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三十四章杂货铺老板娘的猜疑

第两百三十四章杂货铺老板娘的猜疑

  文女士餐馆外围,上午10:40整左右

  诡谲屋中所有人的行动都已经展开了,临近午饭时间,留滞在餐馆里的三个人却还没有发现户外发生的恐怖事件,西西被杂货铺老板夫妇安排在楼上休息,楼上的空调还可以运转。由于冻僵的小姑娘精神状况一直不太稳定,所以老板夫妇在楼下都很注意楼上的动静。

  就在午饭即将上桌的时候,老板突然听到了西西发出的尖叫声!这种情况下,任何异动都能瞬间引起强烈反应,听到楼上传来的尖叫声,正在客厅里努力摆弄空调的杂货铺老板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老板娘也没有闲着,她把手里刚刚盛到一半的餐盘放下,紧跟着丈夫往楼上跑。木质楼梯在两个人的脚下发出仿佛要断裂一样的可怕声音,这令楼上好不容易清醒的西西更加紧张。

  “你怎么样了,西西姑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杂货铺老板人还没有站稳,就急急问道。

  “我……我……”西西被他吓得心脏怦怦直跳,好不容易才说出话来:“屋子里有蟑螂……那,那边,柜子底下去了!”

  “呃?蟑!蟑螂吗?!!”杂货铺老板也是被这种反转的剧情给弄蒙了,回头看向西西所指的柜子底下,那里除了灰尘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啊!蟑螂在哪里?”

  “就在那里,我不要呆在这个房间里了,我要和你们呆在一起!”西西从床上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往身上套毛衣,连毛衣穿反了都没有发现。

  “西西,你别紧张,你刚才冻得不轻,楼下的空调坏了,很冷的。”杂货铺老板赶紧提醒他。

  可是西西完全不听他的话,自顾自穿上羽绒服往房门口跑去。她现在不怕冷,害怕的是不知会从哪里冒出来的凶手,诡谲屋中那具被分尸的尸体还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仿佛时时刻刻提醒着西西会再发生恐怖的事情。

  老板是个男人,他不能贸然去挡住西西,就在他干着急的时候,老板娘出现在了房门口,与西西撞了个满怀。

  老板娘抱住西西说:“西西,你要下楼也可以,把我箱子里的羽绒大衣套上,那件衣服大,正好包在你的羽绒服外面。下头实在是太冷了。”

  老板娘是好心,西西也明白,他们不是会参与凶杀案的人,虽然心中的恐惧让她瑟瑟发抖,但是理智尚存。小姑娘没有反抗,趴在老板娘怀里像小猫咪一样不动了。

  老板娘示意丈夫快点把箱子打开,拿衣服出来。不到几分钟,老板娘松开了西西的身体,帮她穿上大衣,然后带着包裹得像球一样的小姑娘向楼下走去。

  老板娘问:“西西,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被人抛弃在餐馆后门口?”

  “我不知道……好像是他救了我,他不想我呆在有凶手出没的地方,所以把我推到雪地里……我还误会他想要杀了我……”

  “然后呢,西西?”

  “然后他从背后将我抱起来,送到了餐馆后门口才离开,我看见他把餐馆后门上的冰砸开了。”

  西西的话让老板娘觉得有哪些地方好像不对劲,她一边注意着小姑娘的脚下,以防摔倒。一边继续问:“你被他从诡谲屋什么地方推出来?”

  “……我没有看得很清楚,好像是卫生间里的窗户,那扇窗户玻璃碎了。”

  “那他是什么时候把你从窗户外面救起来的?”

