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一百三十五章白骨森森的尸体

一百三十五章白骨森森的尸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为什么?西西靠近窗口的脚步逐渐缓慢下来,当离窗户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她站定了不再前进,可以看到小姑娘隐藏在毛毯下的双手剧烈颤抖着,口中也发出奇怪的声音。

  不是尖叫,而是一种硬物摩擦的声音,很轻微,但是非常急促。西西身后的杂货铺老板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他紧走几步,伸手准备将小姑娘向后拉。

  杂货铺老板的手刚刚碰触到西西肩头,立刻就像是碰触到了按钮开关一样,小姑娘的身体瞬间向后仰倒,倒进了他的怀里,这令他无暇再顾及西西到底看到了什么?立刻大声呼唤厨房里的妻子。

  老板娘闻声冲出厨房,就看到自己的丈夫紧搂着西西,两个人站在窗边,不知道在干什么?老板娘一瞬间以为丈夫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冲上去就一把扯过西西,正准备对老板怒骂几句。

  却没想到由于小姑娘的身体太靠近窗户,被老板娘大力拉扯之后,毛毯一下子勾到了窗框上的金属把手,将把手掀起来,虽然没能打开窗户,但是由于震动,窗户上的玻璃一下子向内侧倾倒下来,还连带着外面厚厚的冰层。

  从正面看上去,就像是窗框上面出现了四条加厚的裂缝,许许多多碎裂尖锐的小冰块同玻璃渣一样掉落在窗前的地板上,幸亏老板娘反应快,将西西迅速扯进自己的怀里,要不然小姑娘的双脚很有可能就被这些碎冰渣给划破了。

  玻璃碎裂的声音也没有唤醒西西的神智,明显小姑娘已经惊吓过度,她靠在杂货铺老板娘的怀里面如死灰,瞳孔直愣愣地望着前方,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气,只有手脚的颤抖提醒着别人她还活着。

  西西确实还活着,但是跟随着冰层一起探进房间里的头颅却已经在地府报到很久了!老板娘的视线被西西暂时挡住,但是站在他们两人身边的杂货铺老板却看得清清楚楚,他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要如何行动了,手脚都失去了感觉,停留在原地像木雕一样沉重,眼前的尸体,不,更正确的说应该是眼前的头颅,根本就与怪物的头颅差不多。

  脖子不自然的扭曲着,卡在窗框之上,冰层将那断裂的颈椎拉长。在脖子末端根本看不到连接着的肩膀,只有青黑色细长的皮肉悬挂在那里。

  玻璃和冰块向内滑进,将尸体头颅部分完整呈现在屋内人的眼前,那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不要说西西这样一个小姑娘,就连男人也会吓傻。

  尸体整个面部上半部分还尚有皮肉,但嘴唇和下巴处却已经烂的不成人形了,两颊处腐烂出了两个大窟窿,里面的牙齿混合在血肉和神经之间,满嘴的黑色物体,像是小虫又像是泥土。

  下巴尖端已经裸露出白骨,骨头下面连接着被撕烂的颈部,褐色的血块与冰层冻结在一起,就像是被遗忘在冰箱里的腐烂鱼肉一样。

  屋子里突然之间变得一片宁静,在好几分钟的时间里,里面的人都忘记了寒冷,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直到尖叫声从抱着西西的老板娘口中响起,站在她边上的男人,才总算有了第一个反应。

  他用力将自己的妻子向后推,一直推到看不见尸体头颅的地方,在房子的角落里,男人急促喘息着,他没有办法说出完整的话,只是一味重复着同样的字词。

  “诡谲屋!……找刑警!走……诡谲屋!走……快走!!找刑警!!……”

  幸亏他的妻子没有看清楚那恐怖的头颅,还留存有一丝理智。接收到丈夫话语里的意思,她抱起西西就准备向厨房那边的后门冲出去。

  但是下一秒,西西就被她的丈夫抢了过去,说不出话来的男人冲着妻子拼命摇头,意思是那么大的风雪,她带着西西根本走不到主屋,让西西和自己在一起,她一个人去通知刑警要来得快得多。

  丈夫的样子让杂货铺老板娘不知所措,现在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等着凶手来处理尸体的时候一起杀掉他们吗?女人想要去拉丈夫和他手里的小姑娘,准备说三个人一起走。

  就在他们恐慌不已的时刻,却听到厨房内部传来脚步声,有某个人,某个男人正在朝着他们走过来,男人的脚步坚定而又沉重,一步又一步缓缓靠近。

  此时听到脚步声,无异于看到临近的死神一样,老板娘瞬间瘫软在沙发里面,而老板和西西则像两个被人砍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无法移动半寸,杂货铺老板的头机械般的转向厨房门,一双瞳孔中显露出濒死之人才有的绝望。

  可是,从厨房里过来的并不是准备取人性命的死神,而是带给他们希望的人,刑警谢云蒙。

  谢云蒙究竟为什么会这个时间点到文女士的餐馆来呢,他没有去保护唐美雅祖孙吗?

  原来,谢云蒙从褐色塔楼外围绕到书房之后,本来是想保护唐美雅祖孙的安全,没想到在书房里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受伤的颜慕恒。

  颜慕恒的头部和颈部都不同程度受到了伤害,谢云蒙一时之间无法分辨他究竟是被谁打伤的?唐美雅祖孙也没有如预期那样探究日记中所提到的秘密,而是在给颜慕恒擦拭着头部留下来的血迹,并且想办法替他包扎伤口。

  书房里的某一层书柜,和唯一的桌椅已经都被移开,颜慕恒斜靠在最底层的书柜边缘,他的左手手背上也在流淌着鲜血,上面有几条很深的口子,好像是被刀具割开的。

  但奇怪之处是,割开口子的刀正握在颜慕恒自己的右手中。谢云蒙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是谁袭击了你?”

  颜慕恒只是朝着谢云蒙微笑,没有开口,将右手中的小刀朝他递过去。

  谢云蒙伸手接过小刀,刀柄上有一个淡淡的手印,看上去好像只有颜慕恒抓握过,他不禁更加疑惑了。

  “刑警先生,我顺利回来了。”颜慕恒声音含糊,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都迷惑不解。

  唐美雅接上他的话尾说:“谢警官,我刚才也问了他很多遍了,可他就是只说这一句话,看来颜先生需要好好恢复才行。”

  谢云蒙眯起眼睛,问颜慕恒:“为什么说是你顺利回来了?是不是凶手在雪地里袭击了你,我刚才看到一个同你一样高大的男人进入了诡谲屋大门,那个人是你还是别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