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三章守护之翼和斩芟之刃一

第九十三章守护之翼和斩芟之刃一

  谢云蒙想也没想就自动把恽夜遥排除出了接下来行动的范围,是因为他第一次强烈感受到害怕的情绪,就连他自己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害怕过,此刻的谢云蒙还不明白这种情绪代表的是什么?但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在调查凶杀案的时候有后顾之忧。

  枚小小转过身面对着文曼曼和连帆,但口中的话语却是说给谢云蒙听的:“就算你让小遥留在老师身边,也无法完全确保他的安全,幸存者现在确实是全部都聚到了一起,人多眼杂的话也确实可以限制凶手一部分的行动,但是一开始进入这栋诡谲屋的时候,我们的情况不也是一样吗?”

  “凶手可以完美避开你的视线,难道就不能完美避开老师和小遥的视线吗?要知道,小遥可是个武力值等于负数的家伙!在那些幸存者之中,究竟有没有人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有没有人就是凶手或者帮凶,我们现在还一无所知。”

  “就像他们怀疑你和老师一样,我们心里也同样充斥着怀疑和戒备。想要栽赃给你和老师的人,绝对是完全了解你们动向的人,要不然的话,他不可能那么准确地让尸体或者受伤者及时出现在你们眼前,而且,我认为凶手不是没有机会杀掉小遥,而是他不想杀死小遥,至于原因,我暂时还猜不出来。”

  “小蒙,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具体细节你要比我清楚得多,现在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我和连帆还有文曼曼待在这里,第一,可以监视主屋这边几个出入口的动向。第二,由我来了解文曼曼与舒雪事情,就算不能让她开口,也可以做到限制她接下来的行动,避免麻烦。”

  “第三,我在这里的话,你有什么行动需要帮忙,随时随地都可以快速找到我,而且还可以照顾到外围,从女主人房间窗户和客厅以及玄关都可以看到外面的状况。”

  “小蒙,你放心,我可以保证自己和这两个人的安全,你回褐色塔楼带上小遥行动,以你的武力和小遥的智慧,两个人合作才是最好的,这样也能让他更加安全,你自己也放心不是吗?”枚小小没有看谢云蒙,而是一口气把想要说的话说完。

  谢云蒙觉得此刻的枚小小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好像明白一些自己所不明白的事情,但无关于凶杀案!

  心中虽然疑惑,谢云蒙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只能说:“小小,你自己一切都要小心,这个凶手非常狡猾,他没有从最薄弱的地方去下手,而是挑了我们这些不容易攻破的人,反其道而行之。他是想要消耗掉幸存者们对我们的信任,尽快让大家慌乱起来!”

  “我认为现在不是留守的时刻,还有一点,小小你并不知道!外围的颜慕恒已经无法再信任了!本来,他是以外围那桩案件的知情者身份,到诡谲屋来配合我们行动的,当时由于他的身高体型都和我差不多,所以才会决定让他和我一起扮演颜慕恒。”

  “但是现在,他的幕后身份我们需要重新考虑,首先,将与文曼曼长得极其相似的舒雪带到我面前的人就是他,其次,有可能对小遥出手的人也是他,小遥今天早晨发现我的破绽之后,一直深信颜慕恒就是我。我估计正因为如此,小遥才会掉以轻心被袭击的。”

  “所以,我们两个人都不能留守,诡谲屋主屋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也有很多机关存在,现在具体的我还没有办法和你说清楚,小小,你必须马上到外围去找颜慕恒还有西西,最好要让西西处于你的保护之下。这个小姑娘是我们来之前那桩案子的知情人,更有甚者她有可能就是参与者之一。”

  “我会把文曼曼和连帆交给老师,由老师来处理文曼曼的事情,然后我再和老师商量一下屋子内部的行动该如何展开。目前这是最稳妥的方法。你一定要呆在西西一起,万一凶手想要对杂货店老板夫妇不利的话,有你在,他也不敢轻易动手。”

  “里面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西西,如果外面的颜慕恒回到杂货店,你就假装不知情找理由留在他身边监视他。如果颜慕恒没有回去,你就留在那里保护西西和杂货店老板娘,等我的消息。”

  “这些事现在只有你可以做到,我会抓紧时间行动,争取在明天早上之前了解清楚这栋房子里所有的秘密。记住,无论你在哪里行动?一定要注意机关,这个凶手不是普通人,他可以在我的眼皮底下杀死被害者,并且做到让我毫无察觉,光这一点就足够可怕的了!”

  谢云蒙的建议确实是目前两个人最好的行动方式,因为不是涉及到一起凶杀案,情况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所以,房子内部和外围都不能落下,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两大要点就是,保护幸存者和破解秘密,揪出凶手。

  枚小小立刻行动起来,她穿上连帆递过来的羽绒服,朝还坐在沙发上的文曼曼瞥了一眼,似乎在警告她最好小心一点,不要做对刑警先生不利的事情,然后快步消失在诡谲屋玄关的方向。

  谢云蒙则带上文曼曼和连帆,回塔楼找柳桥蒲。他手腕上的手表指针已经越过了12点的方位,这个午夜,对谢云蒙和恽夜遥来说,注定都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知不觉之间,时间似乎如同受到诅咒一样,开始加快它的步伐,但是,调查者们还没有察觉出时间的异常,此刻他们只能照着自己的思维判断,努力与凶手对弈。

  在谢云蒙与枚小小两个人的对话中,他们没有提到刚刚连帆出来的岩石地洞,那里是连接着偏屋废墟和主屋的通道,也是某个人行动的捷径,他用自己的方式与诡谲屋的秘密做着抗争,决心不惜付出血的代价也要赢得还归生命的自由!

  现在这个人正在废墟中打磨着他所需要使用的工具,渗人的寒光在他两手之间若隐若现,那冻得通红的手指在茫茫风雪的衬托下,如同即将开始斩芟屠戮的血红玫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