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零五章金蝉脱壳中

第一百零五章金蝉脱壳中

  文女士所说的话明显是在暗示,杀死管家或者厨师的人有可能就是外围的颜慕恒,但是恽夜遥却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了两个意思。

  第一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文女士并没有打算和他们说实话、第二,颜慕恒不可能是杀死管家或者厨师的人,因为没有一个凶手会愚蠢到在杀人的时候,将自己的特征暴露在证人面前。何况颜慕恒也没有杀人的时间。

  文女士之前根本就不了解颜慕恒的行动,她是在谢云蒙和文曼曼将她救出来之后,才知道外围有颜慕恒这个人存在的,而且她应该对颜慕恒的了解也仅限于体型高大这一点。

  但是,文女士很有可能猜到了将尸块丢进大钟以及绑架她的人是谁,而且她并不打算将事实说出来,有可能这个人不是真正的凶手,而是一个帮凶或者被利用的人。

  不管怎样猜测,这个人一定是与文女士有渊源的人,也有可能是个小姑娘。恽夜遥现在不想去和文女士争辩什么,他假装接受了刚才传导过来的信息,对谢云蒙说:“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袭击文女士的凶手是个身材和你差不多的人,外围的颜慕恒你们一定要看好他,说不定这个人身上也藏着什么秘密。”

  “凶手肯定是熟悉这栋屋子的人,颜慕恒的嫌疑很大。等一下他进来之后,你准备怎么安排?”

  “还没有想好,等一下和老师商量了再说,我和小小本来的意思是让他参与行动,呆在我或者小小的身边,看住他,因为留在你们一起的话,我怕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会让他逃脱。”

  “看情况吧,”恽夜遥做出了一个不置可否的回应,然后说:“小蒙,天已经大亮了,你不要陪我们一起等待,抓紧时间睡一会儿,等一下老师回来的时候,我会将这些事情讲给他听的。

  谢云蒙在原地挪了挪身体说:“现在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办法安心睡觉,就在这里靠一会儿吧。”他说完,用手抹了一把充满倦怠的脸庞,把头向后仰靠的墙壁上,闭上了双眼。

  熬夜对于谢云蒙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他的倦怠大部分来自于没有间断过的行动和混乱的思维,如果现在能够有一个人把整件事捋顺的话,谢云蒙估计立刻就会感觉轻松很多。

  睡意在灰色脑细胞之间游走,却有无法真正让还在活动的思维停歇下来,谢云蒙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算是休息,即使闭上了眼睛,他也会不自觉去思考凶杀案的事情。

  忙碌了一个晚上,依然无法掌握真凶的任何信息,对于刑警先生来说,除了不甘和恼火,更多的是担忧。没有掌握核心,就等于没有办法完全防御接下来的凶杀案,凶手会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或者消失。

  还会不会有人在他眼皮底下被杀害?如果再出向孟琪儿那样的事件要怎么办?当时的死亡现场谢云蒙历历在目,好像凶手用刀雕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一样。

  那具骷髅一看就知道已经被抛弃在那里很多年了,白骨上面积满了污垢和灰尘,还有被小虫啃噬过的痕迹,墙壁里面肯定早就已经成为空洞。

  但是要藏下一个人,那里的空间还不够。就算空间足够,谢云蒙也自信里面藏着人的话是绝对逃不过他的拳头的,骷髅所在的墙壁几乎被他完全砸开了,里面绝对没有藏人。

  这里谢云蒙其实有自己的解释,但是并不确定,他还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包括枚小小和恽夜遥路过那里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他们两个人见到的墙壁是什么样的?有没有同他一样发现骷髅?

