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八十一章开关门急速杀人事件

第八十一章开关门急速杀人事件

  还是同之前一样,柳桥蒲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反应,今天已经发生了太多这样的事情了,所以,柳桥蒲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开始大声喊:

  “琪儿!孟琪儿!你在里面吗?!在的话就赶紧回答我!!”

  伴随着猛烈的敲门声,老爷子把这句话重复喊了三遍之后,才听到里面好像有人从床上爬起来的摩擦声,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能放下悬着的心。直到听到门锁传来咔嚓一声,老爷子才算放松了脸部肌肉。

  可是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女孩,又一次惊呆了老爷子和在场的所有人,因为她不是孟琪儿,居然是文曼曼。

  文曼曼揉着惺忪的睡眼,对着门口说:“有什么事情吗?柳爷爷?”

  “你…你怎么会在孟琪儿的房间里?”

  “我吗?”文曼曼竟然表现出一脸比柳桥蒲还有惊愕的神情,她左右看了一看上下楼层,不可思议地说:“我在琪儿的房间里?不对呀!我明明陪着恽先生在褐色塔楼里面,恽先生还让我到他的房间里去休息一会儿呢。”

  “你是说,你睡着之前在小恽的房间里面?”柳桥蒲问,双眼不自觉看向楼道上方,紧皱的浓眉显示出他心中有多么的疑惑和惊讶。

  “没错,我就是在恽先生房间里睡着的呀!

  片刻之后,老爷子转过头来对文曼曼说:“你可以确定你刚才说的话吗?”

  文曼曼的脸色也瞬间严肃起来,她临时思考了几秒钟,肯定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可能弄错。

  突然之间,柳桥蒲一把推开她朝孟琪儿房间里面冲进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确认什么?只感觉隐约之间有什么东西似乎改变了!老爷子开始后悔自己鲁莽地让文曼曼去帮恽夜遥的忙。

  也许并没有实证,也许只是一种直觉,但是柳桥蒲凭着自己多年刑警生涯练就的敏锐判断能力,确实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点。昏迷的恽夜遥此刻正躺在孟琪儿床上。

  正当柳桥蒲要转身质问门口的女孩时,奇迹就在这一刻爆发,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并且迅速从里面锁闭,而刚刚锁上房门的文曼曼只来得及喊出一声“舒雪”,整个头颅就突然之间从肩膀上掉了下来。

  真真是那种即时杀人的感觉,鲜血立刻从脖子断口处喷涌而出,而掉在地上的头颅也是血流不止,文曼曼像一个麻袋一样摔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有一部分溅出的鲜血,甚至沿着门缝洒到了外面。

  不到五秒钟,外面的尖叫声就几乎要冲破老爷子的耳膜了,柳桥蒲呆在原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这一生,老刑警从来没有过这样迷茫和无助的时刻,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映照在瞳孔中那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他拼命的控制着颤抖,可是恐惧还是从身体所有的地方流泻出来,就连呼出的浊气也未能幸免,在虚空中颤栗着,出卖柳桥蒲此刻的心情。

  ‘这不可能!’柳桥蒲能够想起来的就只有四个字,他反复重复着这四个字,仿佛要把它们刻进骨髓中一样。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没有任何先兆,没有任何过程,甚至没有凶手存在,女孩的头就自己从肩膀上掉下来了。

  一切仅仅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就算从文曼曼开门算起,也只有十几秒,刚刚还在对话中的女孩就成为了一具尸体,而且那头颅和身体上的肌肉,明显还在因为突发性的疼痛而抽搐。

  真的是一点余地都没有,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凶手到底想干什么?柳桥蒲强迫自己冷静再冷静,他一步又一步退到恽夜遥身边,用手探了一下床上人的鼻息,幸好还活着。

  老爷子松了一口气,不顾一切把演员从床上拉起来,大声怒吼:“你快醒醒!!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怒吼传到房间外面,立刻一个男生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柳爷爷,你还活着吗?”

  “……”这句话也并没有给柳桥蒲带来任何希望,反而让他瞬间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让门外的人知道文曼曼突然死亡的话,那么杀死她的凶手就只可能是自己,一个退休的,失去了精神支柱的,让人害怕的老头子。

  太恐怖了,凶手做了两手准备,他迷晕恽夜遥,如果自己没有进入房间,文曼曼死亡的责任就会落到昏迷的恽夜遥身上;如果自己进入了房间,那么毫无疑问,自己就直接成为了杀人凶手。

  但他是怎么做的?他怎么能算准孟琪儿一定会偷偷回到房间里休息?又是如何在没有现身的情况下,杀掉开关门之间的文曼曼的?

  脚下的鲜血还在持续流淌而出,可是,柳桥蒲已经没有办法顾及到这一切了,他现在不能让外面人知道文曼曼死亡的消息,而且,必须要唤醒恽夜遥弄清楚事情真相。

  “我没事,刚才进门冲得太急,胳膊被划破了,现在我要问曼曼一些事情,你们先去楼上厨娘房间里准备休息吧,今天也太晚了,失踪的人有什么消息的话,我们明天再告诉你们。

  柳桥蒲的话让门外人稍稍感到了一些安心,他们在唐奶奶和厨娘的带领下,犹豫着离开了孟琪儿的房门口,留下房间里的柳桥蒲独自面对困境。

  ——

  事件说到这里,我必须穿插一段分析。

  首先我并没有介绍除了柳桥蒲之外,其他人站立在房门口的具体位置。之所以这样做,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避免大家去猜测房门外的人动手杀掉文曼曼。

  我可以直截了当的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房门外有人在文曼曼关门的时候突然之间出手,将她的脖子勒断,那么就会出现两个问题:第一,文曼曼的人会严重向后倾倒,她会瞬间用手去抓挠脖子前部,并且表现出惊异或者反抗的神色。

  要知道,柳桥蒲是个刑警,而且这个时候是在灯火通明的情况下,这种行为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第二,如果是从门外被勒毙的话,不仅人不可能向内部倾倒,而且鲜血大部分也会喷溅在外面,如果外面某个人是凶手的话,他自己都不可能躲过同伴的眼睛。

  这一次的房门口勒毙事件,与罗雀屋事件中范芯儿的房门口勒毙事件完全不同,看似有相同之处,实则不同点更为明显。

  首先,一个是在暗处,一个是在明处,在暗处无论干什么凶手都有隐身的办法,但是在明处,只要有一点闪失,那就是自食恶果。

  其次,罗雀屋里的洪晖健虽然利用了别人动手,但他本人确实是出现在凶杀现场控制局面的,没有他的掌控,同伙也不可能做得那么顺利;而这一次,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有出现过,更不要说分什么主谋和同伙了!

  再者说,这件事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文曼曼自己在掌控,包括她央求柳桥蒲让自己去褐色塔楼帮助恽夜遥,都可以与之联系起来,那么文曼曼确实是凶手的帮凶吗?她又为何会被如此凄惨的除掉呢?

  好了,到此为止,诡谲屋的秘密我已经给出了两个主要谜题:第一:恐怖的三重血屋之谜,第二:魔术一般的开关门急速杀人事件。在我最终解析答案之前,就请大家用自己的灰色脑细胞好好来想一想吧,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