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八十八章误入岩石地洞的男人

第八十八章误入岩石地洞的男人

  在潮湿冰冷的地洞中,男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动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朝哪个方向,只是一味没有目标性的寻找。

  这种寻找不仅让男人精疲力尽,甚至令他整个人都陷入烦躁和恐惧的情绪之中,根本就没有办法解脱出来,除非找到正确的道路。

  “为什么每次我都这么倒霉?平时被那些人嘲笑也就算了,出来玩也会陷入这般境地!”好像是老天爷时时处处在与他作对一样,男人感觉手脚都已经麻木了,不是因为劳累,而是因为心里无法解脱的愤怒和躁动。

  抬起一只手抓握成拳,男人停下脚步,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至少他还没有死,不是吗?没死就有希望,楼上有那么多人?只要找到出口,就可以安全得到救援。男人以为自己还在诡谲屋的地下。

  可是他错了,他已经严重偏离了方位,走到悬崖边缘了。身体四周的岩石同刚进来时根本没有任何变化,男人总是在相同的地方徘徊。那些弯弯曲曲的通道根本没有一条是可以走通,几乎每一次在他即将接触到尽头的时候,冰冷的岩石都会给予他沉重而又残酷的打击。

  ‘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走呢?不是那些岩石通道,应该是不一样的地方!’男人想着,如果这里真的是诡谲屋主人建造的,那么就一定有特殊的标记,要不然的话,照这种情形,他自己也会迷路。

  男人望向岩石的顶端,那里根本没有可以让他放松心情的标志,四周的墙壁上也是,长满了青色的苔藓,除非刨去那些苔藓,要不然真的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可是有植物就代表有水和空气,而且自己在这里徘徊了这么几个小时,不是也没有被闷死吗?既然有空气,有水流可以进来的地方,那为什么他会找不到出去的通路呢?就算是一丝缝隙也好呀!至少可以让他呼救!

  充满着绝望又无法丢掉一丝丝希望的心情,真的很折磨人,男人弯下身躯,双手死死捂在腹部,好像肚子疼一样蹲在潮湿的苔藓和地面之间。

  背后感到一阵凉飕飕的,他只穿着毛衣,湿气已经渗进秋衣里面去了,此刻的男人浑身冰冷,一点点温度对他来说都是奢望。从那个温暖的空间突然之间被抛掷到这里,就连呼出的白气都带着不可思议和恐惧。

  嘴唇早已经冻得发紫,紧握成拳的手要很用力才能控制住神经的脉动。这种状态下,男人觉得自己宁愿被外面的同伴捉弄还来得好过一些!

  幸好头脑还保持着清醒,还能思考问题,这也是现在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空空如也的胃袋持续抗议着,他本就肠胃不好,再加上寒气的侵袭,现在从胃到小肚子都在经历着抽搐般的疼痛,不过,男人自认为还可以忍耐,所以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依然努力思考着该如何出去。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打击和磨难在他身上发生的并不少,可是他都坚持下来了,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个来自生命的威胁,所以绝望也增添了几分。

  “大概已经是晚上了吧!”男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夜里八点多钟了,“我居然走了这么久吗?看来,这里能走的通道都已经被我走遍了,那就来决定是原地等待,还是继续寻找吧!”

  男人的语气中带着鼓励自己的成份,从毛衣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放在大拇指上面之后,继续用轻微的声音说:“朝上就继续走,朝下就留在原地!”

  呼出的白气伴随着硬币一起向上翻飞,闪烁着求救光芒的瞳孔死死盯住硬币落下的方位,直到把它握回手心之中。

  ‘现在来看看吧!我的运气!’心中的话语让心脏开始不安分地剧烈跳动,犹豫让即将从硬币上面挪开的手指更加僵硬,动作也变得极其缓慢。

  “不要用这种愚蠢的方法,我知道通路在哪里!”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坚定的女人声音,男人猛的回过头去,心中刹那之间掠过惊喜。

  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女人站在眼前,脸上头发上也都同他一样沾满了脏污,但是这个女人的瞳孔中却绽放着光芒,那是一种坚定的、不言放弃的光芒。

  她双手的袖子向上高高挽起,身上羽绒服的扣子已经解开,正在大踏步朝男人的方向走过来,嘴里继续说着:“我说你呀!居然不小心掉到这种地方来,我们还以为你是凶手的帮凶呢?现在立刻站起来,蹲在那里会冻僵的!”

