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九十九章杂货店里的对话

第九十九章杂货店里的对话

  户外

  当颜慕恒回到西西身边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和她在一起的枚小小,此时,他还不知道能不能当着西西的面叫她本名,因为屋子里的事情,在枚小小眼里他应该大部分都不知道。

  “小魅,你怎么在这里?”颜慕恒问道。

  枚小小带着质疑的口吻问他:“你到哪里去了,你知道让西西一个人呆着有多危险吗,她已经遭到过一次袭击了!再说你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万一被凶手看到了怎么办?!”

  “我没有走远,只是去废墟那边找了找地下室的入口,我希望可以帮上你们的忙!晚上我让这里的老板娘陪着西西了,不信你问她。”颜慕恒用手一指西西,那双手上确实有一些小小的擦痕,羽绒服的袖子上还沾着废墟灰尘,似乎在证实这个男人没有说谎。

  小小的语气却一点都没有缓和,说:“我出来的时候,杂货铺老板夫妇不在店里,是西西给我开的门,小姑娘的样子你自己也看到了,因为害怕,她一直坐在屋子门口等你。”

  “整个人冻得和冰棍一样,我问她老板夫妇去哪里了,她也说不清楚。”枚小话的时候,不停替西西搓着那双红通通的小手。

  “西西,你不会开空调啊!”颜慕恒真的为这个小姑娘的智商捉急,就算再害怕,也不能再门口干冻着啊!“还有,老板夫妇不是说好在这里照顾的吗?一下子又到哪里去了?”

  看到颜慕恒急吼吼问自己的样子,西西扁着小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半天都没又说出半个字来,恽夜遥瞬间觉得自己问西西简直还不如直接去找呢!在这种天,杂货店老板夫妇还会到处跑吗?

  正当男人要继续询问枚小小的时候,突然之间他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之后一听,就是杂货铺老板的声音。

  枚小小等他接完电话,才问了一句:“是谁?”

  “是杂货铺老板夫妇,他们说听西西说了诡谲屋里的情况,很害怕,所以躲出去了,还说非常抱歉,不能再帮忙什么的。”

  “现在雪那么大,他们也下不了山,能躲到哪里去?”枚小小很奇怪,这对老板夫妇还真是半吊子,不过西西也不好,干嘛把诡谲屋里发生的凶杀案去告诉不相干的老板夫妇呢?

  枚小小转头问西西:“你怎么就对老板夫妇说起凶杀案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因为老板娘她一直盯着我打听,并且保证不会说出去,我才把事情告诉他们的,可是……听说姨母死了,文阿姨失踪的事情之后,他们一下子就变得很害怕,说什么也要带上行李出去躲一躲,我怎么说都没有用。”

  “文阿姨是谁?”小小问。

  颜慕恒回答说:“是餐馆老板娘,她姓文,我以前告诉过西西。算了,老板夫妇没事就好,我们也不能控制人家的行动,可能他们去别的餐馆里借宿了吧!”

  颜慕恒的话并未马上得到枚小小的赞同,她还是觉得老板夫妇在这种冰天雪地里外出,万一山上没有地方可以居住的话,他们会很危险。

  “他们应该走了没有多久,要不我去山道前面找找看,也许可以看到人也说不一定。”

  “现在天都还没有亮,要怎么找?他们之前跟我说过,和这里人家的关系都很好,我想一直住在这栋山上的人不会意识不到大雪带来的危险,他们既然选择离开,应该不希望我们发现他们的踪迹,没有必要纠结,既然能打电话,我想他们就已经在安全的地方了。”

  颜慕恒的话不无道理,他们现在也无暇分心顾及更多的事情,既然杂货铺老板夫妇不是无故失踪,也与案件没有任何关系,那就让他们呆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好了。

  至于西西,颜慕恒觉得有自己和小小在,不会有问题的。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对枚小小的武力值保持着那样一份畏惧,而是一副淡然的样子面对女警,就算女警提出质疑,他也没有害怕。

  早在许多年以前,还是个孩子的颜慕恒见到过蓝色‘囚室’里的尸体之后,他就已经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了。

  仔细关好杂货铺的大门,颜慕恒继续说:“老板夫妇都是善良的人,他们虽然离开了,却把自己家给西西藏身,可见他们对我们是充分信任的。”

  “是对刑警的充分信任!”枚小小纠正他。

  颜慕恒也不置可否,自顾自走来走去寻找空调的开关,一会儿之后,房间里逐渐暖和起来了,他脱下自己满是积雪的羽绒服,坐到西西边上,将小姑娘整个抱进自己宽厚的怀抱里说:“西西,没事了,一会儿就会暖和起来。”

