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零九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一

第一百零九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一

  目前,在这栋屋子里没有法医,能够对尸体状况进行初步判断的医护人员也没有,所以,尸体只能由几个刑警来轮流判断检验了。

  柳桥蒲的经验要比谢云蒙和枚小小丰富得多,至少在几十年的刑警生涯中,与他一起合作破案的法医也不在少数。现在,他强打起精神,跟着枚小小一起赶往废墟地下室里面。

  他们走的当然是屋子内部的密道,这里过去要比外围节省很多时间,也便于柳桥蒲熟悉岩石地洞的路线。

  两个人到达地下室的时候,已经是12月31日的早晨七点钟了,枚小小也是累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

  停下脚步,柳桥蒲对枚小:“小小,我们已经看得到地下室的入口,要不你先回小蒙身边睡会儿,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

  “可是,老师,我担心颜慕恒会对您不利,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确定他的究竟站在哪一方。之前的调查根本就不完备,是我和小蒙大意了。”

  “没有关系,他就算是凶手,也不会对我动手,要不然的话,凶手昨天做的那些事情就多余了。他栽赃我和小蒙,不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吗?你放心回去吧,等一下勘察完线索,我带那小子一起回来。”

  柳桥蒲说得很轻松,他不想枚小小过份担心自己,女警需要好好休息,保持清醒的大脑。

  等到枚小小点头同意,柳桥蒲向地下室方向走了几步,他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探头看了一眼地下室内部,确定没有人趴在木板边缘窥听他们的话语之后,又回到了枚小小身边,轻声说:“你先回去,到刚才小遥睡着的房间里去,然后……”

  老爷子的话隐没在枚小小耳边,女警听完之后,突然眼前一亮,问:“真的吗?”

  “嘘!这件事是小遥确定的,他后半夜根本就没有睡,你不要惊动其他人,通知到之后,就回去和小蒙呆在一起,等我过来,至于颜慕恒,我会派给他新的任务。”

  “小遥怀疑这个家伙是……,根据他的行动,这种说法确实有可能,我们现在不能局限于单纯的追击凶手,有些事情只有你和小蒙有能力办到,所以赶紧回去休息,等天黑接手。”

  “好,我明白了,老师你自己小心。”枚小完,立刻向来时的路回转过去。

  而柳桥蒲则不动声色再次靠近地下室,他把脚步放得很轻,头探出地下室出入口的时候,环顾了一圈四周,除了已经僵硬的管家尸体之外,地下室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在柳桥蒲的头顶之上,传来某个人踱步的声音,可以听得出来,这个人似乎很烦躁,每一步都踩踏得很重,碎砖瓦砾不断发出摩擦的声音。

  确定不会有危险之后,柳桥蒲走进地下室里面,他是第一次看到这间地下室的样子,而且一进入其中就敏锐地察觉到空气干燥的问题。

  老爷子没有像颜慕恒那样在墙壁上摸来摸去,而是站在墙壁的缝隙边缘默默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抠进木板裂开的地方,从里面抠出一点灰黑色的粉末,放在鼻尖闻了闻。

  这些就足够了,墙壁的问题不用再深入探究。柳桥蒲走到地下室连接废墟的如果下面,早上看了看。

  脚步声还在继续,上面的人肯定就是颜慕恒,而且他绝对知道这间地下室隐藏的问题。

  不过现在就算和颜慕恒对峙,他也不会说出口的,必须等到有实质性证据才行。

  柳桥蒲攀着扶梯靠近偏屋废墟地面,朝上大声喊了一句:“上面的人是小恒吗?”

  瞬间,只听见废墟里发出戛然止步的声音和一个人小小的惊吓声,然后是几分钟的停顿,老爷子也不催促他,而是回到扶梯下面,等待着。

  ——

  颜慕恒确实站在偏屋废墟之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徘徊了多久,刚才在岩石地洞里拿到的一小节指骨,此刻还静静躺在他的口袋里。

  不知道自己刚刚想了些什么?颜慕恒只觉得在听到柳桥蒲呼喊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仅仅记得‘Eternal’这个名字。

  ‘也许我刚才一直在思考Eternal的事情,但是怎么会这么久呢?’颜慕恒想着,伸出自己冻得通红的双手。

  这双手因为被忽略在风雪之中,已经完全麻木了,颜慕恒试着动了动手指,立刻神经传来一阵刺痛。

  双脚也不例外,棉鞋表面都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霜,白色雪花好像渗进了羽绒服里面。这种深入骨髓的冰冷,提醒着颜慕恒他已经在废墟里面徘徊了很久。

  用冰冷的手捂上额头,借此刺激自己的大脑神经。颜慕恒不能再待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到底要用什么理由说明这种状况?’颜慕恒觉得自己很难解释清楚,为什么会在废墟中徘徊,而不是守着尸体。不管怎么样,老爷子也一定会增加对他的怀疑。

  ‘先下去了再说吧。’抛开烦人的思绪,颜慕恒使劲活动了几下冻僵的手脚,在双手和双脚可以自由活动之后,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废墟之中。

  ——

  Eternal很得意,颜慕恒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那一片在废墟角落里留下的阴影,就是他到过这里的证据。可是却被颜慕恒完全忽略了过去。

  ‘这个傻瓜,根本不会发现,我事实上就在他身边出现过。’Eternal想着:‘我一定要揪出藏在诡谲屋中的杀人凶手,无论如何,颜慕恒都可以帮我保护西西和怖怖。’

  “如果你做的好的话,”Eternal朝着虚空中扬起头来,好像是在对颜慕恒说话一样:“我就让当年的小于回来,我清楚地知道他不爱舒雪,也不爱怖怖……”

  “可是,Eternal,你怎么会知道小于的感情到底在谁的身上呢?你根本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仿佛有一个声音,在看不见的地方回应Eternal。

  听到这个回音,Eternal笑了,眯起的眼角带着晶莹。

  “我知道,我见过小于的,就通过那个人的眼睛,他所看到的事物我都能看到……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血统很讨厌?是啊!我跟你有同样的感觉……”

  回应消失了,连同Eternal的回忆也一起似乎在消失在了风雪之中,男人收敛起表情,带着满身的霜痕,匆匆走向自己现在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