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三十六章为了回归拼尽全力的男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为了回归拼尽全力的男人

  刑警问题中包含的疑惑,也许大家并不能透彻理解,那么我就来稍微解释一下吧:

  当时颜慕恒被打晕在食品仓库的时候,不是有个神秘男人在他身后吗?这个神秘的人砸开了餐馆后门处的冰层,还故意放颜慕恒去诡谲屋里面报信,也就是告知刑警餐馆被冰冻起来,以及颜慕恒自己莫名其妙被人砸晕的消息。

  但是这里谁也没有看到苏醒的颜慕恒真正离开食品仓库,只是神秘男人感觉他离开了而已。食品仓库是否已经空空如也?之后也没有人再去确认过。

  神秘男人砸开餐馆后门处的冰层就立刻向诡谲屋方向去了,且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无意中被送西西出来的谢云蒙发现并跟上,刑警清清楚楚看到他从诡谲屋大门进去。

  于是刑警先生把诡谲屋大门从外面锁住(诡谲屋大门钥匙之前已经从幸存者的手中拿到了。),然后自己从密道进入塔楼与枚小小会和,之后再从褐色塔楼下到书房门口。

  从把大门锁住,一直到进入书房,谢云蒙这一系列的行动所用的时间顶多十几分钟。

  我们再来反观颜慕恒的行动,假设他确实被人打晕在食品仓库,打晕他的人离开之后,他为了保命偷偷溜回了诡谲屋内部。如果以上假设成立,那么谢云蒙看到的就一定是打晕颜慕恒的犯罪嫌疑人。

  也就是说,颜慕恒离开食品仓库的时间,正是谢云蒙送西西进入餐馆之前,两个人在半途中遇到对方的几率很高,可是听谢云蒙的口气,他在到达餐馆之前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人。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因为风雪太大,导致刑警先生和颜慕恒没有看到擦肩而过的对方,那么颜慕恒就应该是第一个回到诡谲屋中的人。

  从前面的情节我们可以知道,颜慕恒进入诡谲屋,并没有再次受到袭击,他因为疲劳而晕倒在客厅外的走廊上面,说明颜慕恒也是从诡谲屋正门进去的。

  那么难道是之后进入的神秘人看到昏迷中颜慕恒,再次想杀了他吗?可是受伤的颜慕恒进入书房躲避之后,为什么不肯说出是谁袭击了他呢?看颜慕恒的样子,有可能和凶手进行了搏斗,也许在搏斗过程中,他清清楚楚看到了凶手的样貌,是什么样的原因阻碍了他说出真相呢?

  以上是对颜慕恒行动的第一种猜测。

  接下来我们来看第二种猜测,假设颜慕恒没有被打晕,他自己假装昏倒在食品仓库里面,是为了躲避某个人的视线,等到安全之后,是他将餐馆后门的冰层砸开。

  谢云蒙发现的嫌疑人也是他,这样一来,刑警到餐馆的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就好解释了。接着,在西西进入餐馆之后,刑警马上跟上了没有看清面目的颜慕恒,他们两个一起来到诡谲屋大门处。

  谢云蒙看着颜慕恒进入诡谲屋,然后锁上大门,迅速离开继续自己的行动。

  时间只有十几分钟,在这个过程中,颜慕恒先是晕倒在客厅门外,然后爬起来之后又被某个神秘人给袭击了,经过一场搏斗,受伤的颜慕恒居然还能避开餐厅里所有人的视线,悄无声息进入书房。这已经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而更奇怪的是,他还没有被当时正在说话的唐美雅祖孙看到,藏到了书房最底层的书架角落里,直到唐美雅祖孙行动起来之后,才发现他居然受伤躺在那里?

  这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说得通,就算打斗的声音其他人没有听到,那么颜慕恒头上和手上滴落下来的鲜血,在移动的时候也应该留在客厅和书房里面吧,可是除了他斜靠着的地方,其他地方居然一滴血也没有,这简直是开了挂的操作方式,估计除了会隐身术,基本不可能有人做得到。

  所以说,谢云蒙此刻见到颜慕恒,就像是见到了魔术师将某个不可思议的东西直接变到他眼前一样惊愕!根本就想象不出来,刚才的十几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摆脱了束缚的男人伪装好自己,准备进入客厅在大家面前去演一场大戏,他此刻面部表情痛苦,身体也故意佝偻成被冻伤的模样。

  身后的大门被人锁了,男人意识到有可能是这栋房子里的调查者做的,调查者们跟上了他,这个想法让男人心中提起了百分之百的警惕,可是他不害怕,因为他有一个现成的挡箭牌颜慕恒。

  颜慕恒的存在是男人可以自由行动的保障,但前提是他必须能够随时控制颜慕恒的思维才行。男人抓紧属于自己的时间,伸手想要去打开客厅的门。

  就在这个时候,如同突然之间被什么袭击了一样?男人头脑中的神经感到阵阵刺痛,尤其是太阳穴和头顶,几乎不能忍受。

  ‘该死的!居然在这个时间……他到底是想要怎么样?’男人蹲下身体,用双手抱着头,嘴里不停咒骂着那个身处幽暗森林中的另一半。

  ‘给我呆在那里不准出来……我不需要你!!麻烦死了!给我离开!!’

  在心中怒吼着,男人使劲揉搓着乌黑的头发,希望把疼痛和心中的烦躁一并赶走,可是这一次,疼痛似乎不依不饶起来,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恢复。

  逐渐,男人的双手开始不受自己控制的颤动,如同得了帕金森一样,神经向内收紧,没办法伸展开来。

  仿佛在与什么做着斗争,男人用力站起来,使劲把自己的手在虚空中挥舞,手背不小心蹭到门框上的金属片,立刻几道深深的划痕印在了皮肤上面。

  可是男人完全感觉不到疼痛,而是继续挥舞着,好像有什么人抓着他的手一样。

  脚步也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踢乱了地上的皮鞋,男人差一点摔倒在玄关处。当他用手撑住地面的时候,视线无意中看到了从某个地方掉落出来的小刀。

  ‘是他,他想要用这把刀来袭击我,我绝不会让他得逞的!’男人的瞳孔中透露出疯狂,突然,他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只感觉有人从地上抓起了小刀,然后他的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头顶也撞在了某个坚硬的地方。

  当鲜血流淌出来的时候,男人失去了他刚刚得到的意识,重新陷入那被阴暗包裹的沼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