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八十五章重新掌控局面

第八十五章重新掌控局面

  柳桥蒲的出现总算是暂时镇住了秦森,他靠在墙边,一副柳桥蒲和谢云蒙要联合对付他的样子,一张脸上惊恐和愤怒交叠在一起,异常扭曲。

  桃慕青这个时候冲过来拉了秦森一把,将他拉回厨娘婆婆的房门口,拼命摇头示意秦森不要再动手了。

  他们两个人的互动并没有影响到柳桥蒲,文曼曼死在老爷子面前之后,他本想是藏起文曼曼的尸体,将孟琪儿房间内部打理干净,继续隐瞒凶杀案的。

  但是现在,谢云蒙这边的突发状况让老爷子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再隐瞒下去了,他压低声音对所有的人说:“事实上,从厨娘婆婆发现管家先生躺在雪地里开始,这里已经发生了多起凶杀案,我们之所以隐瞒大家,就是为了避免你们惊慌失措,让凶手有可乘之机。”

  “你们如果还能信任我和小蒙的话,那就跟我到孟琪儿房间里去看一看吧!”然后,冷静下来的柳桥蒲回头对谢云蒙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小恽这一次也没有逃过凶手的暗算,现在正躺在孟琪儿房间里面。”

  “!!”

  听到恽夜遥出事了,谢云蒙如何还能够站在原地,在无意识之中他对恽夜遥的感情早已经超过了朋友情意。谢云蒙立刻朝楼下冲去,慌乱的情绪在刑警脸上展露无意,于他来说,恽夜遥的安危比解释清楚自己面临的凶杀质疑要重要得多。

  柳桥蒲对众人说:“凶手还隐藏在诡谲屋的内部,我希望你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安危继续给予我们信任,孟琪儿独自离开才会中了凶手的诡计,接下来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都聚在一起,直到将真正的凶手抓出来为止!”

  “可是,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话?”这回说话的人是一直没有开口的陆浩宇,他并没有失控,话语间一字一顿都在质疑着老爷子的威信,“我想知道,王姐、乔克力和怖怖究竟都到哪里去了?你一直说你们是在调查失踪案件,阻止我们回到褐色塔楼自己的房间里去休息,难道不是为杀死之前的那些人创造条件吗?”

  “现在,人都已经死了,你们一句自己是刑警,就要求我们无条件相信你们的话,这在道理上好像说不通吧!我认为如果你们是在说谎,那么大家聚在一起反而会变成围栏中的羔羊,被你们完全掌控。”

  “所以说,我不同意大家继续一起行动,至少我自己不会再和其他人在一起。现在,我要到自己房间里去拿行李,然后到外面找一户餐馆请求住宿,我相信,一个两个人,外面的那些住户会接纳的,你们有谁和我意见相同的,也可以照我说的一样去做。”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被拒之门外,你们就会冻死在雪地里!而且,目前凶手的身份还不清楚,谁可以保证他不是从外面进来的人,这栋房子只要会攀爬,还是有机会避开大门进入内部的。如果是在外围被杀,你连救援的人都没有。”柳桥蒲据理力争。

  但是陆浩宇似乎下定了决心,他没有再反驳下去,而是自顾自开始朝着天桥方向走去,柳桥蒲一步跨过去拦在陆浩宇面前,大声说:“你可以不要命,但是作为刑警,我不能轻易放弃你的性命!请你相信我说的话!”

  可是,陆浩宇的下一句话让老爷子瞬间无言以对。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刑警吗?你不过是一个退了休,无所事事,一心想让孙子当刑警的糟老头,也许你早已经患了妄想症呢?我们连你的精神是否正常都不确定,拿什么来确定你说的话?!”

  这些话无疑是一记重拳,打得柳桥蒲头晕目眩!是啊,他凭什么让别人相信自己,他不过是一个退了休,早已无所事事的老头子而已,他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英勇和威严,凭什么还在这里指手画脚?!

  垂下拦在陆浩宇面前的手臂,老爷子默默退到一边,好像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精神动力,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年轻人跟上陆浩宇朝天桥方向走去。

  还留在原地的只剩下唐奶奶和雅雅,还有厨娘。他们用一种充满怜悯的眼神看着柳桥蒲,唐奶奶也许是这些人中唯一还能给予柳桥蒲信任的人,她走到老爷子身边,说:“柳先生,不要气馁,我相信刚才那个人不是凶手,也相信你说的话,因为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刚才的年轻人的样貌!”