  男人的视线并没有看向枚小小,而枚小小的目光却一直在盯着这个还在使用颜慕恒名字的男人。

  女警在观察,观察他可能露出来的破绽,可是一无所获,这个男人的演技太好了,他刚才根本就一点都没有说漏嘴。

  我们知道,枚小小和谢云蒙已经不可能再信任眼前的男人了,从他带着舒雪回到褐色塔楼内部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凶手或者帮凶的嫌疑,如果不是他带着舒雪跑来跑去,有可能凶手还不会那么早发现舒雪的存在。

  还有,他对恽夜遥究竟做了什么?这也是枚小小迷惑的地方,恽夜遥和谢云蒙的感情,枚小小不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诟病两个人的,毕竟感情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何况,女警自己也有着同样的知己好友——左澜,她完全可以把谢云蒙和恽夜遥的关系想象成自己和左澜一样。但是,能够让谢云蒙如此生气,这个男人对恽夜遥做的事情就绝不是小小的机械性袭击那么简单了。

  ‘要是知道刚才在房子里,有个人差点想拆了他的骨头的话,估计他就没有办法伪装得那么若无其事了,我一定要知道他对恽夜遥做了什么!’

  暗自下定决心,枚小小开口说:“这样吧,我们也不要在这里了,如果西西能够行动,最好是和房子里的幸存者会和,会更安全的。现在屋子里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能够信任的人越来越少,我们需要人手,你最好是和乔克力一起参与行动,只要大雪停止,外围的警察上山,你们就可以不用再出力了。”

  “直升机还是上不来吗?”颜慕恒问了一句。

  枚小小摇摇头说:“不知道,雪太大了,在山上无法接收到下面的讯号,我们只能等待。”

  颜慕恒抬头鼓起双颊,一双瞳孔闪出不确定的神色。看得出他对此很无奈,有点后悔上山的样子,不过,并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

  片刻之后,他开口说:“好吧,我们现在就回诡谲屋,要我做什么,你们安排就行,我一定会全力配合的。”

  枚小小随即对趴在颜慕恒怀中一动不动的西西说:“西西,我们要回诡谲屋和大家呆在一起,你不要害怕,所有人都会保护你的。”

  不知道是西西顾全大局,还是她觉得人多并不会太过于可怕,反正小姑娘很爽快地应了一声。这倒是有点出乎枚小小的意料,她认为小姑娘会害怕得发抖的。

  不去进一步探究这些小事,枚小:“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直接通往屋子内部,我们不能走大门,要防备凶手再搞出什么花样来,这一次西西可不能再像舒雪那样出事了。”

  “舒雪出事了?”颜慕恒显得很震惊,这让枚小小又一次赞叹了他的演技。

  可实际上,颜慕恒此刻的震惊并非是演技,确实是他带着舒雪进入密道里的,但是舒雪留在屋子里是她自己的意愿,虽然颜慕恒不赞同舒雪的做法,但是这么一会儿舒雪就被杀了,不得不让他感到一刹那之间,如同恶魔掠过心头一样的惊诧。

  但是他不能把这种心情暴露在枚小小面前,所以颜慕恒努力控制着表情,听枚小下去。枚小小将自己是如何被厨师偷袭,然后反制成功,发现岩石地洞的事情说了一遍,从头至尾,颜慕恒都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异常,好像他从来就不知道厨师和地洞的事情一样。

  三个人交流完之后,由颜慕恒保护着西西,枚小小在前面开路,很快离开了杂货店老板的房子,临走时,颜慕恒知道不可能再回来了,他仔细锁好大门,并把老板给他的备用钥匙挂在锁头上,才抱起西西,跟上了女警的步伐。

  西西的腹部伤口很深,再加上小姑娘体质很差,不适合在恶劣的天气环境下连续走动,颜慕恒只能像抱孩子一样将她裹在自己的羽绒服里面,为小姑娘增加一点温度。

  前进途中,颜慕恒一直在心里重新调整自己原先的计划,小小知道了岩石地洞的存在,就代表谢云蒙、柳桥蒲和恽夜遥都有可能已经知道,那么自己之后的行动就要寻找更安全的通道了。

  现在,女警要求自己配合他们行动,就证明他们还是信任自己的,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地方在于拥有信任就可以给行动寻找到合适的理由。坏的地方在于既要完成他们安排的工作,不露出破绽,又要完美实现自己的计划,困难不是一点点。

  ‘只能见机行事,看一步走一步了,反正西西或者怖怖其中之一,一定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这个不能出错。’

  颜慕恒想着,满心为舒雪的死感到痛心愤怒,可是更加预料不到的事情还在后头,因为他们正在接近另一具尸体,那个刚刚被颜慕恒放过,决定回到主屋内说明一切的厨师先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