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八章被凶手扼杀的计划

第九十八章被凶手扼杀的计划

  当退无可退的时候,厨师终于绝望了,他开口说:“放过舒雪和小文,我就告诉你那个秘密。”

  没有任何威慑力的交换条件从肥胖男人口中说出,让Eternal嗤之以鼻,他从来不觉得这个厨师会为别人着想,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戏,包括现在提到舒雪和小文。

  “如果你爱舒雪的话,就不会让她呆在我的身边了,你明明知道舒雪应该恨我的,是我母亲的自私让舒雪失去自由,也是因为仇恨,那具骷髅才会永远停留在蓝色‘囚室’里面。”(Eternal所说的蓝色囚室就是指蓝色塔楼密道里囚禁骷髅的那片墙壁,骷髅是谁?他和管家、厨师还有舒雪都知道。)

  “如果你真的爱文阿姨的话,你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除掉她所爱的人?厨师先生,我不想说出你的本名,因为我厌恶这个名字,是你让永恒蒙羞!现在,我已经抛弃了仇恨和爱,只希望可以了解过去,难道你还要拒绝我吗?”

  Eternal装作自己一点都不想伤害厨师先生,他停在厨师的面前,将双手插进口袋里,握紧了某样东西,就这样一动不动等待着厨师的回应。

  “……十五年前……发生的事情真的这么重要吗?让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答案。”

  “是的。”

  “安泽的死不是任何人的错,他是死于自己的贪婪!这个人,永远都没有底线!他害了自己的女儿!害了小文!甚至害了我和舒雪!!”厨师突然之间大声说道,他的瞳孔中布满血丝看向波澜不惊地Eternal,仿佛是一头发怒的动物一样。

  Eternal眼中透出怜悯,他转身不去看厨师的眼睛,依然用平稳的声音说:“总是把责任归咎到死人身上,真的好吗?十五年来,要不是你和管家先生的贪婪,你们怎会落到如此地步?现在我告诉你,当年安泽的财富和现在依然拥有梦境的那个人都将属于我,而你们只会成为大雪的祭品。”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厨师歇斯底里冲着Eternal喊道:“你不过是同我一样的小丑,我没有得到的东西你也不可能得到,十五年前,梦境就枯竭了,安泽花了那么多钱只是为了重新挽回名声,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早在火灾之前就成为了泡影,再也没有人会记得他!”

  说完,厨师似乎疯了一样冲着天花板扬起头来,那一刻,他感到心中郁结的所有烦恼都一下子吐露了出来,空荡荡的身体就像气球一样随时会飞上天空,然后炸裂开来,让他永远摆脱这个世界的牵绊。

  许久之后,久到厨师以为自己即将被埋进地狱的时候,他的手心里突然感到了彻骨的冰凉,那是一个小小的冰块,Eternal将即将融化殆尽的‘指纹’塞进了他紧握的拳头。

  厨师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水滴从里面慢慢溢出来,仿佛是多年以前小文的眼泪一样。

  “为什么?”厨师睁大迷茫的眼睛看着Eternal,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背过身去,年轻男人眼眸中滚落下泪水,他始终还是下不了手,眼前这个对他来说应该是恨之入骨的人,却也有着说不出来的不舍。

  “……那个是送给你的礼物,我希望不再有泪水和鲜血……让管家先生回去吧,就像舒雪一样……他们会需要你的。”

  “可是,你呢?如果我让管家先生出现在他们面前,你的事情该如何解释?你不要忘了,你已经失去信任了。”

  “舒雪死了,文曼曼活了!管家死了,你活了!是谁在动手脚,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我需要西西和怖怖活下来,而你,需要这个家最后的真相不是吗?”