  这些问题,一闭上眼睛就全都浮现在了谢云蒙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维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思考,得出的答案也越来越模糊,谢云蒙几乎要放弃强迫自己睡着。

  恽夜遥一直在注意着刑警先生的反应,根据夜里柳桥蒲简单说明的情况,他也可以大致猜到谢云蒙在思考些什么。

  必须将昨晚没有弄清楚的事情一件一件探索清楚,首先就是门的秘密,然后要弄明白是否存在主屋二楼,之前厨娘曾经在娱乐室中和他提起过主屋上面有仓库的事情,恽夜遥认为那里很可能就藏着一些可以证明女主人和管家身份的文件。

  其次就是小蒙和老师直面的那两起凶杀案,凶手挑衅的意味非常浓厚,为什么要挑衅?第一,为了让当事人失去理智;第二,为了让幸存者互相猜忌,尤其是丧失对刑警的信任;第三,凶手太过于自信了,他居然敢同时嫁祸小蒙和老师两个人,可见他认为行动是万无一失的。

  ‘好吧,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就在推波助澜一把,现在小蒙还不会意识到那个人的状况有可能同舒雪和曼曼相同,必须让小蒙自己发现,如果我现在说出来的话,不但不会让案件有所进展,还会因此让文女士将小蒙引入歧途。’

  恽夜遥想着,事实上,他希望现在房间里有一个人可以脱离众人,成为游走在凶手视线边缘的人。这件事要成功,就要看当事人有没有足够的胆量了。

  恽夜遥趁着谢云蒙闭目养神,站起身来,走到西西的身边,小姑娘失去了温暖的怀抱,现在整个身体都蜷缩在被褥里,像极了受伤的小兽。

  恽夜遥轻声对西西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为了你爱的人,我希望你将你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床上的人,好吗?”

  “他……原本就知道……”西西的声音几乎轻得听不到,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还夹杂着啜泣声。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在注意着恽夜遥的动向,她们究竟谁是心里藏着恶念的人,也许此刻只有恽夜遥能够猜出一点端倪来。

  ——

  凌晨时分

  恶魔洗干净了手上的血污,回到众人之中,他幸运地发现,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睡着了。就连停止交谈的柳航也正在迷迷糊糊打瞌睡。

  ‘这么精明的老刑警,居然有一个如此愚蠢的孙子!他追求西西,正好帮了我的忙,本来我还想不出办法对付外面的那个男人呢!不过行动之前,最好是要先搞清楚他是Eternal还是颜慕恒,错了可就麻烦了。’

  恶魔想着,Eternal是喜欢西西的,而颜慕恒则不然,他的心思更多放在怖怖身上。怖怖这个小姑娘的身世也很奇怪,包括舒雪在内。

  恶魔曾经偷偷带着怖怖和舒雪的毛发和十五年前那件东西,到山下去鉴定过,她们两个与诡谲屋主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可是,为什么怖怖和舒雪都会做梦呢?而且都是那么准确!’这件事许多年以来恶魔都搞不清楚,他相信,女主人一定知道其中的关键,但是女主人将自己藏起来了。

  不仅不让人见到她,甚至她是否存在都是一件教人猜测的事情。女主人绝对是自己在十年前将自己藏起来的,恶魔的计划中,从来没有绑架她这个环节,甚至恶魔希望女主人自己在大家面前露出破绽,好让他确认目标在哪里。

  想着想着,恶魔迷迷糊糊沉入了浅睡眠之中,一个又一个的梦境慢慢侵占了他的脑海,人也像之前一样蜷缩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而给予他怀抱的人却完全没有发现恶魔消失的事情,因为睡得很沉,而且有一个同样体型的人一直在替恶魔占用着她怀里的空间。

  ——

  西西蜷缩着,她明白恽夜遥要她承认什么事情,可是她不会愿意去做,因为恽夜遥的举动让她认为很残忍,至少是对自己很残忍。

  ‘男人总是这样,明明痛苦的事情,到他们那里却变得如此无所谓。’西西把脸埋在被子里面,回避着恽夜遥的话语,而这个效果,正是恽夜遥想要让边上某一个人看到的情景。那个人会认为,他在强迫西西去做为难的事情。

  片刻之后,恽夜遥凑着西西的头颅挪开了,他站起身来,显出一脸冷漠的表情,似乎没有看向任何人,也根本不在意西西的反应。转身想要回到谢云蒙身边去。

  眼角的余光瞥向房间里床铺的方位,果然,上面某一个人的目光中显露出了愤怒,而声音也随之传入了恽夜遥的耳中。

  “你到底和西西说了什么?”

  “我只是说了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为凶杀案的侦破出力不是吗?如同你也是一样。等一下你最好和大家一起到餐厅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