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零一章没有找到的秘密

第一百零一章没有找到的秘密

  “舒雪死了,文曼曼活了!管家死了,你活了!是谁在动手脚?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我需要西西和怖怖活下来,而你,需要这个家最后的真相不是吗?!”

  这句话就像是记忆中一道深刻的印痕一样反复在恶魔的耳边回想,暗示着他一些事情,‘Eternal一定知道些什么,他在提醒管家,但是最终却提醒了我。’恶魔想着,心中没来由一阵得意。

  他不应该得意的,第一天计划所要完成的事情,被刑警和那个可恶的老头破坏了一半,虽然要杀的人都死了,舒雪也没有逃脱。但是Eternal那小子是怎么知道舒雪死亡的事情的?那小子到现在为止可以说一步也没有踏进过诡谲屋的内部。

  ‘不,他至少进入过密道,而且带着舒雪……’恶魔一边思考,一边不断否定自己的某些想法。他必须仔细分析目前的状况,做好充分准备面对剩下的时间。大雪看情况没有两三天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这对于恶魔来说是好事,因为可以定定心心执行接下来的计划,不过世事难料,他也要做好大雪突然停止或者山下的警方突然上山的准备。

  Eternal的存在是个棘手的问题,他居然会因为那件事同警方一起上山……不,恶魔想着,自己还不能确定那个人究竟是不是Eternal,他不是同那个男刑警一样在脸上弄上了一条长长的伤疤吗?

  所以,在没有确认真面目之前,恶魔觉得自己不可以武断做出定论,就算他们很像,也不可以排除Eternal正用颜慕恒做挡箭牌,而他正偷偷躲在哪里窥探自己的秘密。

  回到诡谲屋内部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但是在此之前,恶魔必须先去一个地方,那里有着恶魔隐藏了十五年的秘密。

  矫健的身躯在岩石地洞里来回穿梭着,就像是穿梭在蜘蛛网里面的织网者一样。很快,恶魔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标记,那还是三年多以前刻印上去的。

  ‘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消退,看来这里真的可以算是连昆虫都遗忘的地方了。’心中刚刚想完这句话,恶魔就立刻自嘲地说:“我忘了这里总是很冷,没有昆虫。”

  话语虽然很轻,几乎是压抑在喉咙口,但是岩石中依然可以听到回响。恶魔闭上嘴巴,身形很快又消失在下一个拐弯处。他的样子完全不同与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似乎是分裂出来的身体一样。

  房间里现在所有人都睡着了,包括那个老刑警,恶魔本来以为后半夜会被看得很紧,不过幸好老刑警突发奇想,居然让自己的孙子来看守后半夜,简直就是给他行动的机会。

  只不过一点小小的伎俩,这个年轻人就乖乖被吸引了注意力,恶魔也得以顺利脱身,不过,在新的一天夜晚来临之前,他不会再动手对付屋子里的人了,以后的行动只能等半夜,因为那些监视的家伙越来越厉害了。

  尤其是那个之前一脸浓妆艳抹的女人,没想到这么能打,居然一招就把厨师给撂到了,还差点踢碎餐厅里的酒吧台,恶魔简直不敢相信。

  本来有一个谢云蒙已经够麻烦的了,偷袭不成,栽赃也失败,弄得自己之后的行动要滞涩不少。

  一边接近目标,恶魔一边思考着对策,现在形式对自己还是有利的,所以下来的目标不能光盯着那些落单的人,还是要从老头子身上入手。

  那个老头好像是他们的主心骨,让老头子见鬼去,看看刑警先生和演员先生会有什么反应。

  想起演员先生,恶魔的心情好了很多,在密道里面,沉睡的演员先生那张脸可真是漂亮,一点也不输给这个家里那几个小姑娘,而且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那家伙要是个女孩就好了,我绝对可以放他一条生路。’恶魔在心里调侃着,很快把注意力从恽夜遥身上转移了开来。

  因为他已经站在了一个小小的暗红色高脚桌前面,桌面很小,呈圆形。四周有一些简单的雕刻花纹,似乎是很老旧的东西了,桌面上划痕和污渍也不少。

  恶魔简单将桌面和桌脚横档上的灰尘清理了一下,然后伸手从桌面下拉出一个隐藏的小抽屉,等到抽屉打开,里面显露出一些像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被叠得整整齐齐。

  恶魔将它们拿出来,折叠之后放进了自己上衣内侧的口袋里,这些东西可以用来威胁某个人,恶魔是希望接下来的行动方便一些,才打算用到它们的。

  毕竟一个人要对付那么多人,而帮凶又不靠谱,真的是很苦难的一件‘工作’。但是这些写着关键性文字的纸张,绝对不可以落到刑警的手中,要不然自己可就该下地狱了。

  恶魔觉得自己带着它们就像是带着一叠纸片炸弹一样,但是,一想到这些纸能够威胁的人,恶魔就又胆大起来。

  ‘放心吧,他们不可能猜到我的身份的,所以带在身上也无妨。万一要搜身的话,到时候坚决反对就是了。肯定会有人同我一样反对的,毕竟屋子里女孩子多,谁也不希望被人在身上摸来摸去的。’