  Eternal擦干眼泪,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说出,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于是大踏步向地下室外面走去,不再回答背后传来的任何问题。

  当Eternal消失在地下室里的时候,厨师摊开了自己的手心,那里有一点淡淡地血渍,是十五年以来无法相望的永恒留给他的血脉之证。

  深吸一口气,厨师准备转身离开,可是,他决定的事情已经没有机会实现了,因为一个黑影,一个正高高举起屠刀的黑影向着他的后背猛扑过来,瞬间,地下室里鲜血飞溅……

  在最后一刻,厨师先生看着眼前Eternal离开的方向,用生命全部的悲伤说道:“对不起,我做不到了……我爱你,我的孩子……”

  没有人听到这如同冰雪一样刺骨的悔恨,只有凶手在被杀者身后的喘息,那是恶魔在挣扎,不存在得意和嘲笑,也没有失控的情绪。恶魔的瞳孔中只有无尽的黑暗,让人无法知道他所拥有的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感。

  隐藏在黑夜中的恶魔慢慢站直身体,走到地上的尸体面前,抬起满是鲜血的右手,轻轻松开,一样东西就像羽毛一样慢慢飘落向死人的手心里面。他喃喃地说:“还有三天,你们全都会成为冥魂,下一个,将出自于你的手心……”

  ——

  没有被合上的出入口呼呼地灌进冷风,而Eternal早已经走远,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如此精打细算,还是被凶手暗算了,厨师先生的死无疑将破坏Eternal之后全盘的计划,甚至会让他和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全部都陷入危难之中。

  现在,Eternal前进的方向是那家藏着西西的杂货铺,而枚小小早已经在这里等他了,究竟之后,Eternal和枚小小的行动会如何发展,武力值高强的女警是否可以深入到Eternal的内心,成功反制屋内的凶手?

  还是恽夜遥终将再次和这个名为永恒的男人见面呢?这一切都无法控制在我们的预料范围之内。但是,变化始终会到来,逆转只是时间问题。

  而我们也即将迎来月31日的凌晨,也就是众人在诡谲屋中第二个白天。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经历了一天两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切都如同乱麻一样,让人找不出头绪。

  最终,倔强的柳桥蒲还是阻止了恽夜遥同谢云蒙一起行动,虽然两人都持有不同意见,但不可否认的是,房间里单靠柳桥蒲一个人也确实顾不过来,毕竟谢云蒙那边还有枚小小可以随时互动。

  等到谢云蒙离开之后,柳桥蒲把恽夜遥一把拉到了门外,对他说:“小恽,我看得出来你和小蒙之间的感情,还有枚小小的心意,不要以为老头子就是个粗汉!这个社会上的形形色色我看得多了。”

  “我只想对你说一句,不要影响了小蒙的前途和你自己的生活,小小才是最适合小蒙的人,而你,只可能是朋友!如果听明白的话,就好好呆在这里,房间里的这些人才更需要你的帮助!!”

  说完,柳桥蒲严肃地看了恽夜遥一眼,不留给他任何辩解的余地,自顾自回到房间里去了,只留下演员独自一人滞留在房门口,努力消化着刚才的话语。

  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甚至没有很大的情绪起伏,恽夜遥早已经料到了老爷子的想法,他感到了没来由的孤独,记忆中的那片海滩此刻又浮现在眼前,可是美丽的蓝色却变成了灰暗的寂寥之色。

  ‘既然注定要孤独,那就好好适应它吧。小左、小蒙,我会让爱留在梦中,永远……’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恽夜遥准备坚强面对一切,他努力深呼吸,直到自己的脸色恢复如常,才睁开明亮的眼眸转身再次面对刚刚警告过他的老人。

  事实上,柳桥蒲的心里也在为恽夜遥难过,他是很顽固,但他并不迂腐。如果只是恽夜遥一个人的单相思,柳桥蒲绝不会开口说出刚才的话语,但是他在离开孟琪儿房间的时候,明明确确看到了谢云蒙眼中的情意。

  那是无法掩盖的,柳桥蒲在心里再次叹气,他只有趁着谢云蒙还没有真正体会到自己心意之前,先将两个人的未来扼杀在摇篮之中才行。为了他这个徒弟,老爷子宁愿自己招人恨。

  他相信恽夜遥是个善良的年轻人,不会不顾谢云蒙的前途和幸福一意孤行的。所以当恽夜遥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老爷子对他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老爷子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多教恽夜遥一点东西,如果他能够用自己的智慧来帮助谢云蒙的话,那就是一件好事了。

  “小遥,我要休息一会了,人老了总也支持不住太久,我已经叫醒了小航,让他守一会儿,你自己也赶紧睡吧,一切等明天早晨再来询问。”

  “好,老师。”

  “还有,曼曼,不管事实究竟如何,现在只能先放一放,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小蒙和小小会保护这里,你和其他小姑娘不能再分开了,快点去睡会儿!”

