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三章柳桥蒲的分析推理三

第一百十三章柳桥蒲的分析推理三

  “这样一来,厨师和管家就更混淆不清了。”柳桥蒲继续说:“但是凶手没有想到,你和小小两个人会临时决定带着西西回归,与我们会和。而且恰恰选择了他行凶的这条道路。”

  “这一点让凶手措手不及,你们进入废墟的时候,他有可能还在,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就赶紧从岩石地洞离开了。”

  柳桥蒲说到这里,颜慕恒问:“可是,凶手不是还要消除脚印吗?他如果在我们进入废墟的时候刚刚逃离的话,那样子时间不是太紧迫了吗?”

  柳桥蒲站起身来,他走到墙壁边缘问颜慕恒:“脚印和时间的问题先放一放,你是不是感觉这里的空气要比岩石地洞里面干燥得多?”

  “是啊!”颜慕恒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空气和墙壁的事情。他有些傻傻地看着柳桥蒲,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柳桥蒲用手指着墙壁上的裂痕,对颜慕恒说:“你过来,用手指抠抠看,这里面有什么?”

  颜慕恒随即走过去,他将一根手指伸进裂痕里面,用力抠了一下,然后缩回来,发现指甲里全都是灰黑色的,即像泥土又像粉末一样的东西。颜慕恒仔细看了看,才恍然大悟说道:“这是沙土?”

  “对,就是沙土,有人在近期将沙土填埋在了木板墙壁和岩石之间,沙土的吸水性非常好,岩石地洞里散发进来的水汽都被沙土吸收了,所以这里才会显得异常干燥。”

  “可您是怎么知道沙土是近期被人填埋进去的呢?”

  “你自己仔细看,手指上的沙土已经非常潮湿了,过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就会返潮。沙土吸水是暂时性的,等到水份吸足了,整个木板墙壁就会因此受潮甚至腐烂。”

  “所以说,凶手不可能在很久之前将沙土填埋进去。在我看来,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不仅是这个家里的人,而且外围的人也有可能,地下室的出入口盖板没有锁头,任何人只要知道进入的方式,都可以将沙土带进这里。”

  “凶手的目的可能是想让地下室暂时保持干燥,或者暂时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增加地下室的湿度。如果是暂时保持干燥的话,原因我现在还无法解释,但是,如果是要增加湿度,那就很好解释了,一定是为了尸体。”

  “沙土返潮会很快影响到整个木板墙壁和地下室里的空气,这里本身就空气不流通,再加上湿度一高的话,尸体放在这里很容易腐烂变形,让人无法分辨其身份。”

  “你再摸摸看,”柳桥蒲持续引导颜慕恒说:“墙壁的裂缝边缘是不是已经潮湿了?”

  颜慕恒照着老爷子的话摸了摸,果然,木板墙壁内侧和表面完全不一样,内侧已经可以感觉到湿润了。

  “柳爷爷,里面是湿润的。”颜慕恒开口说。

  “对,这几天,地下室就会因为沙土的返潮而变得又闷又湿。沙土不仅会影响这里湿度,还会让空气更加不流通,这样一来,放在这里的尸体就会加速腐烂,凶手的目的有可能就是这个。”

  “如果没有你和小小的行动,厨师的尸体有可能今天早上都不会发现,一旦放在着里超过12个小时以上,我们要辨别他的身份就更加困难了。”

  “现在,回到你刚才问的问题上面,凶手消除脚印的时间会不会很紧迫,答案是不会。他就算是在你们进入地下室的前一刻逃走,也可以定定心心在岩石地洞里消灭痕迹。”

  “第一,你们只看到尸体,却没有看到凶手,肯定会留滞在原地检验尸体。第二,他只要稍微放轻脚步,就可以确保你们听不到岩石地洞里传来的声音。原因还是在这些沙土上面,沙土不仅吸收了湿气,还会吸收掉来自于岩石地洞里的声音。”

  “第三,岩石地洞里面四通八达,你们就算进入其中,也无法一下子就找到凶手的踪迹。所以说,凶手有足够的时间来清理脚印,并且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你们发现。”

  柳桥蒲说得确实有道理,他轻易解释了令颜慕恒疑惑的谜题,也令这个年轻人更加谨慎。他看着老刑警好几秒钟之后,才开口问:“柳爷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做?回屋子里与大家会和吗?”

  “先不用,我需要你帮我去办另一件事情,因为现在屋子里能够信任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们的行动也必须尽可能避开他们。”柳桥蒲说道,他意味深长地看着颜慕恒,似乎依然愿意给予眼前高大男人充分的信任。

  ——

  Eternal在害怕,老刑警居然这么轻易就发现了事情的关键,太可恶了!当心慌开始的时候,就不会再停下来了。就算是Eternal这样胆大的人,也无法避免同普通人一样的心境。

  ‘幸好,外面的那具尸体他们还没有发现,现在杂货店老板夫妇还在沉睡之中,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危机。’Eternal安慰着自己。

  他需要保护的人,需要做成的事情,不会因为一个两个亲人的离去就停手,这些亲人对于他来说到底是重要的,或者仅仅只是工具,Eternal自己也有些模糊了。

  诚然,厨师死的时候让他很伤心,但这只是心灵深处迸发出来的瞬间情感而已。是的,Eternal这样相信着,无论是厨师还是管家,都不能让他像对待某个人一样刻骨铭心。

  ‘颜慕恒的表现太差劲了,’Eternal想:‘原本他可以在老刑警说出某些推理之前岔开话题的,可是他为什么要如此沉默地听老刑警讲完呢?’这一点让Eternal有些恍惚,连带着某个人的心情一起恍惚起来。

  所谓的某个人,只有Eternal心里清楚,而颜慕恒或者其他认识他的人都是不知道的,所以暂时,就算老刑警找对了方向,也不会在太大程度上影响Eternal之后的行动,但他必须小心为妙。

  ——

  颜慕恒再一次感到心悸,柳桥蒲的话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信任他?高大男人的心里完全没有底。

  ‘要是能知道Eternal在哪里就好了,这个人也许就是刚才站在厨师面前的人,可我要如何跟眼前的老刑警解释呢?无论如何,我都脱不了干系的。’心里活动不能够保持太长时间,颜慕恒必须维持着注意力,全神贯注听柳桥蒲讲述。

  老刑警让他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到食品仓库里去将遗留在那里的证据——那些活鸡带进别墅藏起来,用柳桥蒲的话来说,之后会有用的。

  可是颜慕恒不能,因为他知道,某个人已经将食品仓库的证据销毁掉了,这个人是谁?颜慕恒有些模糊,甚至自己是不是亲眼看到他销毁证据,男人也很糊涂。

  只是隐隐约约之间,有一个藏在暗处的声音一直在提醒他:‘不要去找证据,那里没有了,Eternal会找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