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五章王姐的回忆和恽夜遥的判断

第九十五章王姐的回忆和恽夜遥的判断

  文曼曼非常肯定地指认出餐馆老板娘就是当初火灾之前在明镜屋担任女仆的人,而且是她和舒雪的亲生母亲。对此,甚至连王姐都感到万分惊讶。

  能够证实这件事情的人,也许只剩下了刚刚睡着的厨娘婆婆,看着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色,大家都不忍心再去打扰老婆婆的清梦。

  于是柳桥蒲说:“这样吧,关于当初的事情,曼曼你等一下再说,先让王姐说说看她了解的事情,还有,为什么之前要隐瞒舒雪的存在。”

  “老板娘,”柳桥蒲紧接着俯下身对餐馆老板娘说:“既然你的女儿已经认了你,那么我就称呼你一声文女士,如果你还有一丝清明的话,那么请你仔细听一听她们所说的话,不管你心中藏着怎样的秘密,也不管你是否愿意对我们开口,我只希望你能够想一想曼曼和舒雪,她们之中的一个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想你一定不希望让剩下的人再伤心。”

  老板娘虽然没有因为柳桥蒲的话语抬起头来,但是可以明显看出,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仿佛有控制不住的心意即将喷薄而出。

  柳桥蒲深呼了一口气,努力压下自己急躁的心情,耐心等待了一会儿,最终老板娘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老爷子没有办法,只能坐直身体示意王姐开始讲述。

  王姐说:“当初,这栋明镜屋发生火灾的时候,当地报纸上是报道了的,所以只要是居住在周边超过十年以上的人,都知道火灾的事情。据说,当时安泽在偏屋的书房里午休,而女主人在主屋这边,女仆在厨房里面。”

  “一直以来,我和怖怖都认为当年的女仆就是厨娘婆婆,因为报纸根本没有提起过有两个女仆,而火灾幸存的人也从没有说过明镜屋中存在过两个女仆。直到我来到这里为止。”

  “对于火灾的实际情况,我能说的只有报纸上那些内容:火是从厨房蔓延出去的,然后很快点燃了整栋偏屋,当女仆将消息告知女主人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为什么这里的厨房着火,却没有波及倒偏屋呢?”谢云蒙问道。

  “抱歉,我没有讲清楚,女仆所在的厨房位于偏屋,当初这里的书房、厨房和餐厅全都在偏屋,而主屋一层是女主人的房间、客厅和娱乐室。老主人安泽一直都居住在偏屋,很少来到主屋的。”

  “女主人的房间也没有现在这么小,后来重新规划主屋格局的时候,女主人自己要求把房间隔出三分之二来布置书房,因此她的房间才变得不足十平米。”

  “火灾发生之后,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是火源来自于偏屋的厨房,报纸上说,女主人因此疯了一样的指责女仆害死她的父亲,这让女仆百口莫辩。”

  “幸亏在之后的仔细调查过程中,警方并没有从厨房里得到故意纵火的实质证据,而且女仆离开厨房的时候,把微波炉和烧火的炉子全都关闭了。”

  “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情况,厨房里没有起火点,女仆不存在故意或者无意的疏失。而厨房以及周边的电源线,也没有发现有老化自燃的现象。可是,从外围的情况来看,火又的的确确是从厨房蔓延出去的。”

  “这件事也困扰了明镜屋中人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我到明镜屋工作的时候,女主人还饱受火灾后遗症的折磨,精神状态一直很差,根本不愿意出门。当时,厨娘和管家就警告过我。”

  “不可以随便到外面去说女主人的精神状况,只能说女主人是因为被火灾烧伤,所以才不方便出门。”

  “因此,很多年以来,我们都统一口径,而住在这里周围的人也都不知道女主人已经精神失常的事情,他们都只知道女主人是因为烧伤才躲在房子里的。”

  王姐说到这里,柳桥蒲说:“这倒是可以理解,也难怪管家先生一开始虽然告诉我们女主人腿脚不方便,不可能走动。但还是同小恽一起到外围去寻找了一大圈。那么,王姐你来这里的时候,老板娘已经在山道边上开餐馆了吗?”

  “在,当时就是老板娘将我引荐到明镜屋中的。”

  “火灾还有什么其他不合理的地方吗?”恽夜遥问。

  王姐想了想说:“我所知道的就是以上这些,没有更多了。”

  “那么舒雪在这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恽夜遥继续问。

  “其实,我根本不清楚舒雪还在不在这个家里,也从没有见过她,只是听小怖怖说起过曾经女主人身边有过这样一个小姑娘。怖怖说,她就是因为舒雪离开才被女主人收养在身边的。”

  “我们这里的女主人精神状况时好时坏,但是无论怎样,她都不会对怖怖不好,甚至只要小怖怖在身边,她就会表现得很正常。好像她同我一样是曾经失去了女儿的人。”

  “后来,管家告诉我,女主人确实曾经失去了一个养女,名字就叫做舒雪。所以对于她来说,怖怖就是舒雪的替身。至于舒雪目前的状况,管家先生三缄其口,一直都不愿意说。”

  “昨天,你们刚到诡谲屋的时候,我说的那些话其实不是女主人的意思,而是管家先生的意思,诡谲屋近些年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由管家先生做主,不让我和厨娘说出舒雪的事情,也是管家先生的意思。”

  “他说,这关系到怖怖以后是否可以继续生活在诡谲屋里面。”王姐说完,搂紧了一直沉默着的怖怖,小姑娘身体和精神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也难怪,接二连三的打击,就算是一个男人也无法在承受。恽夜遥并不准备问怖怖什么问题。怖怖需要时间,王姐也是!

