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零四章金蚕脱壳上

第一百零四章金蚕脱壳上

  当天色大亮的时候,谢云蒙终于回到了褐色塔楼内部,他已经很困顿了,一晚上的调查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收获,如果恽夜遥或者小小在身边的话,也许情况会好一点。

  现在事件的阴影重叠在他眼前,一切反而显得更加模糊了,身体和大脑的疲劳影响着谢云蒙思考的节奏,他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

  进入大家所在的房间之后,谢云蒙终于松了一口气,房间里一切都很平静,尤其是已经清醒的恽夜遥正在看着他,刑警先生走到演员面前,颓然坐在他的身边说:“小小有回来过吗?”

  “刚才来过,老师和她一起出去了,听说是小小和颜慕恒发现了厨师的尸体,就在废墟那边的地下室里。”

  “餐馆的厨师死了?!!”谢云蒙顿时清醒了不少,再次发生的凶杀案刺激着他的神经,刑警想要站起刚刚坐下的身体,却被恽夜遥一把拉住了。

  “你累了,接下来交给老师和小小吧,颜慕恒可能会过来,厨师一死,他在外围就没有用处了,而且我怀疑,事实上,那个厨师就是管家。”

  “怎么说?”谢云蒙紧绷着神经,他的脸色一片灰暗,看着令恽夜遥心痛不已。

  轻轻用手拍了拍刑警先生的肩头,恽夜遥记得柳桥蒲的嘱咐,所以尽可能收敛着自己与谢云蒙之间习惯性的互动。

  谢云蒙困顿的大脑此刻当然不会注意到恽夜遥的变化,只是认真听着他继续讲下去。

  “根据小小的描述,餐馆厨师和管家的容貌一模一样,而那个在雪地中死去的人你不觉得有些怪异吗?”

  “你认为在雪地中死去的人不是管家?可是我们都看到过他的容貌,不可能有错啊?如果是一具腐烂尸体的话,那还好说,可是现在的天气,尸体要腐烂到认不清容貌,根本就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办到的事情。”

  “我不是说死去的人和厨师是同一个人,我是说我怀疑死的人是厨师,而活下来刚刚才被灭口的人才是管家!”

  “为什么?”

  “因为厨师先生和我是被关在同一口大钟里面的,我亲眼看到了他被杀死,然后被人带走,当时大钟挡住了凶手的脸,但是,我可以确定凶手是个男人,而且非常高大,就好像刑警先生你的体型一样。”

  空间里突然传来文女士的声音,恽夜遥和谢云蒙被她下了一跳,两个人回过头去,发现所有的小姑娘都已经醒了。他们都在呆愣地听着刑警先生和演员先生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没有昨天那样大起大伏,而是显得有些滞涩,好像是刚刚睡醒,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文曼曼依然靠在恽夜遥的一侧,不过位置已经不是演员先生的怀中了,而是趴在了地上。

  现在她正在慢慢直起身体,而其他小姑娘的目光也逐渐转移到她的脸上,当第一个人将要发出尖叫的时候,恽夜遥适时开口阻止了她。

  “曼曼本来就没有死,在孟琪儿房间里死掉的人是舒雪,具体的情况,等一下大家完全清醒之后,我会告诉你们的。还有,大家以后可以叫餐馆老板娘文阿姨,她这几天要和我们呆在一起。”

  “今天一切都很平静,等一下柳爷爷回来之后,他和我会带大家到餐厅里去,小姑娘们还是负责做饭。王姐、文阿姨和厨娘婆婆就负责指挥安排吧,文阿姨也已经清醒了,应该不会有大碍。”

  恽夜遥说着,声音显得很冰冷,从脸色上可以看得出,他也是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他并没有询问文女士为什么会突然清醒?还说出那样的话?因为没有询问的必要,有些片段的真相,恽夜遥已经猜到了。虽然仅限于片段,还不能将它们连贯起来,甚至不知道来龙去脉。

  但是现在询问,人多口杂,也说不清楚事情。只有等之后,单独一个一个来问,才会得到更多的信息。

  目前恽夜遥只想着一件事,必须让谢云蒙和枚小小有充足休息的时间,白天凶手一般活动不会太过于平凡,而且今天的情况和昨天已经大不相同了,房子里的密道大部分都被他们发现,凶手想要躲藏要比昨天困难得多。

  昨天之所以凶手能够在白天进行那么多活动,就是钻了他们对房子不熟悉的空子。恽夜遥暗自下定决心,他一定要保护谢云蒙和所有人。虽然没有小蒙那样的武力值,但是他有敏锐的头脑不是吗?

  恽夜遥转头对谢云蒙说:“小蒙,昨天晚上我自己思考过了,接下来我们不能一起行动,我和老师负责白天,凶手在大家清醒的时候很难动手,我们只要尽力将所有人聚在一起就行了。而且,白天的话,我和老师可以仔细询问每一个人他们所知道的事情。”

  “你和小小负责晚上,晚上只有你们可以保护大家,我和老师会将白天分析推理的情况都告诉你们,这样一来,你们的行动也会事半功倍。昨天凶手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相信今天他要行动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谢云蒙其实并不同意恽夜遥的安排,他想要提出反驳,白天根本不像恽夜遥说的那样安全,至少主屋二楼和三楼的空间还没有被他们找到,还有那几扇门的秘密,如果凶手从这些地方突袭的话,还是可以制约他们手脚的。

  所以谢云蒙认为,至少他和枚小小要一个负责白天,一个负责晚上,他自己可以负责晚上,也希望恽夜遥跟他一起行动。

  但是恽夜遥并没有让刑警有反驳的机会,他在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逐渐,谢云蒙开始明白一些东西了,恽夜遥这是在大家面前将他们的行动安排说出来。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房间里支着耳朵的人听不到。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行动安排会与现在恽夜遥说的完全不一样,小遥的聪明,谢云蒙从很早以前就领悟到了,所以他开始不动声色与恽夜遥轻声交谈,仿佛他们正在仔细安排接下来怎么对付凶手一样。

  而房间里此刻有两个人,确实在支起耳朵听着刑警先生和演员先生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