼睛,盯着门外结在屋檐下面的冰柱,一眨不眨。

  老板娘想要继续再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并没有说出口,自顾自回到柜台里算起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