  “没有多久,很快他就在我背后了……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他就来了。”西西回答说,她的脸色透露出迷茫,好像自己回答的每一个问题都不是那么确定。

  而老板娘的头脑要比她清醒得多,老板娘将西西送到楼下沙发上坐定,这时,老板带着一条干净的毛毯下楼来了,走到了她们旁边,老板马上将毛毯盖在了小姑娘身上。

  “西西,你不能乱跑,刑警先生关照我们要保护好你,现在开始,如果不是刑警们过来找你,你就必须一直和我们两个在一起,知道吗?”老板尽力用平和的语气对西西说。

  小姑娘乖巧地点了点头,把整个人都缩进宽大的毛毯里面,楼下确实如杂货铺老板夫妇说得那样非常寒冷,空调似乎在和他们较劲,就是不愿意启动起来。

  搓着自己冰凉的双手,老板准备再和空调‘斗争’一会儿,反正他也没什么别的事情。

  可是老板娘却将他一把拉进了厨房,那里刚刚炒好的菜已经凉透了,老板娘打开煤气灶开关,借着炒菜声音的掩盖,小声对丈夫说:“不对劲啊!你听出来了吗?”

  “什么?什么不对劲?!”老板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

  “是刚才西西说的话,你没察觉出来不对吗?”老板娘反问道。

  “西西早就告诉过我们那个人是他男朋友,他不想让西西参与凶杀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可西西是刑警先生送过来的!”

  “也许是他半途中把人交给了刑警先生呢?”

  “哎呀!你好好想想,如果要拜托刑警先生的话,那他不能直接在房子里就交给刑警先生保护吗?这可比我们保护给力多了。我总感觉那个人有问题!”老板娘训斥老公说。

  “你想啊!他把西西从屋子里推到户外想干什么?西西说还没站起来,推她出来的人就已经站在她身后了,西西是个专情的小姑娘,我看得出来,她在雪地里冻得七荤八素肯定认不清楚人头。”

  “在这种情况下,屋子里那个人刚刚把西西推出去,而且一听就是瞒着其他人做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再跑出户外,绕到西西身后?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出去了,行动也没那么快吧!”

  老板娘的话让她的丈夫幡然醒悟,他惊愕地问:“难,难道你是说?…那个人想要杀了西西?!!这,这也太恶毒了吧!!自己女朋友啊!!而且西西还那么爱他!”

  “嘘!小声点!我不能肯定,只是在猜测而已!”老板娘说:“有可能是刑警先生发现了他的行动,所以在户外等着西西,才会及时将西西救过来的。”

  “而且还有一点,那边后门凿冰的人…”老板娘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厨房后面的那扇小门继续说:“早上你去找空调总阀的时候,我就听见外面有奇怪的声音,现在想来,肯定从那个时候就有人开始凿冰了。那时距离刑警先生送西西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怀疑会不会是凶手在凿冰,而且西西说她看到了她男朋友把冰凿开。如果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话,西西是被刑警先生救起来的,她怎么可能看到她那个男朋友在这里凿冰呢?”

  “可是刑警小姐让我们过来的时候,明确说这里凶手不会再来了,难道刑警小姐骗了我们?”老板的脸色开始发白了,不过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问题,像是给两个人壮胆一样说:“我相信刑警小姐不会骗我们的,她说这里安全就一定有她的道理,你不要胡思乱想了,等一下我用家具把前后门堵上,没人会进来的!”

  “那你现在就去堵上,我好安心一点。”老板娘说完关上了火,开始重新往盘子里盛菜。

  夫妻二人在厨房里的对话西西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窗户上,望着外面的雪景。一道黑色的痕迹在西西眼前延展,她一开始认为是什么脏东西,所以也并不在意。

  可是隐隐约约之间,那道痕迹的末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微微晃动。西西不由得靠近过去看,心中的恐惧随着距离逐渐扩大。

  毛毯连同沙发上的垫子被西西一起拖到地上,此时,身后厨房里的杂货铺老板也走了出来,他发现了西西的异常反应,再加上自己老婆说的疑点,于是偷偷跟在缓慢移动的小姑娘身后,想要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一前一后的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看到的恐怖一幕,在冰层中间被弃置了很长时间的尸体终于要第一次呈现在事件当事人面前。

  那双向上翻起的眼珠,以及青黑色的额头和破碎的后脑勺,仿佛都在控诉着诡谲屋中某一个人残忍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