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三十七章餐馆里的探查

第一百三十七章餐馆里的探查

  颜慕恒并不打算让谢云蒙继续问下去,他对于自己受伤的记忆是模糊的,但有两个字在他心中非常清晰,那就是胜利,是的,颜慕恒感觉自己胜利了,那是一种值得骄傲的想法,可以让他忽略掉身上的所有伤痛,甚至让人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他不是不想回答刑警先生和唐奶奶的问题,而是他回答不清楚,只想把心中的感受告诉他们两个。

  “谢警官,餐馆…餐馆出事了,赶紧去!有危险!”

  颜慕恒看上去并不知道谢云蒙已经去过餐馆一趟,而且他也不知道西西进入了餐馆,他说的有危险是指餐馆莫名其妙冰冻起来这件事。

  但话语传到刑警先生耳朵里,就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因为谢云蒙刚刚把西西送到那里,所以颜慕恒现在这种样子说餐馆有危险,谢云蒙第一时间就想到餐馆里面的人被袭击了。

  所以不管受伤的男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谢云蒙必须前去确认才能安心,他关照唐美雅祖孙先不要行动,注意好安全,自己立刻从来时的门离开,再次进入冰天雪地之中。

  正是由于颜慕恒的提醒,谢云蒙才得以及时赶到餐馆里面,当然那扇被砸开的后门也为他提供了方便。

  现在,刑警先生已经发现了窗外的尸体,虽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但他不可能吓得惊慌失措,安顿好被吓傻的三个人之后,他开始仔细研究死者。

  尸体看上去死亡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看腐烂程度绝对不可能是他们到达诡谲屋之后被杀的。

  且不论是谁将它冰冻在房子外面的,谢云蒙想到了一个之前没有想到过的问题,这具尸体为什么会在这里?也许进入诡谲屋的十八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早已提前被人杀死了。

  凶手将尸体暂时埋藏在雪地之中,然后自己扮演成死者跟随他们一起进入诡谲屋,直到昨天晚上才将尸体刨出来,与这栋房子冻结在一起。

  为什么要冻住餐厅?将尸体刨出来的时间点又存在着什么样的意义?谢云蒙没有办法想得清楚,他看了看这栋房子的屋顶,对杂货铺老板夫妇说:“你们看着西西,我到这顶上去看看,也许上面有些都什么东西存在?”

  谢云蒙的意思是他要翻到外面屋顶上去看看,他这样做是因为房子外围结冰的方式,几乎整栋房子的周边都结起了冰层,那就是说水一定是从屋顶中央喷洒下来的。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整栋房子均匀结冰。

  屋顶上一定存在着某种事先安装好的洒水装置,文女士的餐馆在山道边上,离诡谲屋很远。雪地里也没有拖拉水管的痕迹。就算是凶手把痕迹掩盖了,按照常理来说,也不可能有那么长的水管。

  再说这种天气,把水管拖到外面很快就会冻住,根本不可能向餐馆连续不断的洒水。

  所以谢云蒙必须到屋顶上去确认一下,虽然恶劣的天气和房子外面的冰层有可能会阻碍行动,但谢云蒙相信自己还是可以爬到屋顶上面去的。

  他这回没有从后门走,为了完整看清楚尸体,他伸手把那快掉下来的窗玻璃朝窗户外面推出去,可是外面依然有冻结在一起的冰层,就算是刑警先生的力气,也没有办法直接让冰层断裂。

  ‘看来屋子前面的冰层要比后面厚得多。’谢云蒙想着,又用了用力,然后回头在屋子里寻找起称手的工具来,他身后的老板娘反应很快,立刻跑到厨房柜子下面拿出一把榔头来,那是她刚才做菜的时候看到的,厨房里有个小小的储物柜,就在碗柜的下面。

  谢云蒙接过榔头,等老板娘回到西西身边之后,用力一锤子砸在玻璃后面的冰块上,立刻碎冰像下雨一样掉落下来。

  他先将尸体头颅周围的冰砸开,然后把连带着头颅的窗户玻璃整个卸下来,这个时候,刑警先生发现尸体的头颅同外面身体已经分离开来了,它的颈椎骨早已断裂,皮肉因为冰冻变得非常脆弱,失去了冰层的支撑,轻轻一拉,脖子就立刻断开了。

  连带着玻璃的头颅非常可怕,不可能就这样扔在屋子里面,所以谢云蒙让老板娘拿来刚才包裹西西的毛毯,把自己卸下来的东西遮掩起来,放进了文女士做生意的柜台下面,这样屋子里剩下的三个人就不会看到了。

  接着谢云蒙放开手脚,用榔头向空出一个大口子的窗框外面猛砸,外面巨大的冰块一层一层碎裂开来,最后当整具尸体掉落到雪地里的时候,谢云蒙跟着一起翻到了户外。

  冰块墙被他卸下了一整片,尸体旁边还有窗框内侧的地板上都铺满了碎冰,冷风不停灌进屋子里面,屋子里三个人只能紧紧抱成一团来取暖,他们不愿意到楼上去了。

  现在这种情况,不管如何寒冷,他们都只想呆在刑警先生的附近,这样才能感觉到安全。

  谢云蒙砸开冰层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然后他快速朝屋顶上面爬上去,用的还是手里那把榔头,一边破冰,一边向上移动,砸下来的碎冰甚至钻进了他的手套和棉鞋里面。

  谢云蒙想要赶快确认完这里的事情,回诡谲屋继续解决颜慕恒的问题,书房里的情况他还没有来得及告知恽夜遥和枚小小,因此绝对不能耽搁太久。

  此刻在诡谲屋书房里,唐美雅完全按照刑警先生临走时的嘱咐行事,耐心照顾着受伤的颜慕恒,但是却不再让孙女雅雅靠近颜慕恒身边,自己也偷偷保持着戒备,以防颜慕恒袭击她们。

  谢云蒙走的时候,将手中小刀放在了唐美雅的口袋里,让她当做防身的武器,没有确定颜慕恒是如何受伤之前,她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毕竟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面对一个受伤的男人也是没有胜算的。

  恽夜遥依然留在餐厅里指挥一切,其实本来恽夜遥将计划告诉谢云蒙之后,是想要他来负责柳桥蒲的安全,自己去和唐美雅祖孙一起探寻秘密的,但是谢云蒙死活都不愿意恽夜遥在暗处行动。

  他害怕那个神秘的人再次对小遥出手,下一次,谁知道那个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谢云蒙不想自己后悔,所以他极力要求小遥和老师呆在一起,才形成了现在的格局。

  恽夜遥在明处,谢云蒙自己和枚小小在暗处,事实上这样的安排,除了在案件分析推理上面稍有缺陷之外,光从行动上来看还是适合的。

  此刻留着在餐厅和厨房里的所有人已经都安静下来,他们无意识盯着恽夜遥看,除了某些心怀不轨的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