  取走纸张之后,恶魔并没有关上抽屉,他继续在小抽屉底部摸索着,但是一两分钟之后依然一无所获。这让恶魔紧张起来。

  ‘不可能啊!这个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不可能有人会将东西拿走的呀!’虽然恶魔要寻找的东西现在对于这个家里的人来说,根本拿到了也搞不明白它的意义,不过,处于谨慎考虑,还是要找回来才好。

  ‘十五年前最后的那个秘密,绝对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Eternal,要不然,我就得不到这栋房子里的东西了。’

  恶魔俯下身去在桌脚附近的地面上寻找着,可是岩石之间只有潮湿的水和污垢,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东西。

  看一看时间,就快要接近天亮了,在浪费时间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先回去,之后再来找。

  ‘好吧,那就先回去,反正暂时他们猜不出个所以然来。’恶魔安慰自己,决定回去之后留心一下每个人的反应,看看有没有人偷偷跟踪自己拿走东西。

  恶魔所要找的这件东西,其实已经在某一个地方出现过了,提示是还没有发生凶杀案之前出现的,而且这件东西来自过去,火灾之前就住在诡谲屋的某个人,现在正被另一个人带在身上。

  不去管这些目前搞不清楚的事情,恶魔现在正想着要回到诡谲屋他应该存在的地方,万一老爷子或者演员先生醒来发现他不在的话,自己就解释不清楚了。

  将抽屉回归到原位,恶魔匆匆而走。黑暗的岩洞里面很快就又只剩下了一片清冷,除了偶尔传来的风声和水滴上之外,空荡荡一片。

  这个地方是不可能有人会拐进来的,因为它与外层的岩洞中间还隔开了一道天然屏障,那是两堵挤在一起的岩石,只有想办法从缝隙中通过,才能够看到刚才恶魔所看到的一切。

  早在很久以前,这里就是两个人约会的地方,当时这个地方还没有那么冷清,至少有几件像样的家具,有一个女人或者一个男人会在这里默默等待另一半。

  后来,男人变成了骷髅,而女人的变化,恶魔不想再想起来,他痛恨过去的人,尤其是到现在依然阻碍着他得到财富的那些人。

  ——

  枚小小和颜慕恒两个人蹲在岩石地洞中,检查着厨师的尸体,而一边的西西根本就不敢看,她那张美丽的小脸几乎要粘到颜慕恒肩膀上面,双手也死死抓着颜慕恒的衣服领口,手指关节泛白,看上去可怜极了。

  颜慕恒一边用手轻轻拍着西西的后背,他已经比刚才平静很多了,现在正在配合女警的工作。

  “你见过这个东西吗?”枚小小从尸体张开的手指缝隙中轻轻捏起一样东西,凑到颜慕恒眼前,那是一小块伤口上的硬痂,好像是从某个人身上扯下来的。

  “屋子里受伤的人都有谁?”颜慕恒反问道。

  枚小小想了一下说:“我和小蒙身上都不同程度有刮擦伤,不过还不至于结出这种厚厚的硬痂来,要说的话,西西伤口应该结痂了,不过她不可能,那么就还有屋子里唯一的雪崩幸存者了。”

  “那个人的伤我看到过,是在肋骨附近,伤口很深,也许有可能是他袭击了厨师先生?”枚小小猜测着。

  “可是他一直都躺在床上不是吗!”颜慕恒说:“而且你们安排在那间房间里的人也没有断过,他怎么可能行动呢?”

  “你倒是对我们屋子里的安排很清楚啊!”枚小小忍不住又甩了他一句,但看到颜慕恒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之后,就不再往下说了,毕竟现在还需要他的配合,自己的脾气也该收敛一点。

  枚小小可不是那种不顾大局乱来的人,她任性也只对谢云蒙和左澜两个人。

  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证物袋,枚小小将硬痂装进里面,然后开始检查死者的伤口,这一回又是一刀毙命。

  刀是从背后扎进去的,然后又立刻拔出,所以鲜血喷溅得到处都是,正对着凶手方向的大片岩石墙壁和地面都没有幸免,枚小小想象得到当时凶手肯定也是浑身浴血,至少脸、头发和上半身的正面是避免不了的。

  看过伤口之后,她站起身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地面以及自己和颜慕恒站立的地方,说:“这个凶手非常狡猾,他一点脚印和痕迹都没有留给我们。”

  颜慕恒也在细心观察,一边找着可能的线索,男人一边开口说:“照理说,这样大量喷溅出来的血迹,凶手应该躲不过去的。如果他事后将沾有指纹和脚印的血迹擦拭赶紧,也应该可以看出破绽来。”

  “可现在地上的血迹一点断开的痕迹都没有,是不是说明凶手根本就没有擦拭过脚印和指纹呢?”

  “可以这样认为,但是……我们毕竟不是法医,有些事情不能够凭一时的判断来下定论。还是赶紧回去告知老师和小蒙这件事,再做打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