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八十七章无法控制的未料心意

第八十七章无法控制的未料心意

  当梦境从男人脑海中抽离的时候,眼前温柔的手也已经抚上了他的双颊。

  “你…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

  “你是谁?”男人朦朦胧胧地问道。他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庞,但是却可以体会到温暖的气息。

  当身体被拥入怀中的时候,男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他重新闭上眼眸,喃喃地说:“我不想如此,可是没有办法,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的,只要你可以轻松生活就好了!”拥抱他的人回应着,泪水顺着他的头顶滑落下来。

  轻柔的吻落在与泪水同样的地方,那冰冷的唇瓣让男人感到浑身颤栗,此刻他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因为听到了期盼很久很久的温柔之声。

  可是,男人不想清醒,正确的说,应该是男人不想让面前的人知道他清醒了,所以依然装作在梦中的样子蜷缩着。

  他们的样子映入了另一个瞳孔中,并被不断放大,瞳孔的主人想起了自己曾经拥有的温暖,心中酸楚无人知晓,他不想哭,也无法再用哭泣来解决悲伤。只能暗自咬着下唇,走向不知道终点的未料通道。

  ——

  当混沌的大脑开始重新清醒的时候,男人仿若置身于梦境,眼前温柔的手已经抚上了他的双颊。

  那双手大而且温暖,正如同眼前人宽厚的怀抱一样。

  “你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

  “你是谁?”男人朦朦胧胧的询问着,他想要永远都沉浸在这个梦里,永不醒来。

  “我是你爱的人。”

  “真的吗?”

  “真的,不骗你。”重复着温柔的话语,梦境爱人向男人敞开自己的怀抱,将他紧紧拥住。

  ‘他为什么会对我敞开心扉?’疑问在刹那间冲击着男人的灰色脑细胞,但是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因为更多的灰色脑细胞想要得到眼前甜蜜的爱情。

  ‘管他呢,一个梦境而已……’

  男人在心中呢喃,蜷缩起身体,让自己与爱更加靠近。头颅在手臂之间磨蹭着,他希望得到更多。

  可是,仅此而已,当温暖的唇落在男人额上的时候,他的眼泪禁不住滚滚而下,隐藏了那么久的心事还是无法忍耐,男人抬起头,想要用那双美丽的瞳孔去看清楚头顶上的双眸。

  但是他没有机会了,因为另一双瞳孔的主人压低身体,在男人唇上印下一吻之后,随即将他放回了床铺上。

  男人感觉冰冰凉凉的液体伴随着苦涩的粉末深入咽喉,那是催促他再次沉睡的药粉。

  美丽的瞳孔隐没入眼帘之中,只留下泪痕还兀自显露着刚才转瞬即逝的悲伤。

  “如果你可以接受我的爱,那该有多好!”

  最后一句话出自另一个人的唇齿间,然后他咬着嘴唇,忍住心中的酸楚,走向那黑暗深处的未料通道……

  吻、悲伤和酸楚,都已经不能阻止那些认定自己目标的人了,他们需要行动起来,没有理由地坚定完成自己的计划,就像是那扑火的飞蛾一样,愚蠢而又令人惋惜。

  ——

  留在孟琪儿房间里的人已经了解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大家除了害怕和震惊之外,几乎表现不出其它任何的情绪。

  许久之后,看着门口文曼曼的尸体,桃慕青才总算说出了一句话:“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

  她的叹息现在已经成为了所有女孩子的心声,她们蜷缩在一起,仿若是无助的羔羊一样等待着坐在床沿上的高大刑警保护。

  谢云蒙知道自己肩膀上责任重大,本来是为了查案而来,现在不仅所有人被困死在这里,而且杀人事件越来越严重。在这栋诡谲屋的第二个晚上,谢云蒙抱紧了还在沉睡中的小遥,努力思考这对策。

  在他对面的柳桥蒲亦是如此,老爷子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如果不是孙子刚才的行为让他总算有所宽慰,估计现在老爷子也会支持不住倒下的。

  毕竟年纪大了,再加上头一天在户外多多少少受到了雪崩的伤害,柳桥蒲现在坐着的样子都让人觉得有气无力。

  但是他自己思想中很清楚,现在,他和谢云蒙是这里人唯一的希望,如果要保住这种希望,就必须保住他们对自己和谢云蒙的信任。

  所以老爷子勉强直起了腰背,对在场的人说:“曼曼和琪儿已经死了,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再管她们,大家必须休息,要不然的话,明天根本就没有精神应对任何事情。我们回褐色塔楼去吧,和王姐他们会和。”