  对于王姐的话,恽夜遥是有所保留的,同样对于文曼曼的话,他也保留了一部分自己的推测。但这些目前还停留在直觉范围内,他不能提前说出来,不然会影响柳桥蒲和谢云蒙对行动的判断

  尤其是谢云蒙,他需要静下心来与凶手周旋,不管凶手的动机是什么,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杜绝他再次杀人的可能性。也许明天,甚至是不久之后,会有更大的陷阱在等着他们。

  恽夜遥轻轻抚慰着文曼曼的后背,对她说:“曼曼,当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你的母亲究竟为何要将你送走,我还无法判断。但是,有一点我想告诉你,也许当年你母亲更重视的人是你,直到如今,她缄口不语依然有可能是想要保护你!”

  恽夜遥的话让文曼曼瞬间茫然无措,她听不明白恽夜遥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十五年的判断都错了?!

  “不可能……”唯一能够用来回答恽夜遥的就只有这三个字,而柳桥蒲和谢云蒙也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恽夜遥。

  谢云蒙说:“小遥,曼曼刚才还没有说完她和舒雪的故事。”

  可是恽夜遥只是摇头,他的思维已经走向了与刑警完全不同的方向,所以此刻,他更想听到另一个人的叙述。

  恽夜遥抬起眼睛看着谢云蒙那近在咫尺的脸庞,说:“小蒙,我要和你一起行动,行吗?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成为你的累赘,我保证!”

  “不行!”柳桥蒲代替谢云蒙断然拒绝。他严肃地看着恽夜遥说:“你不是刑警,而且没有任何格斗技能,你要怎么保护自己?我承认你对事情确实有一定的分析能力,但是目前,小蒙需要的事尽快找到隐藏着的凶手,而不是先去探究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在边上的话,一定会阻碍他的手脚。”

  柳桥蒲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刚才谢云蒙就因为恽夜遥的昏迷差点失控,虽然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没有在众人面前露出来,但是其他人看不出来不代表柳桥蒲也察觉不到。

  对于察言观色这种事情,老爷子当了一辈子的刑警,自然是熟门熟路的,何况谢云蒙还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失控对于一个正在缉凶的刑警来说有多么危险,老爷子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他坚决不赞成恽夜遥和谢云蒙一起行动。

  “老师,我会……”

  谢云蒙想说什么,却被柳桥蒲虎着脸打断了,老爷子继续说:“我这里需要小恽帮忙询问和分析,我老了,头脑也迟钝了,所以他不能跟你去,你必须和小小配合行动,现在小小在哪里?”

  “小小在外围,我让他去保护西西了。”谢云蒙老实回答。

  “你是说外面那个小子也不可信了?那当时你们是根据什么带他进诡谲屋一起行动的?难道没有调查清楚底细就让他参与行动了?!”

  “老师,这一点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不过我们调查过他的底细的,他其实是……”

  “小蒙!!先不要说!!”恽夜遥突然之间用手捂上了谢云蒙的嘴巴,然后左右看了看在场的人,对柳桥蒲说:“柳爷爷,我……”

  “叫老师!”柳桥蒲低声纠正他。

  恽夜遥赶紧改口重新说:“老师,刚才的问题能不能等小蒙抓到凶手再一起告诉您,老师……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

  恽夜遥无法找到合适的理由来告知柳桥蒲他的想法,吞吞吐吐之间,倒是老爷子先明白了他的意思——‘这里有内鬼’

  柳桥蒲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确实非常聪明,不过他这样的反应也是在示意自己对某几个人要留一手,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包括外面那个亦正亦邪的‘颜慕恒’

  柳桥蒲冲着恽夜遥点点头说:“你们想要什么时候说,你们自己定,反正我现在也只是个普通人,该是要配合刑警调查的。”

  谢云蒙也对恽夜遥突如其来的反应有些懵,或许他认为外面那个‘颜慕恒’的真名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到老师如此的反应,他也就把话咽了回去。

  目前,对于外围犯罪事件的描述,除了之前在西西房间里的那一段对话,和偶尔提到的只言片语之外,根本就还是一片空白。

  这桩事件虽然发生在诡谲屋杀人事件之前,但却是诡谲屋杀人事件的衍生,所以需要在之后的探索中,从另一个人的口中来叙述给大家听,而这个人正是诡谲屋到目前位置唯一没有出现过的家人——eternal。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