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章住进空房子里的男女和颜慕恒的悲伤

第一百章住进空房子里的男女和颜慕恒的悲伤

  男人拉着女人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里前进,好不容易到达那栋目前唯一的空房子面前,之前除干净雪的院子现在已经恢复了白茫茫的样子,甚至连院子里的雪铲都快要被埋没了。

  女人轻轻推开院子的护栏,伴随着嘴里呼出的白气,女人担忧地说:“老公,你觉得这里真的安全吗?”

  “刑警小姐是不会骗我们的,你放心吧。”男人看上去应该比较胆大,他的情绪也影响了身边的女人,让女人感觉不再那么害怕。

  瘦削但看上去筋骨很好的男人用手拉开自己脸上的大口罩,等到呼吸稍微顺畅一点之后说:“今年这天太冷了,还发生了那种事情,希望老天爷帮帮忙,快点结束大雪,疏通山道吧!”

  “就是啊!这样子太麻烦了,幸好小不点在山下上学,要不然让他知道这些可怕的事情,我还真不敢想象会怎么样!”女人接口道。

  男人拉了一把女人说:“赶紧进去吧,等身体暖和起来再说,这种天气,在外面时间长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刑警小姐给你的钥匙快拿出来。”

  “好,好的。”

  女人一边加快脚步走到男人前面,一边脱下厚重的手套在羽绒服口袋里寻找着钥匙。不一会儿,房子大门就被打开了,男人拦住想要进去的女人,探头在屋子里观察了一圈,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拉开大门让女人走进去。

  自己随后进入,并将大门从里面反锁好。现在,两个人才总算是安下心来,女人一边寻找着空调开关,一边调侃自己丈夫:“原来你胆子也不大嘛,刚才看你那偷偷摸摸朝里面看的样子,还不如我呢!”

  她这样说一来是为了活跃气氛,二来,还是害怕楼上如果有人的话,会把他们当做小偷。虽然让他们来的人明确告知这里没人,主人家在诡谲屋里面。

  可是女人还是莫名感觉要发出一点声音来坐实自己的存在感。她讲完之后,还停下脚步侧耳倾听里一下楼上的动静。

  男人在她后面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也不去回应,将自己脱下来的围巾和口罩拿在一只手中,另一只手拉上老婆直接向楼上走去。

  两个人很快进入了房子的卧室,这里倒是非常干净,估计昨天早上到现在还没有人睡过。

  男人说:“你先把被褥重新铺一下,那个贵重物品和存折一定要放在枕头边上,晚上记得睡觉要惊醒一些。我去楼下检查厨房,把该关的都关掉,最后把煤气卡也拔掉,省得晚上出事。”

  男人确实考虑得很周到,虽然大门锁住了,但是这里后门没有办法反锁。万一晚上有谁进来打开煤气或者做些什么别的事情,他们睡着了很可能忽略过去,因此能规避的危险都要尽可能规避。

  女人拉住男人的胳膊说:“家里不会有事吧!凶手真的会到家里去找我们吗?我担心家里那些东西还有食物。”

  “哎呀!存折都带在身上了,你担心那些不值钱的东西干什么,现在是性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啊!我们帮了刑警,肯定会招犯罪份子恨的。”

  “你后悔了?”女人问。

  “我!我怎么可能后悔?!!我可是为此很骄傲的,好了,少罗嗦,赶紧做事,要不然今晚就别睡觉了!”

  “嗯,你小心一点。”

  “好。”

  正当男人回到楼梯口的时候,女人突然又叫住了他问:“刚才电话里小恒怎么说?”

  “他还不是那样,我倒是很奇怪,一向温和的小恒怎么会成为凶杀案的目击证人的,而且还带着刑警回来。算了,搞不清楚的事情我们也别去想了,好好休息,等刑警上山,还有一大堆事情呢。”

  “那你快点回来。”

  “好,啰嗦死了!”

  男人说完,身影就消失在楼梯下面的阴影中,只留下女人独自在冰冷的房间里面战战噤噤。

  虽然上面下面的空调都打开了,但是温度没有那么快提高,周围的空气依旧很寒冷,女人在心里祈祷着一切顺利,开始仔细检查床上的被褥,并把它们暂时都堆到大桌子上面。

  ——

  阴暗的厨房里,顶灯好像是坏了,男人手中拿着自己带来的手电筒,四下探照。

  厨房的空间并不大,不消一分钟就可以看清楚所有的地方。后门也许是因为风的关系,打开了一条缝,男人朝外看了看,雪地里一片平静,之前留下的脚印都已经被大雪给覆盖了。

  ‘看来,后门外是安全的。’男人如是想着,顺手将后门关上,他没有钥匙,所以找了一条绳子,将后门把手和墙上的钉子紧紧系在一起,算是临时自己做了一个‘内锁’。

  然后,男人开始放心大胆的检查起厨房里的煤气开关。不到十分钟,男人吸着气走出了厨房大门。很幸运,这里确实使用了插卡的煤气,男人将小卡片装在了上衣口袋里,喃喃的说:“唉!老板娘这人还真是可怜,一个人过肯定不容易。”

  就在他兀自发出感叹的时候,楼上的女人声音传来:“好了吗?”

