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五十六章展开全面搜索二

第五十六章展开全面搜索二

  说完了在褐色塔楼里死去的那个中年女人之后,管家死亡周边的线索我们先不说,因为如果把这桩凶杀案的线索单独调出来的话,就要牵扯到我们之前的三重血腥谜题的某些方面了。

  我的习惯是,在故事之间会随时参杂推断线索的章节,这些章节看似打断了故事的连贯性,其实不然,他们会将之前故事说给出的一些能够告诉读者的线索,单独总结出来,这在错综复杂的案件推理过程中是非常有必要的。

  接下来,我们回到诡谲屋众人的搜索行动中,跟着他们一起继续探究事实真相。

  主屋娱乐室内部:

  恽夜遥此刻正在这间房间内部寻找着可以突破的关键,恽夜遥问过厨娘和王姐,诡谲屋的二楼和三楼怎么上去,可是,她们全都说不知道。

  不说别的,这两个人在诡谲屋生活了那么久,厨娘还是诡谲屋刚刚建造的时候就在这里的老仆人,居然连主楼上都没有去过,这也太奇怪了。

  不过,既然她们都信誓旦旦说那都没有上去过,恽夜遥也不可能再追问下去了,只好自己想办法寻找。

  柳桥蒲的观点是这栋屋子有可能根本就没有二楼和三楼,老爷子的这种说法并不能算是毫无根据,因为从外观上来看,本身房子就不是很高,而且窗户也只有一楼才有。

  但是,恽夜遥还是觉得有必要找一找,既然刚到这里的时候,诡谲屋的女主人就关照王姐对所有人强调可以上楼,那就一定不会是毫无意义的胡说八道。恽夜遥相信,这间娱乐室里,绝对有他们没有发现的秘密。

  纵观整个屋子,里面软包的墙壁看上去非常厚,恽夜遥此刻站在靠近蓝色塔楼大门的部分,面前是巨大的乒乓球台。越过球台,可以看到覆盖着蓝色灯芯绒布罩的长沙发,在沙发右边是简易的历史书架,而沙发上面的墙壁上,挂着电视,电视的样子还蛮新的,甚至比一般家用电视还要再大一些。

  沙发左边是音响,差不多和沙发靠背一样高。恽夜遥左手边和右手边的两片墙壁都没有放什么东西,后边靠近塔楼门放着一个皮质沙发,先用沙发稍微小一点,大概可以坐两个人,挤一点的话三个人也可以坐得下。

  (请读者们记住我对屋内布置的描述,这些并不是废话,我所描述的东西大部分在之后的推理过程中都会用得上,有些甚至会成为线索的一部分。)

  恽夜遥的目光一寸一寸,从这些家具和墙壁上面移过去,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破绽,软包的墙壁也是一整块的。可是恽夜遥的注意重点并不在这里。他在注意着一些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每一个家具的边缘部分。

  他发现这些家具的边缘部分都出奇的统一,比如蓝色灯芯绒沙发的边框居然是凹槽型的,而且看上去好像是嵌在墙壁里的。书柜的边缘也是凹槽型的,就像是那种桌子边缘的防漏装置一样。

  大家不知道有没有见过小孩吃饭用的那种防漏桌面,就是四方的桌面边缘连带着一圈像水槽一样的小凹槽,一旦小孩把水或者汤汁打翻,液体就不会漏到地面上,而是会囤积在桌子周围的凹槽里。

  书架边缘和沙发边缘的凹槽正是这种形态,恽夜遥的目光又转移到身后的沙发上面,发现也有凹槽。也就是说,这间房间里除了电视和音响之外,其他家具上都有凹槽。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凹槽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恽夜遥眯起眼睛思考着,他绕过乒乓球桌,视线回转到乒乓球桌的边缘。这件娱乐设施上倒是没有凹槽,但是边缘却是统一的向外凸出半圆形。恽夜遥用手指测量了一下半圆形的宽度,然后走到蓝色灯芯绒沙发前面,再次测量了一下凹槽向内弯曲部分的宽度。

  发现两部分是可以重合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又发现,沙发边缘并非是嵌入到墙壁里面的,墙壁上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恽夜遥试着想要把家具边缘拆下来,这样也行不通,他不禁又停下了动作。脑海中猛然想起以前谢云蒙行事时的作风,于是暂时先把对家具边缘的疑惑放在一边,用手去敲打软包的墙壁表面。

  墙壁表面发出很沉闷的声音,与正常的软包墙壁并没有什么两样,恽夜遥持续将四周的墙壁都摸索和敲打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突破的地方。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恽夜遥的疑惑现在已经充满了他所有的灰色脑细胞,甚至连鼻涕流下来都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从旁边伸手帮恽夜遥抹去了鼻涕,这个人很矮小,几乎是垫起脚尖伸长手臂才够到了恽夜遥的鼻子下面。