  女人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充满体温的羽绒服就已经披上了男人的肩头,这是一种从未有感受过的温暖,仿佛比家里的空调和暖炉还要令人感到舒适。也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莫名其妙地就感觉自己可以无条件信任眼前的人。

  对,就是那种无条件的信任,因为她瞳孔中的光芒让男人感觉不到一点点恶意。男人身体的行动头一次超过他头脑中的思维,站起身来之后,他拉紧身上的羽绒服,问:“衣服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我短时间内没问题的,赶紧跟我走!”女人说完,大踏步朝来时的方向走去,男人赶紧小跑跟在他身后,已经湿透的拖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两个人刚刚拐过第一个弯,女人突然伸出手臂拦住身后疾步向前的男人,差点让他摔倒。

  “怎么了?!”

  “前面有人正在通过上去的必经之路,我们等一下再走。”

  “可是有人的话,正好让他帮忙啊!或许就是失踪的女主人呢!”男人的思维还停留在白天,傍晚以后发生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

  “你现在不要多问,等一下到了上头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两个人沉默着,岩壁背后传来的脚步声正在逐渐向他们的位置靠近,女人拦着男人的手也一点一点向背后的岩壁侧过去,逼迫两个人的身体一起贴靠在岩壁上。

  不多一会儿,果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通道边缘,身影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那里喘息了片刻,可以清晰看到他身上还抱着另一个人。

  女人身后的男人看清楚远处人的脸庞之后,差一点惊呼出声,他紧紧捂住嘴巴,用最小的声音在女人耳边说:“那不是颜慕恒吗?他身上抱着的好像是演员先生呐!”

  “嘘!别问问题,跟着我就行!”片刻之后,女人回应道,脚下也再次移动起来。男人依然一步一骤紧跟在她身后,拼命忽略掉疼痛不已的脚趾和胃部,不敢有丝毫怠慢。

  两个人很快就接近了出入口,男人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之前有很多次都来到了这里,完全是因为自己观察力不够,所以才没有发现出入口的。

  原来在光滑的岩石角落里,有一小块一小块凸起的石头,这些石头有规律的向上排列着,朝上的一面并没有苔藓覆盖,而且磨损得相当厉害,只要稍微动一下脑筋就可以知道一定有人经常在此攀爬,那个出入口就一定在这些石头的上面了。

  想到自己错失了那么多出去的机会,男人的懊悔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有时候人笨真的是要多吃很多苦头,幸好体质还算不错,不然晕倒或者失去意识那就更加倒霉了。

  时间来不及让男人作出更多的感叹,他使劲张开冻僵的手指,跟着女人用力向上攀爬,两个人一前一后逐渐进入到上面的房间里。

  出入口就开在房间的地板上,此刻遮挡住它的木板已经碎了,被抛弃在一边。男人上来之后,环顾了一圈说道:“我不是从这里掉下去的,我是在一楼的娱乐室边上……”

  “我知道,可是那边应该已经被堵死了。堵死通道的家伙现在一定还在所有人之中,你必须立刻和小蒙还有柳爷爷他们会合,我没有办法保护你很长时间的。”女人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在房间里依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男人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她:“你是谁?”

  当这个问题从唇齿间说出来的时候,女人立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男人说:“你是不是傻呀!白天的时候和你们相处了那么久,居然都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小魅啊!”