  事实上,唐奶奶最后那句话是在说谎,她根本就从来没有到过谢云蒙所在的城市,也不可能从报纸上看到谢云蒙,她只是想要安慰受到伤害的柳桥蒲而已。

  更重要的事,唐奶奶并不赞同刚才陆浩宇的想法,所有死亡的都是脱单的人,这就说明柳桥蒲的话有一定道理,唐奶奶认为自己和雅雅目前跟着他们会比较安全。

  ——

  谢云蒙冲进孟琪儿的房间,一眼就看见了横梗在门口内侧身首分离的文曼曼,他一步跃过女孩的尸体,看向床铺,床上就躺着那个成天占据着他思维的好朋友,此时此刻,行动完全抛开了思维,谢云蒙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了恽夜遥的身体。

  当他确认小遥并没有死亡的时候,下意识将他紧贴在自己怀中,极速跳动的心脏这个时候才找到了些微冷静下来的空间。

  刑警身上的鲜血染红了恽夜遥的半边脸颊和刘海,让他看上去就像是染上了恶魔之血的天使一样。

  ‘幸好,没有死!太好了!’不知不觉中,刑警眼眶里湿润了,他从来不哭,可是面对失去恽夜遥的担忧,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嗯…小蒙好痛。”

  一声呢喃唤醒了谢云蒙的理智,他松开一点怀中的人,捧起他的脸颊问:“你还好吗,有哪里受伤了?”

  “没有,只是被你迷晕而已。”恽夜遥还有些迷迷糊糊,说话不是很清晰。应该是醒了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大脑还没有办法立刻工作。

  “被我迷晕?”谢云蒙皱起了浓眉,他扶起恽夜遥的上半身,一手揽上他的腰部,另一只手帮他把刘海掀开,询问道。

  恽夜遥眨动里几下眼眸,习惯性地用脸颊在谢云蒙胸口蹭了几下,才继续说:“小蒙,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又不是你的人刚才袭击了我。我好笨,都没有及时发现……”

  “你是说袭击你的人是另一个颜慕恒?”

  “是的,就是颜慕恒,从早上开始,我就猜到颜慕恒是你,可是刚才在褐色塔楼里的颜慕恒说话语气和你完全不一样,我试过他,力气也不能和你比。然后我想逃跑……”

  说道这里,恽夜遥突然完全清醒过来,他猛地直起身体大声说:“小乔和小航都不见了!!他们就在陆浩宇门口消失的!”

  “那么王姐和怖怖呢?!!”谢云蒙马上问道,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柳桥蒲带着众人走进房间,而最后面,正跟着恽夜遥和谢云蒙话语中刚刚提到的柳航。

  ——

  视线回到刚才陆浩宇执意要单独离开众人的时刻。这个绅士一般的男人刚刚打开蓝色塔楼上部的出入口,就被一个人狠狠打了一拳,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

  与此同时,楼道顶部有一个暴怒的声音传下来:“混蛋,我爷爷是真正的刑警,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谁要是侮辱他,我就和谁拼命!!”

  话音未落,上面的人噔噔噔冲下来,又是一拳将陆浩宇击倒在地,然后骑跨在他身上准备继续殴打。

  男人举起的手被反应过来的柳桥蒲一把抓住,他说:“小航,爷爷没事,不要再打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老爷子的眼泪像断了线一样掉落下来,他拉起柳航,偏过头去不让孙子看清楚自己的窘态。

  没想到,一直被自己看不起的孙子,居然在关键时刻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柳桥蒲此刻感到从未有过的欣慰和温暖。他拉着柳航的那只手好久都没有松开。

  柳航赶紧换了一副轻松的表情,凑近柳桥蒲说:“爷爷真的哭了吶!不要紧不要紧,这是我应该做的。”

  ‘啪’!毫无防备一记爆栗打在柳航头顶上,疼得他抱着头顶在原地直跳脚,还差一点踩空掉到楼下去。

  “爷爷,我好不容易有勇气一回,您就非要打我吗?”

