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二十二章娱乐室里的对话和柳桥蒲的安排

第一百二十二章娱乐室里的对话和柳桥蒲的安排

  恽夜遥说完,迅速走进了娱乐室里面,他并没有选择走塔楼楼道,而是选择了进入卫生间的暗门,从密道直接来到褐色塔楼顶部,并从谢云蒙和枚小小所在的房间里出来。

  但是在行动的时候,却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碍,阻碍来自于那个还未知道姓名的年轻男人,他是所有人都集齐之后,才从楼上下来的。洗漱完毕就一直像幽灵一样,独自一人坐在娱乐室里面。

  此刻,他破天荒地主动开口叫住了恽夜遥。

  “恽先生,你们怎么不问问我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恽夜遥停下脚步,面对着眼前苍白的脸,说道:“我们并没有怀疑你,所以也不需要问你什么!”

  “这太离谱了吧?你们怀疑每一个人,却独独不怀疑我这个连身份和姓名都没有说出来的人,是不是有点太牵强了?”年轻男人苦笑着,继续回怼恽夜遥。

  恽夜遥说道:“你的身份,小蒙在山下的时候,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了。你为西西所做的事情我们也知道,如果你想说的话,你大可以当着大伙的面详细说出来,可是你明明知道刑警对你有过调查,却还是一直保持沉默,为什么?”

  “我的猜测是,你想为某个人承担罪名,成全西西的爱情,对不对?既然你想要我问,那我就问一句,你这样做是因为柳航吗?”

  “什么?柳航?!!”年轻男人刹那间抬起头来,他的瞳孔中充满了惊愕,不过,很快就又低下头,掩盖住了自己的目光。

  “我不认识什么柳航,我也不想替任何人承担罪名。不过你有一点说得很对,我爱西西,也愿意为西西做一切事情。”

  “你倒是承认得快!”恽夜遥调笑了一句,继续说:“可是你不觉得我刚才是在套你的话吗?根据小蒙的调查,西西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你的这种套路我们见得多了,假装一切都是为了对方好,结果反其道而行之,用怜悯和善良,不仅可以得到心仪的女孩,还可以拥有财富,对不对?”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的心意,用不着别人去胡乱揣度,你也不用跟我兜圈子,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为什么不对我表现出怀疑的态度?”

  “不是不对,而是根本用不着,我们了解你的底细,也猜得到你想要做什么?而且现在,你的行动都在我们掌控之中,我们用不着把精力花在你的身上,单明泽先生。”

  “是吗?原来一切都已经在你们的掌控之中了!呵呵……”坐在沙发上的单明泽轻声说,从言语间听不出他的心情究竟如何,就连那最后的笑声也感觉不到应有的嘲讽,而是干涩的,让人不免怜悯。

  恽夜遥不能够久留,他最后留给单明泽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消失在卫生间的小门里面。

  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柳桥蒲听得一清二楚,老爷子并没有任何行动,而是坐在靠背椅上闭起了双眼,他脸上有着挥之不去的担忧。

  越是思考诡谲屋中隐藏的秘密,柳桥蒲就越是生出一种自己即将深陷其中的感觉,就像一个无尽的黑洞一样,这个黑洞比他60多年以来的生命还要更加漫长。

  ‘一定要小心!只有这一次,我求你了!’

  心中所有的担忧和恐惧,凝聚成一句话,在老爷子无声的嘴唇之间吐露出来,然后,他缓缓睁开眼睛,那瞳孔投射出的目光,又恢复了锐利之色,扫向坐在身边的男男女女。

  当看到王姐那边的情况之后,老爷子站起身来,两个小姑娘一直保持这种状态肯定是不行的,之后要是再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她们绝对是第一个乱了方寸的人,所以,柳桥蒲必须想点办法让她们振作起来。

  尤其是西西,自从回到主屋里面之后,视线一直定格在柳桥蒲的方向,惨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嘴唇,都说明这个小姑娘心里的恐惧还在发挥着极端的作用。

  “小王,要不让她们单独活动一下吧!你也需要休息一会儿,不能总是抱着她们。”柳桥蒲说道。

  他的话语换来了王姐的一声叹息,“唉!能有什么办法呢?怖怖本来就因为管家先生的事情受到了惊吓,西西又死活不肯靠近其他人。反正等刑警们查出真相就好了,我也没有别的事,就守着这两个小姑娘吧!”

  “等一下还是需要大伙配合行动的,你也不能总抱着他们走来走去吧!再说晚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你都没有好好睡觉。这样吧,先让西西和怖怖到厨房里去和其他两个小姑娘在一起,帮忙干点活。也许手里有了事情做,她们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柳桥蒲一边提出建议,一边向怖怖伸出手,怖怖的情绪看上去要比西西稳定很多,只要她愿意站起来,西西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王姐配合着轻声在怖怖耳边说了几句话,兴许是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怖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对情绪,而是慢吞吞站起来,自己朝厨房走了进去。

  厨娘虽然心脏不好,但思维还是清楚的,她看到柳桥蒲投递过来的眼神,马上招呼桃慕青和夏红柿把手里的活分一点给怖怖,三个人假装毫无芥蒂同怖怖开始说话攀谈。

  现在就剩下西西了,在王姐和柳桥蒲两个人的反复劝说下,西西虽然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却也听话的站了起来,柳桥蒲把她带到连帆和文曼曼的身边,对两个舞蹈学院的毕业生说:“你们就先和西西说说话,注意照顾小姑娘的情绪,曼曼,你和西西年龄相仿,她就摆脱你了。”

  “好。”文曼曼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很坦然接受了这个小小的任务,她另一边的秦森也勉强挤出了笑容,向旁边挪了挪,给西西让出座位来。

  唯独一脸不屑的,便是陆浩宇了,柳桥蒲根本就不想理他,安排完西西的事情,老爷子在盘算着,待会儿要对每一个人进行单独询问。

  这件事最好是等谢云蒙和恽夜遥到齐之后一起开始,毕竟自己一个人总有遗漏的地方。老爷子坐回餐厅中央,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娱乐室和厨房两个地方,方便继续监视在场的所有人。

  坐定之后,柳桥蒲探头朝娱乐室看了一眼,单明泽依旧保持着老样子坐在沙发上,并没有任何异常。这个男人的身份信息谢云蒙已经汇报过了,既然单明泽自己要求刑警询问,老爷子决定等一下就从他第一个开始。

  诡谲屋天桥和顶楼上的积雪,也没有人再去清理了,昨天晚上大家知道凶杀案的事情之后,就已经把房子里的尸体全部搬到了钟楼内部。

  那里的严寒可以保证尸体不至于很快腐烂,屋子里也可以稍微空气清爽一点。反正大钟里面本来就有凶手扔进去的尸块。至于现场,刑警们除了带走尸体之外,其他都尽可能保留了下来,以便于之后的正式搜索调查。

  厨师的尸体依然放在废墟地下室里面,还没有腾出时间去处理,不过柳桥蒲和颜慕恒离开的时候,把两头的出入口都维持在打开状态,这样子一来可以出入方便,二来户外的寒气进入地下室之后,也可以减缓尸体的腐烂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