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三十三章颜慕恒的心事

第一百三十三章颜慕恒的心事

  醒来之后颜慕恒感觉自己的大脑涨得发疼,双手双脚都处于麻木之中,身体上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怎么了?’颜慕恒的脑海中冒出无意识的问题,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体会这样差,就算在雪地里来回了好几趟,但中间也休息过呀!不至于连多走几步的力气都没有吧!

  喉咙干渴得无法发出声音,想要呼救都显得如此困难,颜慕恒只能闭上眼睛,等待力量稍微恢复一点。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状况,对于他来说,无异于一场浩劫。

  心情不知道为什么逐渐充满了恐惧,无所适从的感觉,比身上因为冰冻而疼痛的皮肤更加难以忍受。此刻的颜慕恒是多么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发现他,哪怕是听到一个朝他这边走来的脚步声也好。

  他努力竖起耳朵,倾听着客厅房门里的声音,可无论是杂乱的脚步声还是惊慌的尖叫声,都没有靠近他,希望一点一点从男人心中流逝。

  突然之间,他感到头脑又是一阵刺痛,从太阳穴开始,一直到头顶,如同爆炸开来一样扩散到整个头颅内侧。颜慕恒用力咬紧嘴唇,在白色牙齿的施力下,那薄薄的皮肤很快就渗出血来,但疼痛不及心中郁积的万分之一。

  当鲜血滴落到地上的时候,颜慕恒才发现自己无意识之中的动作,微微张开的眼眸中,视线也变得模糊,他仿佛看到了从未曾进入过的幽暗森林,那里有另一个人,正看着狼狈的自己。

  对面人的容貌被树枝挡住了,颜慕恒看不清楚,他想要走近几步,可是却迈不开脚步,面前好像是深不见底的沼泽,令颜慕恒的恐惧扩散到身体每一个部分,完全无法抵御或者忽略。

  “小恒,你为什么要回来?”声音仿佛来自于自己的脑海中,那样清晰,那样暗沉,如同多年以前那个自己所爱的人。

  “我希望找回爱情的踪迹……”颜慕恒回答说,他的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清楚。

  对面的男人过了很久才回答说:“你找不回来的,过去的一切已经消失在那白色牢笼之中,再也找不回来了。”

  “不,我已经见到了怖怖和西西,你也离我不远了……我在屋子里看到过一个和你很像的人,他也许就是你……”

  “不可能的,我已经不存在了,你回去吧!不要再踏足这里,求你了!”

  当话音落下的时候,对面模糊的影子也逐渐隐没入墨色树叶中间。

  “不要走,我还有话要说,我好不容易回来,我不要做什么永恒,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颜慕恒顾不得喉咙沙哑,大声呼喊道:“当年离开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听母亲的话,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没有回应,但影子却停留在了若见不见的地方,好似在引诱颜慕恒前去追赶。

  颜慕恒的脚放开了一切犹豫,在踏进泥潭的前一刻,男人眼中全都是失去的影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

  ——

  身体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力气仿佛一瞬间回来了,名为永恒的男人再一次露出微笑,他又胜利了,在那个黑暗地方。

  没有人会注意颜慕恒究竟做了什么?也没有人会意识到他的存在,一切都是安全的,因为愚蠢者的保护,也因为无休止的控制。

  ‘颜慕恒,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我将代替永恒惩罚这栋房子里的人,过去的罪恶永远无法隐没在记忆深处!”

  男人一边想着,一边活动手脚。他好不容易可以出手一次,绝对不能浪费了。

  从比外面温度高得多的地方向外走,男人准备先离开这里,再从另一个地方进入,顺便看看刚才自己安排的局现在怎么样了。

  他总是找不到一部分记忆,那一部分会随着进入幽暗森林的人而消失,不过男人可不在乎,反正只要他能出来就行了。

  五指张开抓住门把手用力一拉,男人惊奇地发现门把手居然无法扭动,这破坏了他的信心。

  ‘为什么门会从外面锁住?难道刚才有人跟着我?’

  男人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感觉,所以他立刻放弃了从大门外出的计划,而是回转身体开始酝酿感情,片刻之后,一副惊慌恐惧的表情慢慢爬上了男人的脸庞,他整个人也看上去恢复了疲惫的状态。

  ——

  在诡谲屋中的永恒之心是一个人,但他究竟是颜慕恒、还是Eternal,亦或者是小于都无法猜测,三个人之中,只有颜慕恒是存在于我们面前的人,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颜慕恒说他想要找回过去的爱情,而且在诡谲屋中看到了一个同记忆中很相似的人,他指的是恽夜遥吗?难道袭击恽夜遥的就是颜慕恒。可我们又无法给颜慕恒找到合理的行动时间点。

  矛盾发生在每一个时间和空间的角落里,就像是魔术一样,不可能如何变成可能,面临的难题如何变得容易,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侦探们去探索。

  但是不可以忘记,诡谲屋每天早晨和晚上时间上的错误(请读者参阅第十六章),早晨时间会过得特别快,从起床5:30到8:00,诡谲屋中的人打扫卫生做早饭的过程明明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完成(诡谲屋中没有客人会来,平时客房不会天天清理)。

  却要用上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早晨的时间过得出奇地快,吃完早饭之后,就已经要匆匆忙忙准备午饭了,而且诡谲屋的午饭时间总是无法准时开始。

  下午时间却又像开玩笑一样突然慢下来了,到晚饭的时候,大家几乎没什么事可以做,每天到文女士餐馆里帮工的小女仆晚上回来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好像晚了一个小时,但她又找不到任何证据。

  还有奇怪的大钟,诡谲屋中所有人都以大钟显示的时间为标准,主人会定期去给大钟上发条,但她不允许房子其它地方有任何钟表一类的东西,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

  这种没有道理的规定,到底是安泽时候留下的,还是现任女主人,亦或是假扮女主人的某个人定下的?还有,恽夜遥在反击计划中,到底有没有把时间问题考虑进去?这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只能耐心等待侦探来破解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