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十四章颜慕恒的疑点一

第一百十四章颜慕恒的疑点一

  颜慕恒抱住自己的肩膀,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问:“柳爷爷,真的有必要带那种东西进来吗?”颜慕恒觉得,食品仓库里的那些鸡,除了做成食物之外,带到屋子里去也毫无用途,而且还会引起幸存者们的恐慌。

  颜慕恒并不想对柳桥蒲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简单将它们全部都说了出来,听完之后,柳桥蒲说:“那些东西确实没有实质的意义,我们也不想用它们来恐吓什么人,只是需要验尸而已。”

  柳桥蒲的话听上去好像玩笑一样,颜慕恒瞪大眼睛看着老刑警,他甚至差一点脱口而出:“您在开什么玩笑?!”这样毫无礼貌可言的话语。

  憋了半天,颜慕恒才问:“柳爷爷,难道你们要验那些鸡的尸体?”

  “是的,为了比对凶杀现场得到的某一样东西,也为了得到孟琪儿死时的关键性证据。”

  “可我还是一点都听不明白!”

  “现在的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办法每一件事都和你详细说明白,总之你我要赶紧行动起来,在凶手销毁证据之前,将食品仓库里遗留下来的东西拿走.现在,凶手还不可能将注意力转移到你的身上,所以你行动起来会比较方便.”

  明摆着,柳桥蒲不想将他们推理出来的结果全盘告诉颜慕恒,他需要留下关键的东西,让眼前的年轻人捉摸不透,让他无从揣测他们究竟掌握了凶手多少信息?那些鸡确实是两起凶杀案的关键。

  其中一起就是在褐色塔楼里,中年妇女的死亡事件;另一起就是,准备栽赃给谢云蒙的孟琪儿死亡事件。两起事件都有某一个关键性证据,要从那些鸡身上得到佐证,这对于刑警们来说,非常重要。

  第一次在外围搜索餐馆老板娘的时候,谢云蒙和恽夜遥并没有仔细看那些鸡,只是发现它们被抽干了鲜血,现在,在发生了那么多起凶杀案之后,恽夜遥和柳桥蒲才意识到,鲜血并不是关键,它只是隐藏真正关键的一个幌子而已。

  通过这样的衍生想象,凶手为什么要在三个密室房间里都泼上鲜血,也就有了其初步的答案,只不过现在,刑警们还不能说出来而已。

  他们不能让凶手意识到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意识到破绽已经逐步被人揭开。凶手只有保持着胜利的心态,才能暴露出更多让刑警们可以顺藤摸瓜的线索。

  柳桥蒲盯着颜慕恒,他从这个年轻人脸上看到了为难的神情,心里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看来,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关键性的证据在昨天晚上凶杀案发生之后的时间里,凶手并没有将它们遗漏。

  许久之后,颜慕恒终于承认说:“对不起!柳爷爷,我晚上已经去过食品仓库了,那里的证据已经完全消失了,包括门框上面粘着的头发和血迹指纹都被抠掉了。”

  “你晚上为什么要到食品仓库去呢?”

  “事实上,我是想到老板娘的餐厅去寻找一下,有没有凶手留下的线索,因为之前,老板娘曾经和我说过,怖怖在她的餐厅厨房里面,不知道做些什么?所以我想,既然怖怖对自己去餐厅的事情说了谎,也许,她会在那里留下一些痕迹。”

  颜慕恒的这些话会令大家想到什么呢?请仔细回忆之前关于小女仆的章节,怖怖一个人在厨房里百无聊赖的时候,文女士是不是靠在自己的餐馆大门口,同某个人对话。

  这个人就是颜慕恒,当时,文女士知道怖怖在厨房里宰杀那些活鸡,并且放血。她也许具体告诉了颜慕恒这些事情。也许如颜慕恒所说的那样,只是表示出了一点点疑惑。

  但无论怎样,颜慕恒都应该了解当天怖怖出入餐馆里的时间,以及老板娘是否和厨师一起出过门这件事。这又说明了,刚才颜慕恒没有同柳桥蒲讲实话。

  他说‘怖怖呆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说明至少他不想让柳桥蒲知道那些鸡是怖怖宰杀并放血的。

  颜慕恒同文女士之前对过话的这件事,没有一个目击证人,除非文女士自己想起来告诉刑警,要不然的话,刑警也不会问到那个上头去,因为他们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件事。

  怖怖也不可能知道,当时呆在门外说话的人是颜慕恒。所以在这里,颜慕恒没有必要自掘坟墓,告诉老爷子这些他不可能问起的事情。

  现在,颜慕恒身上的疑点是越来越明显了,而他与Eternal之间的关系也非常令人费解,这两个人拥有太多的共同点,也有着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在得不到更多证据的情况下,颜慕恒和Eternal的关系很难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