  “小赤佬!少在那边得意,赶紧帮我一起劝大家不要单独行动!人命关天知道吗!!”柳桥蒲一把擦干净眼泪,冲着孙子就吼。

  可是他的这句话让柳航瞬间安静了下来,几秒之后,柳航才试探性地问:“爷爷,您是说……我可以和你一起保护大家?”

  “……废话,我的孙子怎么也要是半个男子汉!”柳桥蒲背对着他,用一种柳航平时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肯定语气说。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承认,柳航简直无法相信,小小的一次举动居然让爷爷愿意承认自己是半个男子汉了,要知道,他爷爷以前对他的称呼都是懦夫一类的词语来着。

  就在柳航兀自感动的时候,柳桥蒲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冷静态度,他对楼上楼下的人说:“不管大家相不相信我这个老头子,但是我请求大家一定要相信小蒙,这个孩子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他可以为人质牺牲性命,同样也会全力以赴解救在场的所有人。”

  “我再重申一遍,我愿意用性命来担保小蒙的清白,无论你们怎样质疑我都没有关系,只请你们相信小蒙,留在这里不要单独行动。”说完,柳桥蒲对在场的人低下头去,将腰弯成了九十度,很久都没有直起来。

  他的举动让包括陆浩宇、秦森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陆浩宇坐在地上低着头,而秦森和准备离开的小姑娘们也木然站在楼梯口不知所措。

  柳航走过去,扶起爷爷说:“王姐和乔先生还有怖怖都在褐色塔楼第三间房间里面,失踪的老板娘也找到了,他们都可以证明谢先生和恽先生一直在努力寻找凶手,保护大家。我爷爷之所以不让大家回到塔楼里面,是因为凶手的真实身份还没有揭穿,大家一旦散开很容易遭到袭击。”

  “所以,请求大家一定相信我爷爷,相信谢警官和恽先生,只有他们才能真正将凶手绳之以法,保护大家的性命!”柳航说完,坚定地站在爷爷身边,视线环顾其他人,等待他们的回复。

  这个时候,唐奶奶、雅雅、厨娘也默默走到了柳桥蒲和柳航的身边,桃慕青和夏红柿犹豫了一下,也慢腾腾走到唐奶奶身边站定。她们也不想突然之间被凶手杀掉,毕竟孟琪儿凄惨的尸体就在眼前。

  最后就只剩下陆浩宇和秦森了,两个男人沉默良久,终于陆浩宇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口说:“对不起!柳爷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我愿意留下和大家在一起。”

  柳桥蒲朝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介意他的行为,然后老爷子看向秦森。秦森似乎还沉浸在孟琪儿死亡的阴影中无法自拔,站在那里脸上挂着泪痕,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柳桥蒲叹了一口气,走到他面前轻轻拍了一下小伙子的肩膀,对他说:“很抱歉,我们没有能及时找到凶手,不过接下来,不会再让他得逞了,我保证!”

  “您真的可以保证吗?”秦森眯起眼睛,似乎在质疑老爷子,又像是在质疑自己的内心一样。

  柳桥蒲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所有人说:“我们下楼去吧,先弄清楚孟琪儿房间里的事情,再与小乔他们会和。”

  一行人紧跟着他朝楼下走去,走在最后的是秦森和柳航。

  ——

  恶魔简直没有办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精心安排的诬陷计划,就是为了让那些人自乱阵脚,这样等到午夜之后,他的行动就会方便很多。

  可是,计划居然被老爷子和他孙子的几句话给破坏了,现在的形式对恶魔极其不利,所有人似乎比刚才更加团结了,现在再想要找一个脱单的人根本不可能。

  ‘该死的,我不会让你们就这样坏了我的好事!’恶魔在心里咒骂着,眼神瞟向柳桥蒲的背影,‘这个老家伙不是愿意用性命替那两个人担保吗?那今天午夜我就先拿他开刀,我倒要看看,连他都出事了,其他人是不是还会相信那两个小子。’

  现在,恶魔只能再次隐藏起来,他想起落单的女警,想起女警是谢云蒙的老婆这件事,嘴角又挂上了笑意,既然诬陷不成,那就让这些人自己失去理智吧,一个有老婆,一个有孙子,到底鹿死谁手还说不一定呢!

  不过这一回,恶魔的如意算盘打得太精了,他忽视了小小的实力和柳航潜在的能力,还有恽夜遥的智慧。这注定他接下来将一次又一次折戟铩羽,直到迎来最后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