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二十章关于案情的分析推断三

第一百二十章关于案情的分析推断三

  恽夜遥和柳桥蒲的讨论在继续,暂时他们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婆婆坐在厨房里面,指挥着刚刚洗漱完毕的桃慕青和夏红柿做早饭。为了以防万一,她们还是将昨天晚上清洗过的碗碟,重新再一个一个清洗一遍。

  王姐和西西、怖怖缩在沙发上,两个小姑娘依然紧紧依偎着中年女仆,好像她是现在唯一的安全港湾一样。

  在柳桥蒲和恽夜遥不远处,文曼曼坐在连帆的身边,他们面无表情,看上去像是在发呆。陆浩宇和秦森则偶尔交谈几句,其余时间都在听着老刑警和演员之间的对话,希望能够从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尤其是秦森,双手撑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摆出一种非常认真的样子。

  柳桥蒲也懒得去管他们,对恽夜遥说:“昨天的疑点主要集中在晚饭之后,孟琪儿莫名其妙回到塔楼去睡觉,当时我只是觉得震惊,这个小姑娘确实有一点任性。但现在想来,她的胆子并不大,在那个时候应该不敢单独行动。”

  “老师,会不会是有人和孟琪儿约好在房间里见面,她才会瞒着您偷偷溜走?”恽夜遥问道。

  “可能性不大,你想,当时除了连帆之外,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再排除掉你、小小、小航、小蒙还有小乔,能够约孟琪儿的也只有曼曼了。”话语间,柳桥蒲朝着背后的文曼曼看了一眼,继续说:“可她那个时间刚刚从褐色塔楼里出来,你们都可以证明。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布置那样一个凶杀现场。”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约孟琪儿的是舒雪,凭她的容貌,确实有可能假扮曼曼,但舒雪是什么时候同孟琪儿约定的呢?在楼下的时候,孟琪儿一直坐在桌子边上画画或者发呆,我的印象里,她根本就没有参与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有胡乱走动。”

  “有可能舒雪29号晚上大家睡着之后偷偷去找了孟琪儿,约她第二天傍晚见面。”恽夜遥再次提出假设。

  柳桥蒲摇摇头说:“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也很小,虽然说当时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大家的警惕性也很薄弱,但首先,舒雪需要有一个理由,让孟琪儿觉得必须单独和她见面才行。”

  “其次,30号傍晚的时候,虽然我们对凶杀案只字不提,并不代表大家就没有猜测,这件事从曼曼身上就可以充分体现出来。曼曼是主动找我来要求参与调查的,而且她确实足够聪明,一下子就看穿了书房那扇门另一边的打开方式。”

  “孟琪儿也不像是个笨到对什么事都无知无觉的女孩,至少她在晚饭之前的表现就让人觉得,这个女孩很会隐藏自己的存在感。我总是认为她的那些任性和孩子气的表现,并不全都是真实的。”

  柳桥蒲说到这里,往后靠在椅背上,仰起头沉思着,孟琪儿的行动确实可疑,她真的只是抵抗不了困意,回到房间里去睡觉了吗?还是有什么人把她骗进密道里,实施了杀害行为?

  ——

  提到孟琪儿的死亡现场,就不得不和舒雪的死亡联系到一起。两个人不仅仅是死亡时间差不多,而且线索上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约出孟琪儿的人确实是舒雪,那么就是真正的凶手欺骗舒雪去做这件事的。凶手想要同时除掉孟琪儿和舒雪,将罪名嫁祸给柳桥蒲和谢云蒙。这里就可以得出一些分析推理:

  第一凶手必定是一个可以监视舒雪一举一动的人。这里的嫌疑矛头就不得不再次指向外围的颜慕恒了。在此之前,是颜慕恒在密道中将舒雪带来见谢云蒙的,并坦诚了她的身份,谢云蒙第一眼看到舒雪的时候,就差点认错为文曼曼,这佐证了舒雪与文曼曼的相似度。

  同时也变相佐证了文曼曼所讲那个故事的真实度。第二,谢云蒙虽然没有明确说,当时见到的那个人就是颜慕恒,因为脸被刀疤遮住了,但是身材、气质还有声音不大可能认错。再说这个家里也找不出第二个身高在1米85以上的人了。

  第三单看谢云蒙这边的想法,颜慕恒的嫌疑确实非常之大。那么来分析颜慕恒那边的状况呢?颜慕恒在小小将西西托付给他之后,一直尽心尽责的关照着西西的安危,从他的心理活动来看,西西和怖怖两个人的安全也是摆在第一位的。

  先不管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首先,他不可能贸然抛下西西的安危,进入当时说来危机重重的塔楼密道里面,而且,大家不能忘了,除了颜慕恒之外,外围还有一个行踪诡异的eternal。

