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二十一章关于案情的分析推断四

第一百二十一章关于案情的分析推断四

  再来看‘颜慕恒’最后的那句话:“现在有那个疯疯癫癫的老板娘,王姐的注意力转移不到我这边。你照顾好你自己那一头就行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当年拥有预知能力的确实是安泽本人。那我们也要把他藏在这栋房子里的财产,全部搜刮干净才行。”

  ‘颜慕恒’的话可以听得出来:首先,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身份会受到餐馆老板娘文女士的保护。其次,他们进入诡谲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钱。

  我们可以这样分析,如果当年拥有预知能力的不是安泽本人,那就代表真正的预知者有可能还活在人世,这两个人如果想办法控制住他的话,将来在考古界拥有一席之地,那是不争的事实。钱自然也可以赚到盘满钵溢。

  如果是安泽本人,那么他们的控制计划一定就会失败,所以‘颜慕恒’才会说出把安泽遗留下来的财产搜刮干净这样的话。

  这里同时还隐藏着两个意思:第一,安泽的女儿,也就是诡谲屋现任女主人也不是有预知能力的人;第二,诡谲屋的女主人和安泽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当年完全是被安泽利用的棋子。

  在此之后,舒雪沿着谢云蒙离开的方向走掉了,她的具体行动我们目前还无法猜测,而‘颜慕恒’不一样,之前的描述中明确指出,他沿着褐色塔楼的外围爬了上去。

  当时,恽夜遥正好急匆匆赶回来通知谢云蒙,在蓝色塔楼密道里见到了枚小小和厨师的事情。没有见到谢云蒙,恽夜遥让乔克力去找,自己和王姐呆在一起,王姐的表现也是相当诡异。

  恽夜遥正在同王姐对话的时候,有人无声无息走到了恽夜遥背后,从时间、地点来看,这个人正是刚刚才见到谢云蒙的‘颜慕恒’。

  但是这里,对‘颜慕恒’身高的描述是:这个人影的高度并不比恽夜遥站起来矮多少?说明他至多和恽夜遥一样高。为什么在谢云蒙面前和他一样高的人,回来之后就矮了至少五公分呢?

  而且恽夜遥一眼就看出了‘颜慕恒’的疑点,当时甩开他的手急奔出房间,发现楼道底部乔克力和柳航不见了,恽夜遥心里自然是恐慌的,要真打起来的话,没有谢云蒙在,恽夜遥根本无能为力。

  在这里,‘颜慕恒’也没有惺惺作态,继续伪装下去,而是直接将恽夜遥迷晕带走了。这一系列的行为,以及之后他将恽夜遥放在孟琪儿房间的床上,并且让舒雪看守着,不得不说,这个所谓的‘颜慕恒’心中隐藏的秘密要比舒雪多得多。

  ——

  分析先告一段落,目前也只能提出疑点和做出模糊的推断。我们接下来依然要说到颜慕恒,因为谢云蒙和枚小小还会休息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的行动至少会从31号下午开始,所以上午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笔墨。

  住在文女士餐馆里面的就是杂货铺老板夫妇,当然这一点颜慕恒此刻只能是猜测,他只是想尽快让谢云蒙来想办法解决房子被冰冻的事情,从他的行动上,我们可以判断,关键应该就在屋顶之上。

  在雪地上的奔跑非常吃力,颜慕恒几乎每一脚都深深陷入雪层之中,速度也因此提高不上来。风雪不仅让他疲惫的身体瑟瑟发抖,而且还侵蚀着他的大脑。

  令大脑如同视线一样模糊,在浑浑噩噩之间,颜慕恒突然生出了一种即将被雪怪吞噬的感受。一种一个人置身于广袤天地之间的寂寞感,和对过去的回忆同时充斥入他的灰色脑细胞之间,几乎销毁了他所有分析和判断的能力……

  ——

  兴许是可怜被埋在雪地里的男人,风雪的威力好像稍稍减弱了一点,当男人重新撑起身体的时候,他的瞳孔中有着刚才所不曾有的坚定。

  男人回转身体,看向不远处对自己疏忽掉的杰作,思考的能力渐渐回到了脑海之中。自己怎么会被寒冷打倒?寒冷不是他早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了吗?

  心里有些懊恼,不光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做躺在雪地上,也因为自己行动上的一次又一次失败。幸好,失败的人并不是他一个,男人努力站起来,回转身体走向自己刚才过来的方向。

  脸上所有的表情,在一刹那之间,都被淡漠和冷酷所代替。‘颜慕恒那家伙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男人在心里诟病,可是他自己知道,目前来说,他拿颜慕恒毫无办法。

  其中的原因当然也是一个秘密,一个关乎好几个人的秘密。只要文女士和王姐不开口,刑警就不会知道这些事情,至于厨娘,她已经老了,构不成任何威胁。只要稍微恐吓,这个老太太就可能会因为心脏骤停而一命呜呼。

  ‘呼……该是自己好好表现的时候了。’男人想着,他的脚步明显比颜慕恒要快许多,不出十几分钟,他就走到了颜慕恒原先站立的地方。

  不过他可没那么傻,呆在大风雪中观察情况,他一头钻进食品仓库里面,开始寻找着合适的工具。

  ‘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猜测到,凶手把房子冰冻起来的真正原因,杂货店老板夫妇不过是一对炮灰而已,我才管不着他们的死活呢!我得再加把劲,给刑警们来点不一样的证据……’

  ——

  柳桥蒲和恽夜遥左等右等,等到所有人都吃完早饭之后,颜慕恒依然没有出现,这个时候,柳桥蒲坐不住了,他说:“我得出去看看,这小子到底怎么样了?万一他遭到凶手袭击的话,那这件事就是老头子我的错了!”

  “等等,老师,你留下吧,我去!”恽夜遥赶紧说:“我可以从岩石地洞出去,这样顺便把楼上的小航和小乔叫下来。我知道小蒙的习惯,他心里有事,睡不了多长时间,小小也是这样。”

  “只要他们醒了,小乔和小航留在上面就显得多余了,反而会制约他们的行动。”

  略微思考了一下恽夜遥的提议,柳桥蒲觉得自己也确实不适合跑来跑去,还是跟昨天一样坐镇在幸存者们之中,观察大家的行动来得更妥当。这样也随时可以照顾到几方面的人员。

  所以柳桥蒲说:“那好吧!你快去快回,让小乔一个人下来,你和小航结伴出去,你们结伴我会放心一点。”

  “好,老师,这里就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