  演员回头一看,立刻说:“厨娘婆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想看看你们的进展怎么样了?人老了,总是特别容易担心,尤其是刚才还看到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唉!真希望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怖怖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怎么跟小恒交代。”

  “小恒?”恽夜遥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迷惑。

  “就是我那个总是到城里去打工的儿子,怖怖的男朋友,他也叫小恒,和那个颜慕恒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相同。”

  “哦,厨娘婆婆你放心吧!我们都相信怖怖不可能是伤害管家的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一定会查清楚的。”

  “那就好!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婆娘顺口问的,老太太的脸色看上去确实非常担忧,嘴唇也没有什么血色。

  恽夜遥说:“我想找找看通往二楼的门到底在哪里?哎,婆娘婆婆,以前女主人一直会关照你们不可以上到二楼和三楼去吗?”

  “也不是啦!因为通往这里二楼的门只有女主人和管家两个人知道,所以你是女主的一般不会说,只有来客人或者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才会提醒一句。”

  “那你没有看见管家上到二楼吗?”

  “看见他进入倒是没有,但是怖怖有的时候晚上和我们聊天会说起,比如‘主人家今天让管家去二楼或者三楼办了什么什么事情’,或者‘管家先生从楼上带下来什么好东西给主人家’一类的话。反正这些事情倒是经常听怖怖说起。”

  丑娘婆婆说完,看着恽夜遥,好像是希望他从自己的话里面分析出一点什么来,恽夜遥想了想说:“有没有可能怖怖知道通往主屋楼上的入口呢?”

  “应该不可能,”婆娘婆婆立刻否定了恽夜遥的说法:“我们以前也曾经问过很多次怖怖,让她给我们指出入口在哪里?可怖怖总是摇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就连我的儿子小恒问她的时候,怖怖也只是摇头。”

  “会不会怖怖因为什么原因不可以告诉你们呢?或者女主人不让她说?我觉得怖怖不像是个会说谎的人,如果她不说话,只是摇头的话,那有没有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不愿意用语言来表达呢?”

  这一回恽夜遥得到的回答还是否定,婆婆说:“恽先生,怖怖对于肯定或者否定什么事情,一向是这样的,她总是用摇头或者点头来表达,我们也都已经习惯了。所以你说的那种可能性我认为应该不存在。”

  “那就……有些困难了!”恽夜遥声音中透露出无奈,他的目光在房间里胡乱看着,继续说:“如果连怖怖那你都问不出来的话,这栋主屋二楼以上的入口处就很难寻找了!唉,一件接一件的事情都快要把我们给搞混乱了,幸亏有柳爷爷在。”

  “是啊,有位刑警先生在的话,大家多少也可以安心一些。”厨娘婆婆表示赞同。

  这个时候,客厅里面传来了柳桥蒲招呼的声音:“厨娘婆婆,请不要打扰到他们的工作,您如果觉得身体还不错的话,就帮忙厨房里的小姑娘赶紧把饭做好吧。”

  柳桥蒲的声音虽然并不响亮,但却透露出一股威严,厨娘赶紧回答:“好的,我这就去!”

  也确实,此刻早已经过了晚饭时间,而厨房里那两个小姑娘不知道在磨叽什么,一直都没有把饭菜准备好。

  恽夜遥目送着厨娘离开娱乐室,眼中的神情逐渐有无奈转变为锐利。厨娘似乎是特意来跟他提到某些事情的,但是恽夜遥目前还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关键部分。

  比如,厨娘到刚刚为止,都一直在指认怖怖就是把管家推下去的那个人,可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特意来对自己说‘希望怖怖的事情是她老眼昏花看错了’这样的话呢?而且,厨娘刚才的那些话明显是在强调,怖怖比他们更了解这栋主屋楼上和楼下的情况。

  恽夜遥觉得老太太好像是在暗示,她一定知道些什么?却又防着某些人不能明说,所以才跑到他身边来,故意用话暗示他。但是,现在外面客厅里除了厨娘自己之外,已经没有这个家的人了,她到底需要防着谁呢?

  皱紧眉头,恽夜遥感到这个家里存在的诡异越来越多了,他必须提醒颜慕恒和柳爷爷多加小心,他怀疑可能昨天来的18个人之中,有些人并不是第一次到这个家来,或者有这个家里人以前曾经认识的人,反正他们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样一来,真正的犯罪嫌疑人就变得更加隐蔽了,恽夜遥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快找到突破口。他还是认为,这个突破口就在娱乐室里面。

  刚才那样一问一答之后恽夜遥脑海中已经想到了某种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也许会帮他打开通往主屋楼上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