  “好了,马上上来,你先上床。”

  “快点,楼下冷。”

  等男人重新上楼之后,屋子里一切才再次安静下来,这个时候,就像是早就等候在雪地里一样,一张若隐若现的人脸从玻璃窗外面显露出来。

  他有着一双像是鬼魅一样的三白眼,小小的眼珠向上翻起,看着男人刚才离开的楼道,一张被冻得青紫的嘴唇微微颤抖着,鼻子里好像还有黑乎乎的东西在向外流淌。

  这张脸在玻璃上留下一长条黑色污渍之后,便慢慢消失在了窗户外面。雪地里传来什么东西掉落的沉闷声音,伴随着哗哗流淌的水流声,全都没有被刚刚准备休息的一男一女发现。

  ——

  深夜,枚小小和颜慕恒两个人蹲在地下室的入口处,这里同柳桥蒲说的一样,果然废墟被扒开之后,下面的地板可以打开很大一块。

  “这上面有锁头,你是怎么打开的?之前不是说只有管家先生一个人可以进去吗?”枚小小问身边同刑警一样高大的男人。

  颜慕恒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只是扒开了废墟,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这里的盖子,你看上面还有我用那边的木板撬过的痕迹,不骗你,我都没撬开。”

  “呼…你还真是没用,要是小蒙的话,一拳最起码可以砸条缝出来。”枚小小不自觉拿颜慕恒和谢云蒙比较,同样体型的两个人,谢云蒙就像是充满了力量的勇士,任何事在他眼前都会变得简单。

  而眼前这个人,就像是一个空心的灯笼,连一块地板都撬不开,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颜慕恒对枚小小的这种比较也是很无奈,他说:“拜托,你那位男朋友先生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我就是普通人,你不觉得根本没有可比性吗?”

  “算了,我们进去吧。”枚小小也不想和颜慕恒多啰嗦,看准方位,她一跃而下,地下室的高度还没有普通房间那么高,所以枚小小完全不用借助梯子,何况不知道是谁做的,往下爬的梯子倒在了地上。

  双脚站定之后,枚小小眼角突然晃到一个趴在地上的物体,她抬起头来仔细看,不到一秒钟,女警整个人都懵了,甚至连上面颜慕恒叫她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颜慕恒也是觉得很奇怪,女警下去了好几分钟,怎么还没有替他们扶正梯子啊。西西虽然窝在他怀里,可是也不能长时间呆在冰冷刺骨的户外啊!

  颜慕恒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开口催促枚小小。

  这一回总算是有反应了,枚小小没有回答,默默扶正了梯子,然后自己朝着上方爬上来。

  颜慕恒以为她是来接手西西的,于是解开羽绒服,准备将蜷缩在一起的小姑娘递过去。

  没想到枚小小突然之间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怒吼道:“你刚才到底在这里干了什么?!!”

  “我干什么了?!!你怎么总是针对我,我回来本就是冒着风险的,你们要是这样不信任的话,还不如当时就把我当作犯罪相关人员拘捕起来省事一点呢。”

  被枚小小这样反反复复地质问,颜慕恒的脾气也终于上线了,他根本就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凭什么要这样针对他?!

  枚小小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过头了,她放开颜慕恒的衣领,接过西西的身体,一点一点回到地下室里面,然后对刚刚进入地下室入口的颜慕恒说:“你看到下面的情景,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质问你了。”

  颜慕恒并不是笨蛋,女警这样一说,他脑子里立刻想到了半夜时分进入这里的厨师先生,这个想法让他的心瞬间冻结起来。

  整张脸机械般的从梯子上回转向后,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在瞳孔不远的地方发生了。颜慕恒感到自己连呼吸都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凶手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在刑警几乎打通了所有的密道之后,居然还敢再次出手,而且,这一次,杀的是那个赋予了Eternal生命的人。

  颜慕恒痛苦地闭上眼睛,他眼前浮现出厨师那张留着小胡子的脸,这张脸虽然他痛恨了十五年,可一旦发现自己再也不能看到了,悲伤居然一下子超越了仇恨,令他几乎要痛哭出声。

  眼眶中不自觉留下点点晶莹,看在枚小小的眼里,她突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丝丝怜悯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