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七十九章墙壁内部的伪装与欺骗

第七十九章墙壁内部的伪装与欺骗

  刚刚进入墙壁内侧的男人明显被眼前的情景震慑住了,他想不到这里也会有一条旋转楼道,男人的视线从楼梯上方移到下方,又从下面转回到上面,感觉除了灯光稍显阴暗,顶上没有中央空调的通气孔之外,其他的简直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询问道,视线依然四处游走着。

  叫他进来的人并没有马上回答问题,而是将一个娇小的女人推到了他的面前,这个女人长得同之前我们看到过的某一个人一模一样。男人明显又一次感到震惊,他开始越来越搞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是回下面去了吗?怎么又会在这里的?”

  “你搞错了,这是舒雪,不是——。她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和——长得一模一样?我凭什么相信她?”

  男人抛出一连串的问题,向后退了两步,不动声色的将后背贴靠在墙壁上,整个人微微戒备起来,虽然打开墙壁的人可以信任,但是舒雪的突然出现让男人总感觉有说不出的诡异。

  几分钟之后,当舒雪把那几个问题和自己到来的目的,完全解释清楚的时候,男人才算明白过来。从舒雪口中,他了解到了某一个人的秘密,根据当年的事实来看,这个人目前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

  但是,舒雪只知道他过去的名字,现在的身份和名字一无所知。舒雪不知道的事情,那个打开墙壁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因为他是当年火灾之后才来的诡谲屋里面的。

  “这栋屋子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空间?”男人问道。

  “我们所知道的就只有这里!舒雪是当年被冤枉的那个人,后来也是因为不得已才留下来的。我和舒雪都没有去过偏屋那边,也没有到达过主屋上层。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只有管家和女主人才知道。”

  “那么说女主人真的存在喽?”

  “是的,可她不是现在失踪,早在十年以前,就已经不知去向了!”

  “如果舒雪是当年被冤枉的那个人,那么既然他还留在这里服务,怖怖又是怎么回事呢?”男人持续提出问题,此刻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舒雪所说的事情吸引住了,人也放松下来不再戒备。

  “事实上,很多事情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其中包括怖怖的真实情况。反正西西所涉及的那桩案子一定与这个家里某个人有关,而且也是他把西西和另外两个人吸引到山上来,并且造成误会的。”打开墙壁的人回答说。

  “餐馆的厨师也在这里,而且他肯定是我们之前见过的某一个人,小魅就是因为发现了他的踪迹,才会将西西交托给我的。现在西西就在外面你交代过的那户人家里,很安全。但是小魅却因为追踪厨师不知道去哪里了!而舒雪又急着想要见你,所以我只能带着她躲在这里堵住你。”

  “小魅离开有多久了?”

  “大概快有一个多小时了,我既不知道你究竟在什么方位?也不能暴露在其他人面前,所以只好带着舒雪进入这里的密道找你,没想到这么巧合,就在我想要从那边悬梯爬上去,偷偷观察褐色塔楼和钟楼里面情况的时候,你正好从上面下来。”

  “我要赶紧带着舒雪回到外面去了,待在屋子里舒雪会很危险,小魅应该就在两栋塔楼之间的秘密通道里面,一定要找到她,万一中了房子里的陷阱或者机关,那就麻烦了,我都不知道!在这些年中他们到底有没有再次对房子进行过改造?”

  “那你赶紧……对了,我刚才从外面好像看到你背后有两个小姑娘的身影,还有一个人呢?”男人突然想起了这件事,问道。

  “没有啊!就我们两个,你可能是被风雪糊了眼睛,看错了吧?”

  “也许吧,那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绝对不可以经过主屋一层,现在剩下的那些人全都聚集在那里,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弄清楚他们之中到底谁的身份与这栋屋子有关。我立刻去找小魅,以她的身手,我估计一时半刻不管是厨师还是凶手,应该很难制住她。”

  “既然是小魅主动去追击的,那么她一定有所准备,不然她不会先把西西送到你那里去。最重要的是西西和舒雪你一定要看好了,目前小遥正在全力破解这栋屋子的秘密,我会尽快把你们所在的位置告诉他,总之,在此之前两个人的安全就拜托你了。绝不可以让除了我和小遥还有老师之外的人发现你们。”

  “那么乔克力先生呢?他也不可以知道吗?”

