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零六章金蝉脱壳下

第一百零六章金蝉脱壳下

  男人确实非常愤怒,西西的虚弱是大家都可以看出来的事情。她腹部的那道伤口让人担忧。再加上之前的惊吓,男人本就一直放心不下。

  只是无法开口询问西西而已,之前在另一个人的帮助下,他本想去看看自己心爱的女孩,可是无意之中却看到了另外一幅景象。

  那副景象所呈现出来的事实真相让他非常害怕,也不可能再到户外去了。所以匆匆忙忙回转,与代替他的人换回自己原来的身份。

  而那个代替他的人,正好在同样的身体部位,有着同样的伤疤。他们两个人是好友,可以互相承担风险的那种好友。

  但当时的情况,那个人确确实实不知道已经发生了凶杀案,如果知道的话,再好的朋友也不一定会愿意帮助他。

  帮助者消失的地方是一个大家都有可能会去的地方,而自己离开的时候,是眼前的房间里还没有目击者的时候。

  男人找对了正确的方向,却无法思考出正确的答案,行动预留给他的只有害怕,所以他不敢再动作了,只能坐在那里兀自思考,要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

  西西的信任,现在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男人很清楚在这群人之中是谁在破坏他们的爱情,因为他偷听到了西西刚刚醒过来时候,与某个人之间的对话。

  就像外围那桩事件一样,男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被误认为是凶手。现在,他明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就同样要遭受到西西和神秘人的怀疑。

  那个与西西讲话的人为什么要把凶杀案的嫌疑栽赃到他头上?男人想不明白,他觉得自己也不熟悉这样一号人物,想不出当时的声音到底来自于这栋诡谲屋中的什么人。

  现在,愤怒的声音不自觉从他口中发出,但同时也伴随着后悔的心情,所以当演员先生回头走向他的时候,男人瑟缩了。

  愤怒的他丧失理智,但是凶杀案又让他的理智在颤抖,他不再说话,任由走到面前的演员先生直视着他的瞳孔。

  那里面有假装出来的倔强和无法掩盖的恐惧,而男人相信,面前的人有可能都可以感受得到。

  ‘也许他所猜想到的事实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多,不过,我不能避开他的目光……’男人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拼命收敛起内心涌出来的不安和害怕。

  ——

  一直维持着同样动作的女人,其实知道她所守护的人,刚才离开过她的身边。可是她不愿意去想象,这个人做了不好的事情。

  女人更愿意相信,她所守护的人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

  ‘她还那么年轻,而且我是那么了解她的脾气性格,一会儿的时间,她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继续替自己关心的人辩护着,女人迷迷糊糊又睡了一小会儿。

  事实上,身边人离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是有另外一个人代替了她的位置,所以女人才感觉她离开没有多久。

  还有一点就是,女人自己也一直在迷迷糊糊的,一会儿睡着,一会儿又因为噩梦惊醒。所以根本搞不清楚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

  说起时间,也许接连不断发生的恐怖事件,已经让大家把时间的问题给遗忘了。这个家里没有钟表,而家里人确定时间的唯一标准,就是镶嵌在钟楼上的那面大钟。

  我们之前就说过,在诡谲屋里面,早晨的时间走得特别快。尤其是吃早饭之前;而晚上的时间又走得很慢,尤其是吃过晚饭,大家等待休息的那段时间。

  大致说来,就是感觉比正常的时间要相差一个小时左右。头一天早晨在褐色塔楼内部,以及厨娘发现管家先生出事,大家前往确认情况的时候,都曾经有人提出过关于时间的疑问,恽夜遥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疑惑。

  但是现在,这些小问题好像都被接连不断发生的凶杀案给掩盖了。调查者们暂时也不可能想到,凶手除了利用他们所不熟悉的通道行动之外,还利用了时间上的差异。

  也就是说,虽然调查者们的手表一直走得非常正确,但是,他们却不知不觉之中,被很短的时间交错蒙蔽了眼睛。凶手利用的不过是十几分钟之间的差异。

  有时候,不容易被人察觉的短暂差异,恰恰是事件逆转的关键性问题。凶手在这栋诡谲屋中试验了无数次利用时间的诡计。

  他认为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被人看穿,所以对自己的行动充满了自信。就算是没有真正达到自己满意的目的,他也不曾怀疑行动中有什么漏洞,只不过是幸运女神在他的头顶上洒下的甘霖,少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

  恽夜遥并不在意眼前人到底有多么害怕自己,他只是想让眼前的男人明白,自己已经察觉到他和西西之间的秘密了,所以他最好是配合一点。

  “恽先生,西西好像哭的很厉害,而且浑身冰凉冰凉的,要不就先不要询问了,让小姑娘的情绪稳定一点再说。我怕她这样下去会生病。”

  说话的人是连帆,此刻他移动到了西西的身边,就握着小姑娘的手,表情也显得很担忧。

  恽夜遥站直身体,回头看了一眼说:“好吧,那就等她身体恢复一点再询问,不过我认为,事件同这个小姑娘肯定脱不了干系……”

  “西西什么也没有做?我保证!!”这一回站起来说话的人是柳航,他之前就表达过自己爱着西西。

  恽夜遥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并不准备迎合着柳航的意思把话接下去,他依然保持一脸严肃,慢慢走向门口说:“我去看看柳爷爷有没有回来?大家在这里再等一下,王姐,麻烦你叫醒厨娘,帮忙一起照顾一下西西,辛苦了。”

  看似是普普通通的话语,但恽夜遥的眼神却始终没有从西西身上挪开过,好像已经得到了什么证据,非常怀疑这个小姑娘似的。

  柳航很不甘心,他好不容易劝服爷爷让自己和刑警们一起行动,就是为了保护心爱的人。现在,不但无法守护,而且演员先生对西西的质疑还好像越来越重了。

  他越想越后怕,这栋房子里的事件目前变得如此复杂,万一他们把矛头全部对准西西怎么办?

  犹豫再三之后,趁着爷爷不在,柳航咬咬牙跟着恽夜遥追出了房间,他想要去问一问,演员先生到底有什么根据怀疑西西,也好让自己之后的偏袒有个明确的目标,不是吗?

  就在柳航刚刚离开房间没有多久,谢云蒙就微微睁开了眼睛,他也搞不清楚小遥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既然小遥这么做了,就一定有他的目的。谢云蒙相信,这个目的一定是对凶杀案的侦破有利的。

  所以他保持着沉默,就像一个观众一样等待着恽夜遥自己来解释原因。重新闭上眼睛,谢云蒙继续自己根本睡不着的休憩时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