  “什么?不!这个,小魅那么漂亮……”

  “你是想说我卸了妆丑到你都认不出来了吗?”愤怒的视线回头瞪向男人,也许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还是会在意自己的美丑的。

  她接下去说:“我的本名叫枚小小,不是什么小魅,是一个女警。我告诉你,这里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凶杀案,你失踪了那么久?难免会有人怀疑你是凶手,所以你等一下回到大家那边之后,一定要对柳爷爷说实话,知道吗?连帆!”

  “哦…我,我知道了!”连帆听到女警和凶杀案这两个词语,不禁又开始心慌意乱起来,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

  事件发生到这里,我们总算将小小和连帆也找回来了,现在还处在失联状态中的人除了诡谲屋的女主人之外,就只剩下舒雪、餐馆厨师、另一个刀疤男人和被送出去的西西这些人了,当然其中还包括房子中有可能存在的隐藏人物。

  其中,诡谲屋的女主人是一个关键性的存在,她就像一条连接过去与现在的桥梁,贯穿着所有的事情,以及大部分人的秘密。当接下来我们一个又一个揭开所有可疑人物身上隐藏的秘密事件之后,女主人存在的价值也就可以体现出来了。

  但是我这样说,并不代表女主人就一定存在,她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但她的存在究竟将以何种形式体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言归正传,目前我们的注意力要集中在房子内部的幸存者身上,从幸存者身上一点一点延伸到外围,事情还处在一团迷雾之中,急是急不得的,最重要的是先要阻止凶手动手的可能性,保住性命才能推进案件的进展。

  小小本来是去追餐馆厨师的,可是她被厨师引诱进了刚才和连帆一起进入的房间内部,并且掉进了事先打开的陷阱之中。

  那个出入口的下面全部都是岩石,而且摔倒底部的距离还不短,如果不是攀爬,直接从上往下栽下去的话,头很容易磕在岩石壁上造成伤亡。就算没有磕碰到,直接掉到底部也不是一件好过的事情。

  但设置陷阱的人忽略了枚小小的身手,她可是经过专门格斗训练的女警,平时连谢云蒙都可以打趴下的,怎么可能被这种地方镇住?

  在掉下去的一瞬间,枚小小就立刻采取了应对措施,头部迅速偏离避开可能造成伤害的岩石,一只手使劲抓住边缘凸出来的岩石块,虽然还是往下滑了一段,手心里也被磨蹭出了几道划痕,但是枚小小成功稳住身体。

  稳住重心之后,小小就立刻反击了,算好距离,一只脚在岩石壁上借力,让身体180度翻转过来,另一只脚猛的向上踢出,扎扎实实踹在了还未关紧的木板底部,吓得上面准备封死出入口的人一下子瘫软到地上。

  此刻枚小小脚上的拖鞋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用两只手稳住身体,只穿着袜子的脚底一次又一次踹向上面的木板,直到插销断裂,整块木板四分五裂飞出去为止。

  虽然脚底受了伤,脚腕上也布满擦伤,但是枚小小依然反制成功,从缺口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当愤怒的女人准备将上面人暴揍一顿的时候,厨师已经跑得连影子都没有了。

  现在再去追估计也是无用功,反正地下室的缺口已经打开,枚小小索性回下去找一找失踪的人,结果被她幸运地找到了连帆,当然也包括自己丢失的拖鞋,它们就在出入口下面不远处。

  两个人进入房屋内的秘密楼道之后,虽然还是没有空调,但已经比下面的岩石通道要暖和许多了,连帆也恢复过来。

  他们加快脚步去寻找谢云蒙和柳桥蒲,此刻枚小小还不知道谢云蒙已经曝露了身份,柳桥蒲也带着众人回蓝色塔楼了。她还以为谢云蒙在诡谲屋外面,其他人都在主屋娱乐室和餐厅里面,所以带着连帆进入了主屋。

  在主屋一楼娱乐室里面,有某些地方的布置已经改变了,而且餐厅里面,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在等待着有人发现她,带她回到所有人之中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