  “……”文曼曼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到她之前的同伴一起,只是重新将头靠在恽夜遥怀里,闭上眼睛开始休息,听她的呼吸声,确实也累坏了。

  而恽夜遥环抱着小姑娘靠在了墙边,他就这样坐在地上,紧闭起眼眸,但不自觉微皱的眉心还是让柳桥蒲感到一阵心疼。

  柳桥蒲回转视线,对还在揉着惺忪睡眼的柳航说:“你好好守着房门和衣柜,有什么事情立刻大声叫醒我们,千万不可以松懈,知道吗?”

  “哦,爷爷,你放心吧。”柳航此刻的位置正在衣柜边上,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房间里所有的空间。

  等到柳桥蒲睡下之后,柳航看着那个唯一还睁着眼睛的人问:“你不休息一会儿吗?”

  “我休息得太多了。”那个人不温不火地回答,此刻,床上的被子还好好盖在他的胸前。

  柳航眯起眼睛,他总觉得床上的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是他的样子,而是他的动作,柳航总觉得一个男生半躺在床上不应该是这样的,而且,这个人侧着身体,似乎一侧的肋骨很疼。

  “你肋骨很疼?”柳航没话找话地问,为了不影响其他人睡觉,他站起身挪到了床边,看着对话的人。

  “我伤口在肋骨上。”床上的男人听不出他什么意思,只能直白地回答。

  柳航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心里的疑惑也只是淡淡一点点而已,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某些方面的杂志看多了,所以才会觉得一个男人把被子压到胸口的样子很怪异。

  迟疑着找不到合适的言语继续下去,柳航只能闭上嘴巴,强迫自己认真做好守卫的工作。

  这个时候,床上的男人却开口了,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柳航忍不住对他侧目。

  “你是一个作家吗?”

  “哎?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只是随便猜猜而已。”

  两个人自觉把声音压到最低,仅有他们之间才能听清楚。

  提起作家这个一直以来的梦想,柳航的情绪瞬间被调动起来了。他开始和床上的男人持续攀谈起来。

  夜晚宁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发出的轻微话语声,伴随着地上人此起彼伏的鼾声,仿佛一曲别样的月光奏鸣曲一样。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浓重的泼墨色在逐渐消退,在褐色塔楼外围,天空正迎来晨曦的光芒,照亮了还沾着鲜血的白色大地。

  当晨曦到达钟楼顶端的时候,在锁闭空间里休息了一晚的恶魔也醒来了,他将开始自己第二天的计划。

  同行的十八个人现在还剩下谢云蒙、恽夜遥、枚小小、柳桥蒲、唐奶奶祖孙、柳航、文曼曼、桃慕青、夏红柿、秦森、连帆、陆浩宇、乔克力、西西和床上的男人,共计十六人。

  孟琪儿死在了蓝色塔楼的密道里面,是被人捅伤腹部之后,再被骷髅的手指从后颈处刺穿咽喉身亡。与西西一起遭遇雪崩的中年女人则被人分尸留在了自己居住的客房里面,而且尸体被移动和用来恐吓文女士(餐馆老板娘)。

  而这个家里的人只剩下了王姐和厨娘,女主人一开始就失踪了,管家先生和后来的厨师先生都被人莫名其妙杀害,也就是说诡谲屋中能够做主的人都被凶手铲除了,且不论女主人是否存在和活着,柳桥蒲和恽夜遥凌晨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向厨娘证实火灾之前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诡谲屋的杀人事件与过去一定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守候到天亮的柳航真的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吗?厨娘又会说出什么样的真相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