  虽然我们到目前为止,对eternal身高体征的描述都是模糊不清的,但是,总也可以抓到一些端倪,eternal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似乎和颜慕恒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而且他们同样是在诡谲屋中生活了许多年的人,eternal甚至比颜慕恒更加了解诡谲屋的密道和舒雪。

  这样说来,谢云蒙见到的究竟是eternal还是颜慕恒,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以上是关于人物本身的嫌疑。谢云蒙30日傍晚之前从褐色塔楼底部爬下去,是为了验证柳航所说的书房门的奇怪之处。

  在半途中,他被颜慕恒拉进墙壁上的暗门之中,并见到了舒雪,当时,他就怀疑还有另一个女孩在那里,可是颜慕恒和舒雪都不承认,谢云蒙也只好作罢。

  他们两个人来见谢云蒙的目的可以说非常明显,就是要让谢云蒙去追枚小小,从而让刑警一起掉进设计好的陷阱之内。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陷阱不止一处,如果刑警和女警都可以摔死在岩石地洞之中,罪名就可以推给幸存下来的厨师先生;如果说他们没事,那就进行第二步计划:蓝色塔楼内部的杀人栽赃。

  这一步将柳桥蒲也牵扯了进去。凶手可谓是费尽心机,当时在场的颜慕恒和舒雪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凶手的计划出现了三连败。

  枚小小虽然让厨师逃脱了,但她成功反制,并救出了被困的连帆;谢云蒙在处于极端不利的境地之下,打开墙壁之后,选择面对众人承担责任,柳桥蒲也实事求是将孟琪儿房间里的状况坦诚了出来。

  他们这样做看似很危险,会失去所有人的信任,其实运用得好的话,反而会获得加倍的信任感。这其中,柳航的勇气和柳桥蒲的真诚起到了最主要的作用。

  就算人群之中有陆浩宇这样反对大家在一起的人,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说到陆浩宇,这个男人给人的印象就是自私,充满了疑心,所思所想一直与刑警们的意见相左。尤其是在大家怀疑最深的时刻,陆浩宇第一个提出了要单独行动,每个人自己保护自己这样的观点。

  这件事不得不让人对陆浩宇也产生了疑惑,所有人分散开来,唯一能得到好处的就是凶手,凶手和帮凶全都隐藏在当事人之中。分散就代表着给他们时间和空间,去将现存者们各个击破。

  每一次行动,只需要顾及一个被害者就可以了,刑警们搜查和抓捕的难度也会大大增加,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猜到,凶手下一个会对付的人是谁?

  所以说,凶手所经历的三连败:第一是枚小小的反制;第二是杀人栽赃计划的失败;第三就是刑警们在自身面对严重质疑的情况下,成功将众人再次凝聚在一起,为凶手之后的行动造成阻碍。

  三重血屋能成功,是在恽夜遥和刑警们刚刚进入诡谲屋,还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这之中涉及到的中年妇女分尸案、文女士和女主人的失踪事件,也是基于同样的情况,才能够顺利得逞的。

  之后的开关门急速杀人事件、以及孟琪儿的骷髅杀人事件,从案件本身来说,可以算是成功的操作。但凶手想要达到的目的,却被刑警们破坏殆尽。因此,我们可以想见,凶手此刻的担忧与惶恐,并不比幸存者们少多少?

  接下来要说到谢云蒙离开之后,还留在密道里的颜慕恒和舒雪究竟做了和说了些什么?这里大家可以参考第七十九章前半部分的内容

  有几点可以绝对证实他们在欺骗和暗算刑警,第一,谢云蒙模模糊糊看到的另一个女孩,就倒在密道的另一头,谢云蒙一离开,两个人就立刻走到了女孩身边。

  女孩已经被杀死,从颜慕恒与舒雪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猜测他们动手杀人的嫌疑最大。想要暗算谢云蒙也是他们自己明确说出来的。

  还有一点,事件发生到现在,舒雪这个人的反差也逐渐显现出来了,在颜慕恒面前,她表现得非常冷酷;而在单独提到她心理活动的时候,却充满了对怖怖和诡谲屋的关心。

  在塔楼密道里面,舒雪问颜慕恒:“王姐那边,会不会出卖你?她一直呆在那间房间里,你的伪装很容易被看穿!”

  这句话可以说明,不管她身边的颜慕恒之前在什么地方活动,之后一定会留在所有人一起,并且伪装成幸存者中的一个。这里我们就算是忽略身高的问题,颜慕恒也只可能扮成是男生,所以,疑点不会落在女孩们身上。

  还有,她说:“万一那个陷阱控制不住刑警先生,你的身份就必然会暴露。”这句话舒雪是以一种肯定的口气来说的,也就是说,现在在谢云蒙心中,当时那个颜慕恒到底是谁?至少已经有了猜测的方向。百度一下“诡谲屋的秘密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