  没有言语回应,大家纷纷随着老爷子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就连最最激动的秦森,此刻也一副沮丧的样子。

  谢云蒙并没有响应老师的话,他依然坐在恽夜遥床边没有动。柳桥蒲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来,问:“小蒙,你怎么了?”他从没有见过谢云蒙如此沉默的样子,这小子从来都是行动派。

  “……老师,你们先过去,这会儿应该是安全的,我和小遥还有点事情。”

  “小遥还在昏迷中,你和他呆在这里很危险!”柳桥蒲提醒说。

  “不要紧的,别人不了解,老师你还不了解我的能力吗?凶手伤不到我,而且小小还行踪不明,我现在暂时不能走。”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大家,跟我来吧!”

  谢云蒙的举动让其他人都很疑惑,他们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刑警,但是没有人将这种怀疑说出口,现在保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再说了,已经内讧过一次,再次内讧的话,说不定凶手就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谁也不知道凶手有几个人,大家只能默默跟着老爷子离开房间,再此期间,最小的雅雅一直伏在奶奶肩头哭泣不止。

  等到房门被关上之后,谢云蒙才松开一点怀中还在沉睡的人,他稍稍抬起的脸庞上此刻彰显着无法控制的愤怒。

  “到底是谁?谁干的?”

  手指在恽夜遥额头、嘴唇和脖子处流连而过,那里都留下明显的吻痕,谢云蒙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生气,自从看见这些之后,他的心似乎控制不住想要怒吼出声。

  ‘这个混蛋!带走小小,又把小遥变成这样,我绝对不会绕了他的!!’

  伸手去刮擦恽夜遥的嘴唇,无意之中,刑警太用力了,疼痛让底下的眼眸微微颤动了几下,随即慢慢显露出瞳孔。

  “……小蒙?你一直在这里吗?”恽夜遥似梦似醒地看向谢云蒙,当话语出口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指正在摩擦自己的嘴唇,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伸手拉开谢云蒙的手,恽夜遥甩了甩头,等到头脑清醒一点,他撑起身体仔细看谢云蒙的表情。

  刑警的脸上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令恽夜遥大吃一惊,他马上问:“是不是小小出事了?我刚才看到……”

  “谁让你独自一人跑进密室里去的?!我不是让你呆在王姐一起吗?!!”

  “你说什么呢?我是去探查凶杀房间的啊!”

  “让你去探查!不是让你追踪凶手!!你到底搞清楚了没有!!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谢云蒙一连串的质问让恽夜遥也忍不住发脾气了,他大声说:“我只是想要帮你!!”

  “我不需要你帮忙!!我有小小就可以了!!”谢云蒙放开他,站起身来说出了残酷的话。

  瞬间,他身后的恽夜遥不再气愤,声音也变得悲伤:“啊…我都忘了,你有小小在……我只是一个帮倒忙的,就像当初丢了小左一样,现在我是不是连你也要丢了?”

  “你别丢了自己的命就好!!”谢云蒙根本就没有听懂恽夜遥的话,他兀自跨过尸体,大踏步走到门前说:“现在,你立刻跟我到褐色塔楼去,快点,送你过去之后,我还要去找小小。”

  恽夜遥低着头,从床上下来,在他脑海中,还保留着一部分梦境之中的记忆,是那么甜蜜,那么让人向往,可是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只能活在梦中了。

  叹出一口浊气,恽夜遥拼命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对谢云蒙说:“我一个人可以过去,你去找小小吧。”

  谢云蒙差一点暴走,刚刚才脱离危险,现在怎么能让他再独自一人行动,他是把自己的命看得有多么不值钱?

  “你说什么呢?我不保护你行吗!快点走了!”

  看不惯眼前人磨磨蹭蹭的样子,谢云蒙一把拉起恽夜遥的手,带着他快步向柳桥蒲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恽夜遥一路上还是将刚才遇到的事情大致对刑警先生说了一遍,并再三警告他另一个疤脸男很危险,刑警此刻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被背叛了,所以西西也很危险。

  他安全把人送到褐色塔楼里面,然后将另一个疤脸男和乔克力的真实身份告知恽夜遥之后,就离开了。恽夜遥在即将进入房间的一刹那,看向谢云蒙的眼眸中,泪水滑落到了颈项,那里有一块淡淡的红痕。

  演员不知道的是,刑警从来没有因为小小而愤怒,他知道小小有能力保护自己,让刑警如此动怒的原因是他自己,是那个暗处的替身对他所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