  “暂时还是先不要让他知道为好,你现在扮演的身份是需要随时在我行动的时候接替我,所以绝对不可以露出任何破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老师和小遥的话都是绝对可以守口如瓶的人,而且就算我们不说,小遥也随时有可能会猜到。”

  说完,高大的男人便疾步朝其他两个人给他指出的出入口跑去,这说明此刻,这个男人是十分信任眼前给他带来消息的人的。

  就在男人身影完全消失在楼道上方拐弯处的时候,刚才打开墙壁的人和舒雪就同时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他们不过是利用男人所知的那两个人的身份,以及相似的容颜和伪装,来扮演了两个知情者而已。

  两个人的脚步向旋转楼梯下方移动过去,逐渐黑暗中显露出一个女人的双脚和身体,没有人知道躺在这里的女人究竟是谁?是不是正在追逐时遭到暗算的小魅?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女人已经被杀了,而且就是刚刚被杀的,血从她的身体下面不断流淌出来,慢慢向旋转楼梯的下方蔓延而去。

  如果说离开的男人进入墙壁里面之前,确实看到过这个女人在和舒雪一起移动,那么杀她的凶手就只可能是眼前的两个人了。

  “你觉得那个陷阱能干掉他吗?”舒雪站在一边轻声问道,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维持着让人恐惧的冷漠态度。

  “应该可以吧!”打开墙壁的人似乎口气中不是那么确定,他继续说:“那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只要掉下去,就算他身手再好,也没有办法再爬起来。现在就要去对付那个自以为是侦探的小子了,他似乎很聪明,猜测事情真相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

  “而且底下那个老头的孙子还发现了门的秘密,现在我们的身份不能够再进一步暴露了,这个家里遗留的安泽的秘密一定要得到手才行,那个厨师也是个麻烦,他虽然是我们的合伙人,但最终就算得到了秘密我们也不可能和他分享,所以就让他到此为止吧!”

  “你好好跟那个老头兜圈子,尽量迷糊住他的眼睛,只要铲除掉了侦探和刑警,还有那个胆大包天的女警,其他人就构不成威胁了。好了,现在我要顺着悬梯爬上去,你赶紧下去吧!”

  “那王姐那边,会不会出卖你?她一直呆在那间房间里,你的伪装可是很容易被看穿的!”舒雪转过头来说道。

  她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担心,而是害怕最终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要是计划失败就不好了。

  “没关系的,现在有那个疯疯癫癫的老板娘,王姐的注意力转移不到我这边。你顾好你自己那一头就行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当年拥有预知能力的确实是安泽本人,那我们也要把他藏在这栋房子里的财产,全部搜刮干净才行。”

  “那就分头行动吧!还有你得算好后招,万一那个陷阱制不住刑警先生,你的身份就必然会暴露,到时候自己要怎么办?最好先想清楚!”舒雪冷冷说完,回头朝楼道上方走上去。

  打开墙壁的人斜瞟了一眼舒雪,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不过他并没有出口反驳,而是从刚刚打开的墙壁缺口处离开了塔楼……

  ——

  床上躺着的男人一直都在迷迷糊糊做着梦,在梦境里,他似乎被什么东西追杀一样拼命逃跑,有的时候,血会从他的嘴巴里突然喷涌而出,但却没有任何疼痛感;又有的时候他会突然想起小时候被抛弃的情景,以及最后一眼看到母亲时的样子。然后一切又回到初始的地方,继续在惊恐和无助中拼命奔跑。”

  做梦人的脸被深深埋在被窝之中,脑海中只记得一个人的名字——沐西西,他从来都没有贪恋过沐西西的财产,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可是最终的结局却是自己成为了被误会最深的那个人,还差点成为杀人犯。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外面的那个人动过手,一切又为什么阴错阳差引申到他的身上来了呢?这种事情,一个连梦境都模糊不清的人又怎么可能搞得明白?

  身边一直有人走动和小声交谈的声音,做梦人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只知道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都不年轻了,一定是过去他认识的某些人,做梦人拼命在梦境中铺展开他的回忆,可是回忆又不断地被梦境打断,陷入那无尽漩涡之中。

  现在,当一天一夜过去之后,他正在逐渐清醒过来,并且努力让自己的脸离开那层层叠叠的被窝,干裂的嘴唇微张着,似乎要吐露某些秘密。

  可是在他身边唯一能够破解这些秘密的人,却已经被带走了,而刑警也即将面临危险境地,究竟谁能够来救赎他们这些人?此刻这个才刚刚摆脱梦境的人命运又会如何?

  这一切的一切,也许就隐含在向他慢慢伸过来的那双温柔的手臂之中,也许恶魔的尾巴也同时在缠绕上他的颈项,遏制他说出实话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